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合同解除的探讨

在我国《合同法》中,针对合同解除问题虽然有相关的法律法规,但是由于法规制定欠缺严谨性和完整性,导致在实际处理关于合同解除事件时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论违反从给付义务的合同解除

合同在当事人之间的效力形同法律,其订立的目的是维护正常的交易秩序、规范商品交换的过程。各国合同法皆从鼓励商品交易、稳定交易秩序的目的出发,禁止随意变更和解除已经发生效力的合同。1而“解除”作为彻底剪断已经束缚在双方(或各方)之间依据合同所产生的法律关系的手段,使得当事人能够摆脱合同已经无法继续履行或者合同目的根本不能实现的困境。因此,合同法允许当事人在一定情况下解除合同,以摆脱因合同束缚所产生的不利益。作为合同当事人的最终救济手段,合同解除的成就条件无疑是严苛的。从给付义务为合同义务群中的一类,因其在合同中仅起到辅助主给付义务实现的作用,因此学界一般认为违反从给付义务并不构成合同解除的事由。但现代合同的复杂性加剧,在某些合同中不适当履行从给付义务将使得合同当事人签订合同时的期待利益无法实现或者遭受重大损失,若此时依然不允许非违约方解除合同将与民法的公平、正义原则相悖也不符合经济原则。因此本文研究的重点即违反从给付义务能否导致合同...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论继续性合同解除之法律后果

时间因素在合同履行的过程中发挥着不同的作用,据此,学界将合同划分为一时性合同和继续性合同。继续性合同的基本特点是时间因素是合同履行的核心要素,直接决定了总给付的内容。其特点和法律本质与一时性合同有所区别,其适用的法律规则也应该有所区别。一时性合同和继续性合同的分类在《德国民法典》上得到了确认。在《德国民法典》中,合同解除与合同终止是债法上的两个不同制度,前者适用于一时性合同,后者适用于继续性合同,因此,立法者对它们分别进行了规定,设计了不同的法律规则。而我国《合同法》总则部分的规则设计是以一时性合同作为参照的,并未对一时性合同和继续性合同进行区分。因继续性合同具有与一时性合同不同的特征,因此在适用法律规则时需要对继续性合同的特征有所考虑。在我国《合同法》上,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主要是由第97条进行规定。由于这一规则设计具有抽象性和概括性,因此这一条款不仅能够适用于一时性合同,也能够适用于继续性合同。但也正因为如此,其在司法实践中的...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房屋租赁合同解除权中争议问题的探讨

我国《合同法》以合同严守为基本原则,强调合同的法律效力,要求当事人依约履行合同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解除。但同时,合同有效成立后,有时会因主客观情况的变化使得合同继续履行成为不必要或不可能,且继续履行将可能使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如固守合同拘束力对合同双方均无益处,尤其在房屋租赁合同领域,合同的解除不仅对当事人各方十分重要,还将使经济秩序得到很好的维护。但是面对解除问题的多样性和复杂性,立法难以面面俱到或散见于不同法律规定之中,司法实践中因租赁合同解除权的行使引发很多争议,且因相关法律制度的缺失或不完善导致法院在处理该类争议时也会存在不同的标准和尺度,有必要对争议问题进行研究。由于争议问题解决的基础和法理依据是关于合同基本制度和内容的法律规定,故本文从法律及司法解释对租赁合同解除的规定入手,对于租赁合同解除权的特点、解除权适用情形、解除权行使的方式、解除权的行使期间、解除权行使后的法律效果进行了梳理,对本文后续研究问题的展开做了理论上...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论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

在现代合同法领域中,合同解除制度做为一项极其重要的法律制度,受到各国立法的重视,在理论界和司法实践中占据着十分重要位置,并对稳定经济社会秩序,提高经济效益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作为一项法律救济手段,它为当事人权益的保护提供了有效法律保障。合同解除制度是维护利益平衡,坚持契约自由的产物,是契约正义理念的体现。然而,对于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问题却存在着诸多争议,致使在司法实践中难以发挥其应有的作用。故本文从保护和平衡合同当事人的利益,准确体现意思自治和合同自由原则的角度出发,立足于我国的司法实践,在详细理解、比较各国立法经验和相关理论的基础上,试图对合同解除制度在理论和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和争议进行梳理,围绕合同法定解除法律后果中最具争议、对司法实践最具影响的的三个问题进行深入分析探讨。其中包括在以合同解除的溯及力认定基础上的恢复原状和损害赔偿的相关问题,进而明确本文对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的理解,以使在司法实务中遇到的关于合同解除的相关问题能...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大连海事大学
大连海事大学

论合同解除权的行使

合同解除制度是合同法体系当中最重要的制度之一,其创设的意义在于当合同履行严重受阻时,权利人可以行使合同解除权以“逃脱”合同的束缚。以往对合同解除制度的关注点往往着眼于合同解除的条件、合同解除的后果等静态层面,但是对于合同解除权行使这样的动态领域的研究尚不够深入。本文从以下几方面对合同解除权行使制度进行了研究:第一部分明确了合同解除权的定义及分类;对合同解除权的性质进行了探讨,总结出合同解除权属于形成权,并对由形成权产生的各个特性进行了分析;论述了合同解除权的正当性,为当事人行使解除权找到了符合法理的依据。第二部分主要阐明了合同解除权行使的主体和范围问题,即合同解除权应当由谁行使和向哪种合同行使的问题。经过分类讨论,明确了合同解除权应当由解除权人本人及有法律、法院或者本人授权的人行使,但排除了裁判机构和行政机构对合同解除权的行使。在对合同解除权的行使范围进行比较研究后,得出的结论是合同解除权不仅可适用于一时性合同、已生效合同和双务...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