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经济地理学与复杂科学的区位选择模型

1990年代初,西方主流经济学家包括克鲁格曼( PaulKrugman)、藤田(Masahisa Fujita)等等运用主流经济学建模手段来解释经济的区位问题,该经济学分支被克鲁格曼称作“新经济地理学”(New Economic Geography)[1]。他们将萨缪尔森的“冰山”形式的运输成本融入狄克希特—斯蒂格利茨(Dix-it—Stiglitz,D—S)的垄断竞争模型并建立丰富多彩的一般均衡模型来考察产业集聚、城市集聚以及国际贸易的形成机理,从而实现了主流经济学向空间维度的扩展。克鲁格曼[2]等将新经济地理学模型的特征归纳为:D—S模型、冰山交易成本、演化和计算机技术。“冰山交易成本”指的是产品在区域间运输采用“冰山”形式的运输成本,即产品从产地运到消费地,其中有一部分在途中“融化”掉了。这样处理运输费用,既避免了引入运输部门所带来的复杂,同时也回避了垄断的厂商如何定价的问题。“演化”指的是劳动力跨区域迁移(调整)的比较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北师范大学
东北师范大学

经济地理学研究的传统对比

经济地理学是一门研究经济地域系统的形成过程、结构特征、发展趋向和优化调控的学科,是由地理学和经济学交叉而成的,介于自然、经济、技术三者之间的边缘学科。学科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三个特色明确的研究传统,即区域研究传统、人地关系研究传统和区位研究与空间分析的传统。区域性、综合性是经济地理学的根本特征。国际主流经济地理学研究中出现了“制度转向”、“文化转向”、“演化转向”、“关系转向”、“尺度转向”和“生态转向”等发展转型,使得经济地理学研究不得不出现生态化和人文化转向。经济地理学发展过多的人文化,会使学科蜕变为人文地理学。当前西方主流经济学出现的空间研究新趋势,即经济学研究的“地理转向”,也在加紧进入传统经济地理学的既有领域,在经济活动的空间集聚和区域增长集聚的动力分析方面具有沿袭了经济学模型化均衡分析的传统。经济地理学者在学习包括新经济地理学在内的区域经济学的理论和方法的过程中,有因过于考虑数学模型分析,希望经济地理学能够成为走形式化...  (本文共1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学地理教学参考》2015年10期
中学地理教学参考

基于新经济地理学视角的中国地区差异的研究

近年来,我国各个地区的经济增长出现了明显差 同,东部地区每千人拥有的医院床位数与医生数均高于异,这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属于正常现象,但其长期存 中西部地区。在,势必会影响社会的和谐与整体经济的发展速度。为 3.历史文化条件不同了解决这些问题,相关学者也提出了一些措施。 各地区的历史存在差异是影响地区发展的主要原一、新经济地理学理论 因之一。我国内陆地区比东部沿海的经济发展迟缓很一般的经济学理论认为,经济活动的差异通常是由 多,改革开放后,差距出现了扩大的趋势,其主要原因是于地区特征的不同导致的,如地理环境或者发展状况等, 内陆人的文化观念中不重视商品经济,缺乏驾驭商品经这些因素为地区带来的优势一般是最为显著的,因此被 济的能力,与其在封闭的环境成长有关。称为第一优势。除了第一优势外,世界范围内还存在不 三、中国地区差异发展现状分析同的情况,一些地区不具备资源优势,也没有便利的交 1.各地区GDP差距分析通,但仍然成为经济活动的中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济问题探索》2015年04期
经济问题探索

