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刍议论辩式教学方法在物权法课程中的运用

物权法课程是我国高等院校法学专业(本科)必修课程之一,是“民法学”系列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传统的物权法教学方法越来越无法满足课堂教学的需要,亟待进行教学理念的革新和教学方法的改革。现笔者结合自身从事物权法课程教学的实际经验,尝试探讨将论辩式教学方法运用于物权法课程教学的具体路径,期冀对物权法教学方法研究工作有所助益。一问题的提出:传统物权法课堂教学的局限性(一)传统课堂教学方法无法适应实践性教学的需要物权法课程的教学内容向来以艰涩难懂著称,例如物权行为理论、建筑物区分所有权制度等,其所涉及的知识都具有较高的理论难度。正基于此,传统物权法课堂教学中,授课教师往往采取以自行讲授为主,学生参与为辅的教学思路[1]83。然而法律科学是实践性极强的社会科学,正如著名英国法谚所称的:“法律的生命在于实践,而非逻辑。”故而,在物权法课程教学中必须强调实践性教学的重要性,并酌情增加其比重。对于此,通过传统的以讲授为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比较法研究》2017年01期
比较法研究

物权法定缓和的可能性及其边界

一、问题的提出在我国《物权法》的框架下,是物权法定还是物权自由,不是一个问题。严格的物权法定,过于僵化,应予缓和,[1]也不会有很大争论。[2]但主张物权法定缓和者面临的诘难是:在解释论的视角下,我国《物权法》是否容许缓和?如果容许缓和,习惯法可否堪其重任?缓和的边界又在哪里?毕竟,物权法定缓和的结果不应走向物权自由。以笔者的视野来看,既有的研究尚未深入及此,而这却是当下物权法定原则的核心课题,本文对此尝试作出解答。[3]物权法定是否容许缓和,这需要对我国《物权法》第5条进行解释论的研究,以辨析其缓和的可能性。本文第二部分从文义解释、体系解释、沿革解释、比较法解释等方面阐释物权法定之“法”扩张的可能性和妥当性,并从类型思维的角度反思物权法定的不足以及适当开放物权性权利的正当性,从而得出物权法定原则可以并且应当作出宽松解释的结论。第三部分则探讨物权法定之“法”包括习惯法的可能性和物权习惯应有的待遇;第四部分指出法院,特别是最高人民...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清华法学》2017年02期
清华法学

论物权法文本中“不得”的多重语境

目次一、简单规范与复杂规范的区分二、物权法文本中“不得”的不同语境三、结语一、简单规范与复杂规范的区分法律规范,服务于不同目的,依据不同标准,可以做不同的类型区分。〔1〕我国民法学说和民商事审判实践关注法律规范的类型区分,多缘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52条第5项的规定,即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同无效。〔2〕据此,*〔1〕〔2〕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法学博士。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民法典编纂重大疑难问题研究”(14ZDC017)的阶段性成果。参见曾世雄:《民法总则之现在与未来》,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29~31页;黄茂荣:《法学方法与现代民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122~123页;王轶:“民法典的规范类型及其配置关系”,《清华法学》2014年第6期,第54~63页。参见王利明:“论无效合同的判断标准”,《法律适用...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产业与科技论坛》2017年11期
产业与科技论坛

涉外物权法的产生与适用发展趋势分析

我国对于涉外物权法的立法集中体现于《民法通则》和于不同的规则。在涉外物权法的总则之中,明确了涉外信《法律适用法》之中,由于《民法通则》制订的年代久远,基本托、文物的物权关系,并对新的物权关系的法律适用作出了已经不太适用;而新的《法律适用法》则成为了涉外物权法的新的规定。同时,涉外物权法还采用了有一定限制的意思自创新之法,它标志和意味着我国涉外物权法律关系的崭新阶治原则,使涉外物权法的适用更为统一。段。涉外物权法的《法律适用法》是我国民事法律体系中的(三)涉外物权法适用规则的发展。在涉外物权法的适“新法”,亟待人们的理解和关注,使之深入到学界和司法实用立法之中,增加了更多的例外条款,添加了无形财产物权务界之中,并不断完善和发展。法律适用规则,并使有价证券法的适用更为清晰而明确,也一、涉外物权法适用发展的轨迹探寻使“法院地法”得到了全新的适用。(一)涉外物权法适用理论的发展。在涉外物权法之中,二、我国涉外物权法适用的现状及问题意思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18期
法制博览

浅议物权法定缓和原则

物权法定原则作为物权法的结构之一,对于物权种类与内容的确定发挥着直接规范的作用,因此我国《物权法》和《民法通则》对该原则做了相同的规定,“物权的种类和内容,由法律规定。”但是面对日新月异的社会变化,法律所提供的物权种类和内容并不能一直符合社会的需要,物权法定原则日益凸显其保守性和僵化性。为了更好的保障物权的合法实现,对于社会生活中新出现的财产权秩序,对于物权法定主义的解释与适用,应当采取缓和对策。一、物权法定缓和原则适用的合理性立法者的智慧是有限的,社会经济发展又过于迅猛,物权法定原则在适用过程中出现僵化不可避免,相比物权法定忽视说的极端否定,物权法定缓和说以更柔和的方式解决物权法定僵化的困境。物权法定缓和原则是在严格物权法定原则基础上扩大解释,交易中新出现的物权类型不违反物权法定的立法宗旨,采用了法律所认可的公示方法,可因此从宽解释为新种类的物权。第一,物权法定缓和符合物权法定的立法目的,没有偏离物权制度的价值取向,始终维护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16期
法制博览

从《物权法》中“自动续期”看公私法分权

一、《物权法》与《土地管理法》的貌似冲突2016年4月温州一批住宅因建设用地使用权20年期间届满需支付大笔费用续期的新闻引起全国舆论关注,随着这一事件的持续发酵,许多专家学者开始思考这一现象背后的法律问题并发表了不同观点。矛盾最终集中在对《物权法》第149条的解释上,该条规定:“住宅建设用地适用权期间届满的,自动续期。”如何理解第149条第一款的“自动续期”,有的学者认为应该理解为既不用申请也不用交费的无条件续期(孙宪忠),有的认为应该理解为不需要申请但需要缴纳费用的有条件续期(杨立新),有的认为属于空白立法需要有权机关予以解释(龙卫球)。的确,从立法的文字来看,基于常识理解,“自动续期”最容易被解释为“既不申请也不用交费的无条件续期”,而我国《土地管理法》第2条第5款规定:“国家依法实行国有土地有偿使用制度。但是,国家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划拨国有土地使用权的除外。”如果采取孙宪忠的观点,那么我国的《物权法》和《土地管理法》便存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