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百年孤独》的文化反思——对乌苏拉这一人物形象的文化分析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拉丁美洲大地上出现了一部震撼世界的作品: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这部作品是在当时拉丁美洲知识分子广泛开展“寻找民族特性”的思想运动这一文化背景下出现的,《百年孤独》也因此极具浓郁而深刻的民族特性,特别在小说主人公之一——乌苏拉这一人物形象上,更是凝聚了哥伦比亚甚至整个拉丁美洲丰富的历史真实以及民族特性。乌苏拉作为一个极具象征意义的文化符码,作者马尔克斯把她和小说里整个布恩迪亚家族的命运紧密相连,通过她与这个家族的关系命运的连接,我们在她身上看到一个民族的缩影,从而引起我们对特定历史时代中整个拉丁美洲民族特性以及文化现状的深刻体认与反思。一、混合文化结构中的合理成份乌苏拉是一个集中了这个民族众多优秀传统与美德的妇女形象,她从一来到马贡多就以她的勤劳建构起这个家族优良的品性和良好的声誉,她亲自开垦这块土地,创造财富。乌苏拉还操起卖糖鸡儿、糖鱼儿的营生,积累财富以备家用。她亲手主持建造了象征家族繁盛的新房,在年老眼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丹东师专学报》2003年03期
丹东师专学报

“走出孤独”的启示——《百年孤独》中乌苏拉形象浅析

《百年孤独》是哥伦比亚魔幻现实主义大师加西亚·马尔克思的一部力作。它通过描写加勒比海沿岸马孔多小镇以及布思地亚家族由盛到衰直至最后灭亡的百年历史,以启示录般的内容给哥伦比亚人,乃至整个拉丁美洲人民指出了一条如何摆脱孤独和落后现状的道路。他在领取诺贝尔奖时曾气宇轩昂的宜布:“命中注定一百年处于孤独的世家终将会获得并将永远李有出现在世上的第二次机会。”这是作家对自己所生长的那片土地人民的信赖,这是作者对拉丁美洲未来的美好位像一有粉独特生命力的拉丁英洲人民一定会掘起、富强。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向女主人公乌苏拉,会不难发现,在她的身上体现了作者的这一理想,她的一生是不断地反抗孤独,走向进步的一生,也才能理解为什么加西亚.马尔克思说妇女能支撑整个世界,使它免遭破坏。 乌苏拉在小说中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马尔克思在谈话录《番石榴双香》里承认,《百年孤独》中的乌苏拉是保证小说连贯性的关健人物。如果没有她故事就难以为继。于是作者让她享眉寿之福,等到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漯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5年01期
漯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守望中的孤独——《百年孤独》中乌苏娜的悲剧命运

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经典著作《百年孤独》是哥伦比亚作家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代表作,它“汇聚了不可思议的奇迹和最纯粹的现实生活”,小说以小镇马孔多的初建、发展、兴旺、衰败到被飓风一扫而光的百年沧桑为背景,以布恩迪亚家族近百年七代人的兴衰、荣辱、爱恨、祸福为主线,给我们勾勒了一幅宏大、虚幻、荒诞、悲壮、诡丽的历史画卷,反映了拉丁美洲的社会现实,也揭示了布恩迪亚家族毁灭的根源。乌苏娜是《百年孤独》的第一主人公,125岁高龄,六代同堂,是作者“心目中的理想女人,是我描绘女人的楷模”[1]。显然,她不仅仅是作者的楷模,而是集中拉美女性优秀品德于一身的代表人物,她勤劳、勇敢、善良、慈祥、睿智、执着,这些优秀的品质作品外给她带来了诸多的赞誉,成为女性的楷模,而作品内却铸就了她悲剧的一生,最终沦为奥雷连诺·布恩迪亚和乌苏拉·阿玛兰塔的玩具,她的命运典型地反映了拉美人民摆脱命运摆布的艰辛历程和悲惨终局[2]。一、悲剧的婚姻人生活在社会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零陵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1年02期
零陵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神异的母性,多舛的命途——乌苏拉形象探析

