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天学精神与儒学伦理——明末中西文化冲突探因

明代嘉隆以后 ,以儒释道三教会通为内容的文化交流成为明末文化领域中最突出的现象。此时 ,西方耶稣会士东来 ,并把天主教文化传入中国 ,参与了这个时期以会通为内容的文化交流。此间 ,天主教文化与传统的中国文化之间发生了“和风细雨”式的交流 ,同时也有着“暴风骤雨”式的异质冲突。总的来说 ,“皈依者固有之 ,而反对者尤多” [1] ( P10 6)。传教士在走出欧洲时 ,同是踏着早期殖民者的征程 ,为什么传教士在中国没有取得象在非洲和拉美那样骄人的传教业绩 ?笔者认为 ,除了中国人民英勇抗击海盗殖民者外 ,中华民族存有的高度发达的传统文化 ,并且是“与西方文化完全不同的文化 ,是西方文化前所不知的”,“并不次于地中海文明 ,有时还超过希腊文明” [2 ]( P63 )的文化 ,而且相属异质的文化之间 ,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和冲突。就其本质来说 ,明末的这场文化冲突 ,在某种程度上表现为“天学精神”与“儒学伦理”的直接冲突。天学精神与儒学...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史学集刊》2000年02期
史学集刊

天学精神与明末政治伦理──明末中西文化冲突探因

在儒释道三教会通成为明末文化领域中最突出的特点时,欧洲的耶稣会士东来,并把天主教文化传人中国,参与了此间以“会通”为内容的文化交流。面对相属异质的中国传统文化,天主教文化的本质──天学精神在会通中国文化时,必须对中国文化进行选择。儒学伦理因其在中国文化中固有的本位特征而成为天学精神会通的首选。而天学精神对儒学伦理的会通并没有也不可能涵盖当时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部。因此传教士们在传教过程中主要是做了一些旨在同化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利于传教的思想、观念和行为,体现了天学精神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异质差异。事实上在明末的传教与反教中,两种文化除了存在异质差异外还存在着直接的表面冲突,即天学精神直接切人明末社会,并对中国既成的政治伦理和国家稳定构成了挑战。天学精神与明末政治伦理的冲突在欧洲的封建社会,天主教作为天学精神的主体,不仅仅是意识形态,而且一直存在着世俗化的趋势。在中世纪早期,教会实际上既是政治组织,也是经济组织。在教会的辖区内,还设有教会法...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02期
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晚明士大夫与“天学”传播

明代晚期,耶稣会传教士带着“为基督征服全世界”的理想,泛海九万里来到中国,开始了他们的“精神远征”。古老的中华帝国与欧洲之间的文化交流亦随之拉开了帷幕,被国人称为“天学”的天主教及欧洲哲学、天文历法、数学、物理、医学、地理、音乐、绘画等各学科的知识相继传人中国。一时问,“天学”成为热门的话题,受到了朝野的普遍关注。明清之际以天主教及科学技术为核心内容的“天学”在中国得以顺利传播,是受到多方面因素影响的,其中天主教的儒学化及士大夫阶层的积极推动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可以说,儒学士大夫的参与程度与“天学”在中国传播的命运是密切相关的。明清之际最早叩击中华帝国大门的天主教传教士是耶稣会士方济各·沙勿略(Francis xav衙,1506—1552)。沙勿略在日本传教期间,发现F_I本人经常问他“汝教如独为真教,缘何中国不知有之?”①这使他产生了传教中国的想法。而当时沙勿略所获得的有关中国的信息也让他对传教中国充满信心,他写道:“留居其...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湛江师范学院学报》2000年03期
湛江师范学院学报

文化适应与信仰超越——从明末清初天学之兴衰看“补儒”和“合儒”的有效性

从明朝万历年间到清代中叶 ,一批西方耶酥会的传教士将天主教传入中国。这些传教士中的一些人 ,如利玛窦 ,龙华民 ,闵明我 ,白晋等人 ,对华夏文化持有同情和认同的态度。同时 ,他们急于解决基督教及其信仰在华夏文化景观中的安身立命的问题。他们研习中国文化 ,同华夏文士交游 ,用中文著书立说 ,如利玛窦于万历 2 3年首次梓行他的《天学实义》一书。他们成了中国文化第一批较具影响的西方阐释者。由于这些人的努力 ,天学也因此一度曾在中国获得重大进展。但是到了清中叶以后 ,天主教在中国几乎音沉响绝。原因无疑是多方面的 ,但本文拟从基督教精神的角度来分析 ,指出天学在中国由盛而衰 ,与初期传教士“补儒”“合儒”的策略存在着内在的联系 ,即“补儒”“合儒”的策略与基督教精神之间存在着内在的冲突。本文就此略作考察。一、学术布道与自我安身立命一种宗教欲进入异质文化中 ,必然要与异质文化发生碰撞与磨合 ;欲为异质文化景观中的人们所宽容、了解以及最终...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天地(C版)》2018年02期
中学生天地(C版)

《有一天,妈妈老了》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确实如此。《有一天,妈妈老了》这本书就讲述了一位伟大母亲的故事。没有上过一天学的韩国老人洪荣女,在70岁那年通过自学学会了识字、写字,开始每天写家庭日记。10年后,8本沉甸甸的日记意外地被她的女儿黄安娜发现,母亲藏在心底的秘密令女儿深受触动,于是她将自己对母亲的怀念和感恩都化作文字,和母亲共同写出了这一本“亲情书”。在日记中,老人以简单、真实的文字记录下家中的琐事和与子女们相处的细节,表达了对子女无尽的爱。平凡的小事中也透露出她独自居住的孤单——她既希望孩子来看自己,又不想让孩子担心。就如大女儿黄安娜在书中所说:“‘妈妈,我还会再来看你的。’妈妈这辈子,就是因了这句话,一直在等待。”我之所以不知疲倦地读了这本书不下三遍,是因为这本书带给我深深的感动。《我的木男》一篇里,洪荣女九个月大的儿子木男因为她的粗心患了重病而最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家庭科技》2016年11期
家庭科技

识字的文盲母亲

母亲没上过一天学,是典型丨“哦,我在看你的名字呢,好像排的文盲。 |在15位,是全年级的位次吧?” 当时虽然家里很穷,母亲却|瞬间,我有些惊诧了:母亲很硬气.,用自己是文盲、诸事不i不是不认得字吗?怎么还认得我便的亲身经历坚决支持我们读|的名字? 书。后来,我离开家乡到5〇千米i 事后,我才知道,母亲在我外的古镇上中学,才发现原来母|离家的日子里,总爱拿着我小学亲是认识一些字的。 i时的作业本看。渐渐地,我的名每隔一个月,母亲都会步行|字深深烙在她的脑海里。用这样4个多小时到学校看我,给我送丨的办法,母亲不仅认识了我的名生活费。有一天中午,在教室的|字,还认识了大哥、二哥、大光荣榜前,我无意间看到一个熟I姐、妹妹的名字。如果说我们兄悉的身影,这正是刚刚长途跋涉丨弟姊妹的名字笔画简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