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张大千把“吃”视为人生最高艺术

张大千是当代著名的国画大师。他生平两大嗜好:一是讲求吃,二是爱听京戏。他认为“吃”不仅是果腹而已,更是人生的最高艺术。只要能力所及,他就要追求吃的艺术。他的吃,不仅博食中国美味、遍尝世界佳肴,而且还综合了中外饮食文化。因此,结合中国书画艺术创造的“大千菜”,也同他的画一样驰名海外。张大千爱自制菜肴与家人或二三知交共食,不喜赴大宴,亦不喜去一般餐馆进食。在京时,他常与朋友、家人吃谭家菜,冬季亦去西单安儿胡同吃蒙古同胞做的烤牛羊肉。张大千一生好游名山大川,足迹遍及中国大地,所到之处既要以笔墨摄取风物之胜,又会品尝当地风味菜肴。即使在敦煌面壁期间,张大千的饮食也是异常讲究。报纸上的花边新闻曾爆料过他在石窟中的菜单:白煮大块羊肉、蜜汁火腿、榆钱炒蛋、嫩首楷炒鸡片、鲜蘑菇炖羊杂、鲍鱼炖鸡、沙丁鱼、鸡丝枣泥山药丸子。肉类由敦煌县府按期补给:“榆钱”就是榆树的嫩叶;唯独鲜蘑菇从何而来,颇令人疑惑。其实那是张大千无意间在巨大的杨柳树根下发现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书摘》2009年01期
书摘

百年画坛钩沉

口1917年,张大千到日本留学。同学中有一位叫朴锡印的朝鲜人,是胡适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留学时的同学,英文说得非常地道,张大干甚为佩服,相比之下,觉得日本人的英语说得太整脚了。一次,他对一个日本同学说:‘旧本人的英语真整脚,听听朴先生的英语说得多好。”谁料日本同学反唇相讥:“你不知道亡国奴的舌头是软的?要伺候人当然得学好话。”张大干听了非常生气,他用家里寄来的钱专门请了一个在天津长大的日本姑娘做翻译,决定从此不学日语。他发哲:今后不管身在何处,自己只说中国话。口1917年,吴昌硕的继配施氏夫人在上海去世。吴昌硕委托他一位姓陈的朋友从简办理丧事。几位同道挚友和施氏的亲朋好友前来吊唁,吃了一顿豆腐饭,就命儿子扶施氏灵枢返回故乡,葬于安吉县郭吴村附近的凤麟山上。丧事过后,那位姓陈的朋友交给吴昌硕一份奠仪单。吴昌硕说:“我不是说过一律谢绝吗?怎么还有这些奠仪?”再一看,奠仪中有一元、二元,也有七八元、十多元的。送礼的大都是亲戚、挚友,还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摘》2009年01期
《苏州杂志》2009年03期
苏州杂志

张氏昆仲与老虎的因缘

张氏昆仲与老虎的因缘一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张泽(善仔)因画虎而养虎,因养虎而画虎,已经成为互为因果的事情,更是现当代画坛的一大佳话,他也因此成为遐迩闻名的“虎痴”“虎公”,他又养得一部关云长似的好胡须,因此也有人尊称他为“虎髯”(民国时期的另一部好胡须长在于右任下领上,此不赘)。然而有关他们两兄弟和老虎的故事,目前存在着很多种不同的说法,甚至相互矛盾,要厘清张泽与老虎、张爱(大千)与老虎的话题,已经非常困难,即当事人如张爱的回忆也有着很多靠不住的地方,本文试图就手头掌握的资料,对这个话题作点有益的探索。第一只虎,来自日本张大千在晚年写过一篇《我的二哥张善开与他的虎儿》,开头就说:“我二家兄与老虎的龙门阵,摆起来有个把钟头都摆不完,有张照片上的老虎,是我二家兄养在四川成都的第一只,是由日本买回来的乳虎养大的,当时我二家兄还未留胡子,只留唇簇,可见是早年的事了。”根据张大千的回忆,他二哥张泽蓄养第一只虎,还是早年在成都的事,虎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新作文(教育教学研究)》2009年08期
新作文(教育教学研究)

“学习他人与打造自己”导写

【话题展示】妈妈对儿子说:“儿子,你长大后要像你爸爸有男子汉气,刚一点!”爸爸对儿子说:“儿子,你长大后要像你妈妈有人情味,柔一点!”儿子练习写“人”字,下笔写一撇时,心想,我要像爸爸,写出刚气;下笔写一捺时,心想,我要像妈妈,写出柔情,又刚又柔,就是一个完美的“人”字了。写完以后送给奶奶看,奶奶端详了一会儿说:“宝贝,这一撇太刚,这一捺太柔……,没等奶奶说完,孙子跳了起来,自我评价:“那不是刚柔相济了!”孙子看到奶奶既点头又摇头,沉默下来……人生无时不是写一个“人”字,或他人,或自己。请以“学习他人与打造自己”为题,写一篇不少与800字的文章(要求写记叙文或议论文)。【写作导航】本话题为关系型的,重点应放在论述“学习他人”与“打造自己”之间的关系上。实际上是说我们应该怎样学习他人。我们可以从历史的角度谈论这个问题。历史上,我们一直与外国进行着文化交流,这是互相学习的过程。但近代以来,我们主要是学习外国,先有林则徐、魏源等睁眼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优品》2009年02期
优品

张大千:先生归去后,谁坐此船来

张大千一直是中国字画的领跑者,其作品一直是市场上最抢手最热销的艺术品。字画自不必说,他写的菜单也是收藏者竞相追逐的目标。张大千生前以美食家闻名。他云游海内外,吃得多,见得广,他家里有吕宋的鱼翅、北海道的大乌参,都是上等的干货,非一般饭店所能有。每次请客.张大千亲自写“菜谱”,有时还记着主要客人,由厨房按照菜单出菜,待宴罢,客人都拿回去作为纪念。在l男5年香港苏富比的拍卖会上,就有张大千的四张菜单拿出来拍卖。l勇8年北京翰海的拍卖中,又有一张张大千的行书自拟菜单,当时成交价就为121以玩人民币。张大千的名气,这在菜单中就得到了印证。张大千研究专家李永翘说,张大千全面继承了中国书画的精髓,无论在人物、还是花鸟、山水,他都均有擅长,不像有些画家只擅长某一方面,他还懂书法、篆刻,对画史、画论亦有研究;另外,他一生的经历之复杂,‘其时间与空间的跨距是所有画家中最大的”。张大千成名很早:27岁一举成名.35岁时作品《金荷》就为法国购藏,《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优品》2009年02期
《剑南文学(经典阅读)》2009年07期
剑南文学(经典阅读)

张大千为何最终去了台湾

1949年12月,成都解放前夕,张大千搭乘军用飞机赴台北。自此一别,直到1983年4月1日,他病逝台北,再也没有回过大陆。张大千为什么离蓉赴台呢?长期在张大千身边学画的刘力上说,大千先生在政治上是一个无党派人士,他无求于国民党,只是与国民党的一些上层人物于右任、张群、罗家伦有些往来,也仅止于艺术交往。至于他对共产党,既无恩怨,也无往来。新中国成立后,中共高层领导曾多次过问张大千的回归问题,许多亲友也曾写信劝说。张大千对此能避则避,不置一词。对于张大千的态度,其好友谢稚柳的看法是:“我也希望他回去,但我决不劝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