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生物燃料是否“碳中性”

美国科学家在新一期《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称,新型生物燃料与汽油相比,两者整体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致相当。这一观点使得围绕“碳中性”计算原则的争议再度升温。所谓“碳中性”,是指能源在生产及使用过程中达到二氧化碳排放平衡。在这篇题为《纠正关键的气候变化计算错误》的研究报告中,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舍琴格教授等科学家认为,此前对生物能源的温室气体排放计算有误,没有考虑不同来源的生物燃料在排放上的不同,也没有考虑生产生物燃料的原料时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如肥料和农药、对森林的砍伐,等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技术与市场》2009年12期
技术与市场

生物燃料是否“碳中性”再引争议

所谓“碳中性”,是指能源在生产及使用过程中达到二氧化碳排放平衡。美国科学家在最近一期《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称,新型生物燃料与汽油相比,两者整体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大致相当。这一观点使得围绕“碳中性”计算原则的争议再度升温。在这篇题为《纠正关键的气候变化计算错误》的研究报告中,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舍琴格教授等科学家认为,此前对生物能源的温室气体排放计算有误,没有考虑不同来源的生物燃料在排放上的不同,也没有考虑生产生物燃料的原料时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如肥料和农药、对森林的砍伐等等。报告指出,为了种植生物燃料所需原料将占用农田,而人们为开垦更多耕地又会砍伐森林,这将导致纤维素乙醇的单位能源碳排放水平高于汽油的碳排放水平。在纤维素乙醇研究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的丹麦诺维信公司中国区总裁柯铭表示,上述研究将与土地使用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考虑进来很有建设性,但该研究没有考虑到生物质在生长过程中吸收二氧化碳的特性,而且假设生物质的来源基于能源作物的种植和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化工管理》2010年03期
化工管理

欧盟生物燃料政策:可持续性要求与挑战

几番波折后,欧盟的生物燃料政策终于在2009年4月23日拍板定案了,生物燃料也因此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目标与发展方向。《可再生能源指令》(Renewable Energy Directive,RED)和《燃料质量指令》(Fuel Quality Directive,FQD),这两道与生物燃料政策相关的指令的产生,将对欧洲生物燃料行业的未来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并影响全球生物燃料的市场。由于欧洲内地的生产潜能无法满足内需,预计需要庞大的进口量,全球各地很多生物燃料生产商都视欧洲为重要市场。欧洲生物燃料市场的脉搏紧扣着产业投资行为、价格导向等市场发展要素。然而,欧盟不会全盘接受所有的生物燃料。因为他们认为不是所有的生物燃料都能促进环保并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甚至认为有一些生物燃料在生产过程会破坏环境、增加二氧化碳的排放。因此,欧盟与各个成员国相继制定附加条例,来确保所使用的生物燃料达到可持续性发展的要求。这两道指令的可持续性要求所涵盖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2010年03期
中国石油和化工标准与质量

欧洲拟议固体生物燃料标准

几年以来,欧洲标准化组织CEN的TC335技术委员会一直致力于制定一套固体生物燃料的标准。其中最让人感兴趣的标准之一就是EN14961-1:固体生物燃料——“燃料规范和种类划分,第一部分:大致要求”。这一标准对生物燃料的来源分类——木质的、草质的等形式——进行了描述。对于每一种主要的燃料类型(球团矿、型煤、碎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战线》2010年01期
社会科学战线

生物燃料贸易与相关的国际规则:发展中国家的挑战和机遇

2007年开始的全球粮食危机将生物燃料政策和制度推到了历史的前台。有人认为大力发展生物燃料产业是这次危机的罪魁祸首。与此相对的观点是生物燃料全球需求的增长为发展中国家和家庭式农业带来新机遇。①无论理论界关于生物燃料对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功过是非探讨得多么如火如荼,却左右不了目前的现实:OECD国家不断加大包括生物燃料在内的清洁能源国家支持,促使生物燃料国际贸易不断攀升,贸易争端也初现端倪。2009年3月欧委会已向原产于美国的生物柴油征收额外关税,可以预见生物燃料贸易争端必将在WTO中激增。对生物燃料这一方兴未艾的新兴产业具有特殊利益的发展中国家无法置身事外。生物燃料相关国际规则的适用分析1.生物燃料产品分类和HS协调制度任何想要进入国际市场的产品都需要明确的分类,以便国家进行贸易统计制定产业政策,进行以实现特殊目标和增加财政收入为目的的海关课税,这是国际贸易便利化和实现自由贸易的重要手段。为此海关合作理事会WCO历经13年编制了《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2期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菲律宾生物燃料政策的制定、调整及启示

发展生物燃料已成为一种世界潮流,因为它是在能源困境、环境治理、产业升级等背景下产生的,许多国家都面临类似的境况。就菲律宾而言,菲律宾生物燃料经历了从权宜之计到确立其产业地位的过程。最初菲律宾面临能源短缺和部分农产品如甘蔗、椰子过剩的情况,将过剩的农产品转化为环保的汽油添加剂,可谓一举三得。1997年,菲律宾也参加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会议,旨在商讨如何限制温室气体排放量,减缓全球气候变暖的步伐;1999年,菲律宾制定《清洁空气法》,提出自2004年1月1日起销售的柴油含硫量不超过0.05%,开始环境治理。进入21世纪后,以下因素加快了菲律宾生物燃料政策的制订:1)菲律宾对进口石油的依赖程度加深,“菲律宾95%的运输燃料来自进口,80%的石油产品来自中东地区,20%来自印度尼西亚、文莱和马来西亚[”1];2)2003年菲律宾正式批准《京都议定书》,也要履行相关减排承诺,参与全球环境治理;3)伴随农业生产技术的提高,菲律宾...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可再生能源》2010年02期
可再生能源

化解生物燃料困局的钥匙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对生物燃料寄予厚望。与传统的石油、天然气等化石能源相比,生物燃料具有可再生、污染物排放低等特点,而且几乎不受地域限制,在地球的任何角落,只要普通作物能生长,就能获得生产生物燃料所需的原料。采用秸秆、木材、枯草等非粮食作物为原料生产的第二代生物燃料——纤维素乙醇,被认为是交通运输行业传统化石能源的理想替代品。然而,要将各种纤维素分解,最终制成乙醇,其工艺过程复杂而昂贵,这使纤维素乙醇一直徘徊在大规模商业化的大门之外,而不能迅速“飞入寻常百姓家”,驱动人类社会前行。尽管如此,世界各国依旧在大力推动纤维素乙醇等生物燃料的发展。2010年2月初,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呼吁,美国应该加快生物燃料的开发,以构建美国清洁能源经济基础,创造新型产业及就业岗位,减少美国对他国的能源依赖。按照计划,2022年美国生物燃料年产量要达到1363亿L(360亿美国加仑)。巨大的商机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