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文学中的“平民意识”及其衍化

“文学革命”作为一个口号正式提出,是在1917年1月,胡适发表《文学改良刍议》,提出“文学改良”的“八事”,后又改为“八不主义”,将“文学革命”概括为“唯一宗旨只有十个大字:‘国语的文学,文学的国语’”。同年2月,陈独秀发表《文学革命论》,提倡文学革命的“三大主义”,即推倒“贵族文学”、“古典文学”、“山林文学”,建设“国民文学”、“写实文学”、“社会文学”。一年之后,周作人发表《人的文学》,提出“平民文学”和“国民文学”的口号。这些标志着“五四”新文学革命的一个重要转折:文学从“象牙之塔”开始走向民间,文学的“平民意识”开始觉醒。一尽管我们不难在古典文学中发现“哀民生之多艰”、“穷年忧黎元”那样同情、热爱老百姓的诚挚情感,发现对“背法度而心治”的昏君的怨恨、对贪官污吏的鞭挞和对桃花源、大同世界的真诚向往,然而,那一切发自我国古代伟大作家内心的真情并没有升华到现代民主主义的精神境界。由于封建文化的深层意识作用,中国古典文学中弥漫...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03年03期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

台港澳和海外:“五四”新文学的应合和背反

“五四”新文学运动建立的大陆 (北京、上海 )中心辐射机制向周边产生了强大的辐射影响 ,直接催生了台港澳地区的新文学 ,并延伸产生了海外 (主要在东南亚地区 )新文学 ,同声应和的状态呈现了台港、海外和中国大陆的血脉畅通。但即使在新文学生命孕育阶段 ,台港、海外也有着不同的生命躁动 ,隐伏下它们日后各自的发展轨迹。“五四”新文化思潮在台湾的传播由于“双管齐下”的格局而显得强劲、广泛。留学日本和求学大陆的台湾知识青年几乎同时从所在地采回新文化火种 ,在台湾岛上联成一片。由于日本统治台湾的原因 ,台湾留日学生数量众多 ,其掀起的新文化浪潮猛烈而持久。台湾第一个民族文化团体“声应会”是“五四”运动那一年在日本东京 ,取跟中国大陆“五四”新文化运动“同声相应”之意成立的 (后起者“启发会”、“新民会”等也成立于日本 ) ,而最早的台湾新文化刊物《台湾青年》(192 0年 8月创刊 ,192 2年 2月第 4卷第 2期后改名《台湾》和《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南社会科学》2010年01期
湖南社会科学

以“民国文学史”替代“新文学”史考

中国文学界对20世纪尤其是前半世纪文学史研究的各种提法如“新文学”、“现代文学”、“百年中国文学”、“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现代中国文学”、“中国新文学60年”等等充分显示学术多元化与学者的辛勤劳作,但每个新概念的吃力出笼,亢奋的作者都自以为激活了学术,梳清了思路,但结局是文学史这团麻更乱,非但在乎其外的受众晕头,而且自称入其内的学者本人也转向。一、各种论调时间界限混沌及其解剖工具钝锈晚清新思想的传播与“三界革命”的提倡、实践是“新文学”思想源泉,钱玄同称梁启超是中国“新文学”与“现代文学”的第一人[1],从此“新文学”与“现代文学”在同一个体身上同时出现开了以后混用的法门。那么新文学上、下限如何划定各人说法就五花八门了。第一是1922年胡适在《五十年来之中国文学》说“1916年以来的文学革命运动,方才是有意的主张白话文学”。“起初只是几个诗人讨论,到民六(1917)才正式在杂志上发表”。可见其发育不良,出生时间混淆;第二是赵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江苏教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年05期
江苏教育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周作人之于“五四”新文学的现代化

在“五四”文学革命这一巨大的历史变革中诞生的“五四”新文学 ,以其全新的价值观念、表现形态和审美品格 ,实现了对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学的突破与超越 ,显示出鲜明的现代特质。“五四”新文学的成就 ,“不能不归功于许多勇士们的争斗和指示 ,他们在荆棘丛中 ,开辟了一条大路 ,给后人舒坦的走去”。[1] (P .17) 在这些“五四”文学先驱中 ,我们不能不提到周作人。作为曾与鲁迅并肩战斗过的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人物 ,“五四”时期 ,周作人以其对新文学理论的倡导、对外国文学的译介、以及他在文学批评和文学创作等方面的实绩 ,参与了新文学基本特质和大致走向的规范和制订 ,对“五四”新文学的现代化 ,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一周作人是“五四”时期重要的文学理论家之一 ,他的以《人的文学》、《平民文学》、《思想革命》等为代表的一系列理论文章 ,系统地阐述了新文学的指导思想、表现对象、创作方法等理论问题 ,构成了“五四”新文学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 ,对促进“...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方文坛》2016年01期
南方文坛

“创作”和“议论”——反思“新文化”与“新文学”的一个角度

一中国“新文化运动”由“新文学”发端,但“新文化运动”按自身逻辑是不能局限于文学的,必要从最初的文学运动扩张到整体文化改造。可事实上“新文化运动”几乎一直由“新文学”唱主角,因此说到“新文化运动”,总是以“新文学”为主,这就显得名实不符,看不到“新文化”其他部门的成就及其与“新文学”的内在关系。20世纪90年代以来,文学日益边缘化,在整体文化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模糊,因此最近二三十年反思“新文化运动”,如何处理“新文学”的地位,又成了一大难题。“新文学”的位置如果像以往那样抬得太高,势必只见文学而不见整体文化。反之,“新文学”的位置倘若估量得太低,比如2015年各地举办“新文化”百年学术纪念活动,只谈政治体制、经济、军事、外交、法律、人文学术、美术等“新文化”的诸多领域,过去一直占据中心的“新文学”几乎不在场,那显然也与历史事实相去甚远。用“新文学”覆盖甚至取代“新文化”,或者把“新文学”从“新文化”中剔除出去,这两种极端做法其实...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1984年01期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关于“五四”新文学的领导思想问题

近几年来,人们对“五四”新文学①的研究,愈来愈趋向深入;史料的掌握也愈来愈丰富和充分。成绩十分喜人。然而在“五四”文学革命和最初十年新文学指导思想的探讨上,也出现了某种值得注意的倾向。有些同志撰文批评、纠正过去某些“左”的极为简单化的论点(例如将一九一七年初的文学革命也算作无产阶级思想指导)时,却又走向另一极端:轻率地否定了无产阶级对“五四”以后新文学的领导作用。本刊一九八三年第一辑发表的《“五四”文学革命指导思想的再探讨》,也是一篇有代表性的文章。这篇文章虽然就“五四”前夕的文学作了较细致的分析,却对“五四”以后一些重要史实视若无睹,因而得出了相当片面和表面的结论:“与其说‘五四’文学革命的指导思想是无产阶级文化思想,不如说是小资产阶级的革命民主主义思想和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更符合历史实际。”不仅如此,文章作者还离开自己的论题,进一步对新文学第一个十年的“指导思想”问题发表了看法:“那么,无产阶级文化思想究竟何时对我国新文学运...  (本文共2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