分享到:

软件工程师 IT行业里的“大众情人”

引言:软件工程师在IT行业里绝对是个大众职业,几乎每个IT企业或多或少都需要这样的人才。也正因为如此,软件工程师一直是“人见人爱”,需求量非常大,但也经常有IT人感叹,做软件如何辛苦,如何消耗青春,比起付出的.他们收获的真是太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程序员》2009年10期
程序员

软件工程师的十个“不职业”行为

业化之于软件工程师非常重要。因为:软件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它的进度也看不见摸不着,需要软件工程师严格自律、善于沟通;软件开发是创造性的劳动,创造性劳动依赖个人主观能动性,没有自我激励是不可能成为出色的软件工程师的;软件在国民经济和人们日常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软件工程师的道德行为规范成为备受关注的问题。下面是软件工程师十个“不职业”行为。在一些特定领域工作的人们可能会认为这些不具有非常广泛的代表性。例如,IEEE和ACM联合发布的关于软件工程师职业道德规范里,认为软件工程师首先要遵守的是社会公众原则,即所开发的软件要给人类带来福利,不能制造类似于计算机病毒那样的具有危害性的软件。由此,制作病毒显然是最大的“不职业”。然而,在一般的商业型公司里这个问题不是最突出的,因此制作病毒并没有包含在本文列举的十大不职业行为之内。行为一:对外交付半成品我们的态度反映在我们的工作上,职业化的人士从不从自己手上交出不合格的工作产品。那些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电脑知识与技术》2016年36期
电脑知识与技术

基于协同育人环境建设的卓越软件工程师培养模式研究

当“互联网+”作为行动计划成为国家战略,也就是同时意味着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已经是关系国家经济命脉的重要一环。大力培养符合产业发展需要的应用型人才,特别是具备创新思维与创业能力的高素质人才,成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与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支撑。为提高我校软件人才培养质量,在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开展了“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简称“卓越计划”),从人才培养方案、教学内容和手段、教学环境建设等三个方面进行了初步探索,以期通过此次改革,利用协同育人环境,培养基础理论扎实、技术应用能力强、综合素质高、不断进取、价值最大化、散发正能量的软件工程师。1优化人才培养方案,深化学分制改革1)优化人才培养方案根据社会需求的变化,以“工程思想为主线、项目教学为中心”,不断改革课程的教学内容,构建工程实践教学体系,企业参与调整人才培养方案中的课程结构,除了软件课程本身的学习,还将其他相关课程融入工程的思想,让学生在整个培养过程中不断学习工程思想,熟练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时代教育》2016年06期
时代教育

基于高职院校的卓越软件工程师技术人才培养

高等教育在进行改革中,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明确规定卓越软件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是我国教育重大改革项目,也是我国教育向工程教育强国发展的重大举措。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我国各个领域需要大量工程技术人才,“卓越计划”就是培养工程技术人才,根据企业需要培养合格的工程技术人才。[1]我国卓越软件工程师培养,目标就是为软件行业企业培养合格的软件技术人才,为软件企业快速发展作出贡献。1工程技术人才培养目标通过实践证明我国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目标现在已经不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高职教育是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高职教育的人才培养目标很多院校都是从本科或中专演变过来的,阻碍了高职应用型人才培养目标,必须改变传统的软件技术专业人才培养模式。新的人才培养目标必须以提高学生实践能力,因此高职院校工程技术人才培养目标必须进行改革,软件专业是工程技术专业一类,新的软件技术专业人才培养目标,在培养学生实践动手能力的同时,还必须提高学生分析问题能力,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软件工程师》2013年Z1期
软件工程师

欢迎订阅2013年《软件工程师》

~~欢迎订阅20...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软件工程师》2008年01期
软件工程师

来信

《软件工程师》杂志的编辑:你们好!我是《软件工程师》的一名普通读者,经常阅读你们的杂志。我想对2007年第12期杂志“麦城”栏目中的《别把固执当个性》发表一下个人的看法。首先需要声明的是,我不是软件企业的,也不是软件工程师。我认为,这篇故事写得很好,反映了很多软件人的通病——孤芳自赏,总觉得技术万能,不太愿意为别人而改变自己的程序,在工作中与其他人沟通少、协调难。我个人认为,在关于核心程序那次,刘华经理也有很大的责任。因为他作为部门的领导,应该知人善用,明明知道“我”个性比较固执,还让“我”独立担当这部分工作。这种做法本身属于指挥不力,应当为“我”配上助手,大家协力完成。要知道就算脾气再执拗的人,在单位或者部门也会有一两个关系比较融洽的,可以沟通共事。同时在与“我”发生争执后,没有继续跟进“我”的进一步行动,以致到最后才发现致命问题。作为一个大项目,必须建立沟通机制,并且有测试小组不断地进行程序的校正。所以,我认为该公司的工作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