基于企业异质性的“新”新经济地理学研究综述

1991年克鲁格曼(Krugman)发表了“报酬递增与经济地理”一文,开创性的将报酬递增与垄断竞争分析工具用于经济地理学研究,标志着新经济地理学的诞生。之后众多学者对其进行了拓展,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新经济地理学理论体系。可以说,以克鲁格曼(Krugman)为代表的新经济地理学已经发展成熟(杨开忠,2013)。然而在新经济地理学发展过程中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问题,虽然新经济地理学研究了由微观主体内生决定的经济主体空间布局问题,但是都假设企业和劳动力等微观主体是同质性的,缺乏进一步的微观基础,因为现实世界中企业有不同的生产率、劳动力有不同的技能水平、消费者有不同的偏好,而这种微观主体的异质性对经济活动的空间分布会产生重要的影响。可以说新经济地理学关注的焦点是由微观同质性决定的区位之间的“宏观异质性”[1],未来需要在微观异质性上有所突破,使得理论更加切合现实,更具指导意义。一、“新”新经济地理学的产生2003年,美国学者梅里兹(Meli...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15年10期
科学学研究

“新”新经济地理学视角下科技服务业发展研究——基于中国222个城市的经验证据

对产业集聚的关注早在新古典经济学就引起了学者们的关注,最早可追溯到亚当·斯密[1];Mar-shall的外部经济理论的产业集聚集中在劳动力市场共享、中间产品、专业化市场等[2];Henderson认为产业集聚与经济地理因素的差异性有关[3];克鲁格曼等在一般均衡分析框架中纳入了“冰山”运输成本等空间影响因素,进一步推进了产业集聚研究的进步[4]。国内研究大量借鉴了国外相关文献,结合中国实际,考虑了产业集聚的3种理论框架,如金煜、陈钊和陆铭[5]、杨洪焦[6]等。梁琦[7]、罗勇和曹丽莉[8]、路江涌和陶志刚[9]、贺灿飞等[10]、范剑勇[11]、吴三忙、李善同[12]、李晗斌[13]等从制造业不同视角进行了研究。关于“新”新经济地理学,国外研究相对超前,研究者关注了企业成本差异与集聚经济的空间异质性、企业效率差异与集聚经济的空间异质性、企业之间两区位的新新经济地理模型等,代表性的学者有Combes[14]、Naghavi和Ot...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3年02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

“新”新经济地理学研究脉络梳理与展望

一、引言Krugman在1991年开创性地将递增报酬与垄断竞争分析工具应用于经济地理学的研究[1],从而成功地把空间概念纳入到一般均衡分析之中,建立了中心—外围模型(core-periphery,CP),标志着新经济地理学(new economic geography,NEG)的诞生。这不仅使空间因素重新回归主流,也使经济活动的空间区位对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异乎寻常地受到人们的重视,新经济地理学也因此成为当代经济学中最激动人心的领域之一,被视为不完全竞争与收益递增革命的第四次浪潮[2]。在20世纪初,新经济地理学的CP模型与美国当时的经济地理比较吻合,从而很好地解释了19世纪美国制造业和欧洲的“热香蕉”(hot banana)地带的情形[3]。然而,近年来,由于CP模型存在诸如对美国当今的一些经济现象并不能给予很好的解释、其采用数字模拟的方法使得模型求解十分复杂、缺乏一定的可操作性等问题,使得CP模型受到一些人的批评[4][5](...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经济视角(中旬)》2012年03期
经济视角(中旬)

“新”新经济地理学:企业异质性与集聚经济

一、引言1991年,克鲁格曼在《政治经济学》杂志上发表了论文《收益递增与经济地理》,提出了“中心—外围”模型,它标志着新经济地理学的诞生。在大多数新经济地理模型中,工人与区位空间都被假定为具有同质性。但实际上,工人和区位空间都具有异质性的特征。从工人的异质性角度出发,Amiti&Pissarides(2005)在其两国模式中提出匹配外部性的概念,工人的异质性特征导致企业与工人之间匹配程度提高,进而带来生产的外部性,并促进企业在一个国家内聚集。而这种异质性表现为技能的差异,它导致空间工资的差异。而Mori等(2005)假定工人存在先天的技术水平差异;产品具有差异性,更优质的物品需要更高技艺的工人进行生产;产品卖到外地需要付出冰山类型的运输成本和包含固定质量损失的信息成本。技术水平较高的工人选择在技术要求较高和收入较高的地区就业,而低水平的工人则选择留在其他地区。Naghavi(2007)建立了一个简单的模型,研究劳工标准保护的差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