八十年代末,人们在评述《日瓦戈医生》中的拉拉时就说:“在西方众多的文学作品中,女性都是作为文明的形象化体现加以表现的。”[1]“拉拉就是俄罗斯母亲,她孕育了俄罗斯的青山、原野和文化。”[2]拉拉很幸运,她一“走进”中国就遇到了知音。遗憾的是,另一部世界级大作中的一位女性乌苏拉则几乎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直到一九九六年,陆建德先生说:“只有取乌苏拉的视角来认识她的世界,我们才能够理解为什么加细亚·马尔克斯说妇女能支撑整个世界,使它免遭破坏。”[3]孤独的乌苏拉算是在中国有了知音。笔者认为《百年孤独》中多难的乌苏拉形象堪称是马尔克斯笔下一位令人惊异的母性神,其中内藏着马尔克斯母性济世的理想,体现了人类集体无意识中母性崇拜,大地崇拜的原型性深层心理,其文化底蕴是极其耐人玩味的。一、文明之根马尔克斯写乌苏拉决不吝其神话般的颂扬之笔:“虽年逾百岁”,“但却保持着强壮的体魄、完美的性格和健全的思维。”[4]乌苏拉以一个强健、完美、极富韧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长春教育学院学报》2007年03期
长春教育学院学报

没有回应的爱:伟大的孤独者乌苏娜——重读《百年孤独》

《百年孤独》是哥伦比亚作家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代表作,也是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文学作品的经典之作。这部被誉为“再现拉丁美洲历史社会图景的鸿篇巨著”,曾在世界范围内掀起阅读风暴。在中国,从文学评论家到读者,多年来对马尔克斯和《百年孤独》关注的热度始终不减,“孤独”也成了一个说不尽的话题。《百年孤独》描绘了加勒比海沿岸的马孔多小镇一个百年家族——布恩蒂亚家族迁徙、生存、发展、衰亡的过程,揭示了导致这个百年家族毁灭的原因——“拉丁美洲式的孤独”。在布恩蒂亚家族中,夫妻之间、父子之间、母女之间、兄弟姐妹之间,没有感情沟通,缺乏信任和了解,每个人都是孤独的,这是评论界长期以来的公论。今天重读文本,却被主人公乌苏娜身上透出的人性温情和母爱的光辉所打动,由此引发对这位孤独者的重新认识。一乌苏娜是《百年孤独》中保证小说连贯性和维系情节发展的重要人物,她是布恩蒂亚家族的母亲。她一生勤劳持家,靠自己的劳动养育儿女,支撑布恩蒂亚家族。如果说,她的丈夫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厦门文学》2008年07期
厦门文学

我的乌苏拉

我的乌苏拉——致马尔克斯·加西亚《百年孤独》那些咬来咬去的时代纷纷干扰她的容颜是静夜,不动声色的月出、星落起死回生地站在猪尾巴上最后的那一个预言食人蚁——正在这片并不古老的土地上绕了一圈从原始走向尸体。急剧衰败。诸多儿子的疯病可爱到流泪仅仅绕了一圈。乌苏拉,最百岁的乌苏拉它在等你离去,才能瓦解你脊背上明亮的屋檐,浑浊却健壮的眼屎甚至悲剧和血腥,都尽量习以为常她走在儿孙坍塌的欢爱中无法阻止猪尾巴的最后一人,成为蚂蚁的美食许多年后。我将回想起我的乌苏拉,脊背上的那片屋瓦插画所有,被承认的皎洁都找不到一个洁白的背影又何必低声哀求苦苦挣扎我的孩子在地球上你只有吃下你的存在它无关月的幻想和一切,许诺给你的糖果、玩偶、童话和流星甚至呼吸临渊涉险,举步维艰你的心跳我无法决定悬崖不可描绘可你用小手拉着我深陷的双足喊着妈妈妈妈我没有存在过回家走在盐巴、老酒、青椒炒鱿鱼等我的路上重复雨晴,手写遗书在灯下读到这样一首诗,弹起吉他谈起最初是怎样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