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型二元纯位相型波分复用器

1 引 言 目前,光纤通信发展很快,光纤已成为信息流通的主干线。为了充分利用光纤的宽频带资源,发展了各种复用技术,如 FDM,TDM和 WDM等。其中波分复用(WDM)技术[’·”是克眼电子瓶颈的有效途径,它使用灵活,不必改动现有的光缆设备,只要在线路中添加波分复用器和相应的终端设备就可实现扩容,在未来的城域网(MAN)、局域网(LAN)和综合业务数据网(ISDN)中都有极广泛的应用前景。 在彼分复用光通信技术迅速发展的同时,被誉为 90年代光学技术的二元光学[’·‘1也在逐渐兴起并在国内外学术界掀起研究热潮。二元光学元件采用衍射原理,把人射光波加以组合,在元件的另一侧形成完整可灵活控制的新波,设计灵活,因其独特的优点在许多领域都有广泛的运用。本文就二元光学在波分复用器件的应用方面作一些研究,提出一种新型纯位相型WDM器件,用纯位相调制的方式实现WDM器件的分光、聚焦等综合功能,简化了WDM器件的结构,使集成式WDM器件的制...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人民检察》1997年06期
人民检察

介绍检察院领导成员的相片应统一

编辑同志:贵刊从1997年第2期起在封三辟专栏介绍省级人检察院领导成员,这有利于扩大检察机关的知名度,提高检察机关在人民群众中的成信。但是,从贵刊第3期刊登介绍天津市人民检察院5位领导成员的相片看,还存在下列问题:一是着装不一。既有检察服,又有便服,既有秋服,又有夏服;二是颜色不同。5位领导4种颜色,同一种检察服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幸福》2019年02期
幸福

黑白相片

没在相片里看见自个儿之一来一围,来多了围多了,我们前,我们从镜子里,从水里,看都想要照个相。见过自个儿。甚至,我们还撒泡我真正照了一回像是几年后尿照过自己,那是老师批评一个的事情,那时我叔浓丹买了一台同学的话,这让我们好奇,七嘴海鸥相机。在此之前,在我们那八舌地说,这是不可能的,有高个地方,他很有名,他会画画,年级同学支招,在地上弄个坑,搬个板凳坐在他面前,他摊开速一人一泡尿就能照见了。我们照写本,拿出铅笔,不大一会儿,他的话,开始是浑浊的,等淀清就把人画出来了,鼻是鼻,眼是时,我们蹲在坑边看见了自己,眼,真像。他背个相机照相,好只是这个过程非常快,后蹲的同像是个水到渠成的事。学眼睁睁看着自己不见了,像是有一回,我看着了洗相片。让泥土给吸进去了。黑洞洞的小房里亮着红灯,摆着可是看见相片里的自己,有各种瓶子,他用这个,用那个,点慌张,像是被什么抓住了,可胶卷里的人影出来了,朝相纸上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也可能是印,看着熟悉的人浮在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幸福》2019年02期
《课堂内外创新作文(高中版)》2018年03期
课堂内外创新作文(高中版)

老相片的故事

“人不能总是回忆过去,做自己眼下当紧的事才最重要。”母亲似是不愿我翻老相片,她总在我盯着老相片出神的时候这样对我说。我不解,人怎么可以对自己经历过的东西这等轻描淡写,好像那些过去与自己毫不相关?毕竟相片里有追忆不尽的似水年华,有数不清的过往瞬间,正如有位哲人所说,人生不会有完全相同的时候。家里的旧相册被放置在书架的最深处,我把它清理出来,不愿让它在书架的深处和木头一起老去。翻开旧相册硬而厚的外壳,发现里面是柔软绵密的万千情结,不可触摸只可感知。曲,眼睛里闪烁着不耐烦,这动态的一幕被定格。现在再看,大概是一个孩童的不安分、趋向重新被唤醒的记忆,涌出不可名状的喜悦——让现在的自己无比深爱过去。如果没有照片,便不会记起吧。如果那一瞬间的喜怒就这样沉寂,我又要去哪里感知成长的喜悦和欣慰,重温当一张是我童年时的相片,是在家附近的公园里拍摄的。我被母亲拖着,手脚向外挣脱、扭独立的挣扎与刚刚萌芽的叛逆。时隔十年,大概是成长带来的柔软的情愫,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优秀作文》2018年Z5期
小学生优秀作文

“洗”相片

在我记忆的海洋中,有许许多多的珍宝。今天,我来分享一件有趣的珍宝。我五岁那年的六一儿童节,妈妈特地请半天假带我和弟弟一起去公园玩。来到公园,我们拍了许多照片。时间过得飞快,上午一转眼就过去了。吃过午饭,妈妈对我们说:“下午我要去上班,你们自己在家玩。等我回来,我再带你们去洗相片。”“好的!再见,妈妈。”我和弟弟异口同声地说。回到家里,我想起妈妈说的洗相片这件事。洗相片为什么要等妈妈回来呢?我自己洗吧!我冲向柜子,把相机拿到水池边,打开龙头,冲啊冲。可是我冲了很久,还不见相片出来。我想,可能还要再等一会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者(原创版)》2018年10期
读者(原创版)

黑白相片

没在相片里看见过自个儿之个坑,一人一泡尿就能照见了。”我儿慌张,像是被什么抓住了,可自己前,我们从镜子里、水里看见过自个们照他的话做,尿开始是浑浊的,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也许就像白胡儿,甚至,我们还撒泡尿照过自己。等淀清时,我们蹲在坑边看见了自子老头儿说的:“照相机捉人的魂“撒泡尿照照自己”,那是老师批己,只是这个过程非常快,后蹲的儿呢。”评一个同学的话,这让我们好奇,同学眼睁睁看着自己不见了,像是我们跟着那个挎着照相机的七嘴八舌地说:“这是不可能的。”让泥土给吸进去了。人,东一家西一家,听他说照相的有高年级同学出主意:“在地上弄可是看见相片里的自己,有点好处:“老年人照张相放着,回头是个念想;小孩儿照张相,长大好看是想画画。可乡下总会有照相的,也要和要好的同学合个影。那咧。”大多数人家会说一句:“唉,有一年来了一个四川小伙儿,住在个照相师傅耐得烦,我们要站在花好是好,就是没钱给。”偶尔也有一乡政府里,拿着名册给人照身份证前就站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