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百年孤独》的文化反思——对乌苏拉这一人物形象的文化分析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拉丁美洲大地上出现了一部震撼世界的作品: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这部作品是在当时拉丁美洲知识分子广泛开展“寻找民族特性”的思想运动这一文化背景下出现的,《百年孤独》也因此极具浓郁而深刻的民族特性,特别在小说主人公之一——乌苏拉这一人物形象上,更是凝聚了哥伦比亚甚至整个拉丁美洲丰富的历史真实以及民族特性。乌苏拉作为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文化符码,作者马尔克斯把她和小说里整个布恩迪亚家族的命运紧密相连,通过她与这个家族的关系命运的连接,我们在她身上看到一个民族的缩影,从而引起我们对特定历史时代中整个拉丁美洲民族特性以及文化现状的深刻体认与反思。一、混合文化结构中的合理成份乌苏拉是一个集中了这个民族众多优秀传统与美德的妇女形象,她从一来到马贡多就以她的勤劳建构起这个家族优良的品性和良好的声誉,她亲自开垦这块土地,创造财富。乌苏拉还操起卖糖鸡儿、糖鱼儿的营生,积累财富以备家用。她亲手主持建造了象征家族繁盛的新房,在年老眼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百年孤独》追忆遗忘的“木头脸”叙述

(1)李政文摘译:《苏联杂志介绍加西亚·马尔克斯及其创作》,张国培编:《加西亚·马尔克斯研究资料》,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1984年,第207页。(2)张志强:《世纪孤独——马尔克斯与〈百年孤独〉》,海口:海南出版社,1993年,第108页。(3)何榕译:《加西亚·马尔克斯在诺贝尔文学奖金授奖仪式上的讲话》,张国培编:《加西亚·马尔克斯研究资料》,第152页。加西亚·马尔克斯说:“要是想不起番石榴的香味,我就知道,我已经把历史和故土的联系丧失殆尽,因为我是在巴塞罗那写作。”(1)番石榴是南美洲一种常绿灌木,球形果实,香味浓郁,是马尔克斯的历史故土记忆。他认为:“精选素材有可能提炼出番石榴的香味。”(2)在《百年孤独》中,他通过“许多年以后”、“若干年后”、“当……时”等富有节奏的叙述时间,把涌动着的遥远忆想与叙述现时巧妙结合,充分调动读者的感官与经验,借助精选的拉美历史素材,“提炼出”故土记忆中的番石榴芳香。在1982年的诺贝尔...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西安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灵魂孤独与人性救赎:《百年孤独》的魔幻叙事艺术

在魔幻现实文学领域中,《百年孤独》是一颗闪烁着夺目光彩的明珠。故事讲述马贡多小镇和布恩地亚家族的兴衰变化与传奇故事,记录了家族命运与百年历史,是重复地叙述相同而荒唐的命运,是拉美国家几百年命运的缩影,独具意味地隐喻着人类“文明”史的建立、发展与终结,在荒凉失落与荒唐可笑中诠释宿命式的轮回。[1]家族中人物名字是相同或相近的,预示着他们拥有殊途同归的孤独命运。《百年孤独》以布恩地亚被捆在树上为开端,以他被蚂蚁吃掉为结束,通过细腻丰富的笔触、大胆自由的想象、魔幻的叙事艺术,讲述布恩地亚家族命运与历史,刻画人物孤独的灵魂与自我救赎,进而体现出个人、家族及全人类的悲悯与孤独情怀,让人们重新思考时代发展与人性变化。一、《百年孤独》倒叙方法揭示灵魂的孤独倒叙是《百年孤独》中最具特点的叙事方式,在作品前讲述后来出现的故事,以此推动故事发展、表现人物性格。部分学者将此方式命名为“前瞻性叙事”。作品开端的叙述很有特点,“虽然经过很多年,每当奥连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天涯》2017年05期
天涯

并不“魔幻”的《百年孤独》

2017年6月15日的《伦敦书评》杂志,刊载了弗雷德里克·杰姆逊的文章:《没有魔幻,没有隐喻》,在文中,杰姆逊对出版至今已五十年的名著《百年孤独》做出了解读。杰姆逊指出,《百年孤独》的所谓“孤独”,不应被理解为情感上的痛苦——它首先应该被理解为“自主”:马孔多是世外桃源、是与旧世界没有关系的新世界;住在那里的人,是一个家族、一个王朝。而马孔多最初的孤独,就是一种纯粹和无辜、是一种与尘世苦难相隔绝的自由。从寓言的角度看,马孔多代表的是拉丁美洲在世界体系中的独特性,或者哥伦比亚在拉丁美洲中的独特性,或者甚至是马尔克斯的故土(加勒比海岸)在哥伦比亚和安第斯山中的独特性。所有这些视角,都标志着小说开端之新颖,及其乌托邦实验的企图。杰姆逊认为,《百年孤独》借用了诸多既有的小说形式,比如“家族小说”。小说里出现了很多家族,也正是这些家族故事,构成了马尔克斯所谓“魔幻现实主义”的内核。但是在这表象之下,《百年孤独》的家族故事又有新的特点:一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天涯》2017年05期
《唐山文学》2017年04期
唐山文学

浅析拉美魔幻现实主义在《百年孤独》中的体现

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是拉丁美洲文化传统与现实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品,《百年孤独》即是拉美主义的结合体,也是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根基所魔幻现实主义下的代表作之一,对当今文坛起了重在。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作为传统现实主体的创新与要的启迪作用。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作为传统现实主发展,对后人观念有着非常大的影响。《百年孤义的衍生品,其中不乏存在一些传统现实主义的韵独》是马尔克斯的代表作品,也是拉美魔幻现实主味。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中存在着“乡土文学”题义下的经典作品。本文主要以《百年孤独》和拉美材,而这些题材更加接近平民的生活实际,广受拉魔幻现实主义概念为出发点,提出拉美魔幻现实主丁美洲人民青睐,逐渐成为拉丁美洲文学主流。义在《百年孤独》中的体现。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从字面意义可以划分为: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也就是起源于拉丁美拉美魔幻现实主义是在近代从拉丁美洲逐渐兴洲,通过魔幻的表现手法来表现社会现实。从表达起的一种理念,影响力也是逐渐扩大,对后人理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上)》2016年08期
参花(上)

《百年孤独》中的死亡观

《百年孤独》将生与死之间的奇妙关系进行了完美的勾勒,不仅表明了死亡对生命带来强烈的无法抗绝的威胁,同时也说明了死亡代表着生命的价值与意义。这部作品中,死亡的意义不仅仅是生命的终点,还是号召人们珍惜生命的标志。一、《百年孤独》中的死亡观(一)死亡无界,灵魂延续马尔克斯认为,生与死拥有相同的意义,生者和逝者拥有相同的灵魂,只是死亡后的灵魂无法用眼睛捕捉,只能用心去感受。逝者的灵魂仍然具有判断事物的能力,而且还能表达出喜怒哀乐等不同的情绪,因此逝者与生者拥有相同的灵魂高度,还可以共存于同一个世界中。[1]文中的主人翁布恩迪亚因为无法忍受邻居阿吉拉尔的羞辱而在打斗中将其刺死,死亡之后的阿吉拉尔的灵魂始终围绕着布恩迪亚,充斥在他的生活当中,并且不断向他诉说自己的不甘与仇恨。布恩迪亚受尽阿吉拉尔的折磨后决定搬家,并且认为搬到很远的地方后阿吉拉尔的灵魂便不会缠着自己。然而阿吉拉尔无法忍受布恩迪亚搬走后的寂寞,便四处打听寻找自己的仇人,并且在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