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设立我国的判例制度

一、成文法与判例法众所周知 ,当今世界主要法系分为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大陆法系又称罗马法系、民法法系 ,是以罗马法为基础而发展起来的法律的总称。大陆法系的代表国家有法国、德国等。英美法系又称普通法系、海洋法系 ,其代表国家主要有英、美等国。在大陆法系国家里 ,成文法是主要的法律渊源 ,法院的判例、法理等没有正式的法律效力。法官审理案件时 ,在查明事实的基础上 ,只能依据法律作出判决 ,法官只能服从法律 ,不能创立法律。英美法系的主要特点是判例法。判例法与制定法都是正式的法的渊源。判例法是指以判例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法律规范 ,先例对其后的案件具有法的约束力 ,遵循先例是英美法系的一个重要原则。在英美法系国家里 ,法官审理案件 ,除了查明事实之外 ,必须参照和遵循已有的判例。随着社会的发展 ,各国法律之间相互吸收和借鉴 ,传统意义上的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的概念已不存在 ,判例法与成文法所各自代表的两大法系也日趋接近 ,彼此的借鉴已成为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2年S1期
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论建立我国判例制度

所谓判例 ,一般是指法院可以援引 ,并作为审理同类案件法律依据的判决和裁定。这种判例所产生的法律规范在西方法学界被称为判例法 (caselaw)。在英美法系国家 ,判例法是一个重要的法律渊源。根据判例法制度 ,某一判决中所包含的法律原则或规则不仅适用于该案 ,而且往往作为一种先例对以后该法院或下级法院所管辖的案件具有约束力 ,只要案件的基本事实相同或相似 ,就必须依判例所定原则或规则处理。这就是英美法系的“遵循先例”(starede cisis)原则。[1]P3 2 7在大陆法系国家 ,先例一般没有普遍的拘束力 ,正式的法律渊源仅指制定法。判例法与制定法作为两种不同形式的法律 ,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广阔的地域、丰富的理论和实践 ,究竟孰更优越难见高低 ,但可以肯定的是两者各有优缺。如果二者合理结合 ,则可扬长避短 ,提高各自的适应性。正因为如此 ,近一个世纪以来 ,英美法系国家制定了成文法 ,一些大陆法系国家也引入了判例 ,两大法...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03期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建立我国刑事判例制度刍议

一纵观我国法学界关于判例的种种界定 ,归纳起来 ,主要有以下几种较为典型的观点。(1)判例就是案例。例如 ,有相当一部分学者把最高人民法院在其机关刊物即《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上公布的案例当作判例看待 ,并认为这些案例就是判例 [1 ] 。(2 )判例 ,即是指法院可以作为先例援引 ,并作为审理同类案件的依据的判决和裁定 [2 ] ( P2 58) 。(3)判例是法院可以援引作为审理同类案件依据的判决。判例作为法的判源之一 ,被称为判例法。中国历史上的决事比例、断例等 ,都是判例。如清末同治九年 (1883年 )《大清律例》,集中了 1892条判例 ,作为审理案件的依据 ,例的效力甚至大于律。英国 13世纪形成通行全国的普通法 ,其内容大多由法院所作的判决编集而成。判例在传统上是英国法的主要渊源之一。仿照英国法而建立的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法 ,也都把判例作为法的一种重要渊源。法、德等欧洲大陆的国家 ,立法、司法在形式上严格分开 ,判决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02年04期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论我国判例制度的建构

我国历来是一个成文法传统的国家,但随着对成文法局限性认识的不断深人,越来越多的人呼吁在我国建立判例制度。然而,对判例制度的引进,人们更多地是对其合理性进行论证,而对如何引进判例制度、判例的地位、判例的产生、运作程序这些具体的问题却少有论及。这就涉及到判例机制在中国的具体构置问题。我们应注意到,引进判例机制应当结合我国的具体国情和传统,而并不是生搬硬套英美法系中那一套判例制度,“在法的问题上并无真理可言,每个国家依照各自的传统制定制度与规范是适当的。但传统并非老一套的同义语,很多改进可以在别人已有的经验中汲取源泉。”①达维德的这一观点,对我国在引进判例机制的态度上是极富启发意义的:从各国的实践看来,各国在引进判例制度时,都结合了其具体的国情,建立了自己的特色,如同为判例法国家的美国,在继承英国的判例法机制时,也作了很多改进。如美国并不像英国那样严格地坚持“遵循先例”原则,而且还注意制定成文法典对判例进行编纂及补充,而大陆法系从20...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福建法学》2002年01期
福建法学

建立我国判例制度的若干思考

判例法是英美法系国家的主要法律渊源,但在英美等普通法国家也出现了不少的制定法。同样地,成文法是大陆法系国家的主要法律渊源,但在典型的大陆法国家法德等国也出现了有限的判例制度。两大法系法律发展的这一融合,其侧重点虽有所不同,即英美法系中的制定法和有限领域的法典,主要用于对判例法进行部分修改、变更或综合整理;而大陆法系的判例一般也仅是作为解释法典或制定法的方式。但法律发展的历史表明,不论是单纯的判例法或是单纯的制定法都有其自身难以克服的缺陷。任何一部制定法永远都不可能无一遗漏地将所有应属于该立法政策调整的情形囊括在该法规的文字阐述之中,且将所有不应属于该法规范围调整的情形排斥在其词语含义范围之外。同样,由先例构筑的判例法只能保证法官用渐进式的方法创造法律。只有在社会以平稳的节奏发展,重要案件判决所处的历史条件之间没有较深刻裂痕的情况下,判例法才能最好地发挥作用。当受到破坏的社会条件要求一种迅速的和规定严格的控制时,这种由于不断援引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年01期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中国民事判例制度构建的价值反思与重构

一、走出民事判例制度工具理性的误区社会学巨擘马克斯·韦伯将理性区分为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其指出,工具理性,即“通过对外界事物的情况和其他人的举止的期待,并利用这种期待作为‘条件’或者作为‘手段’,以期实现自己合乎理性所争取和考虑的作为成果的目的”[1](P.56);而价值理性,即“通过有意识地对一个特定的举止的———伦理的、美学的、宗教的或作任何其他阐释的———无条件的固有价值的纯粹信仰,不管是否取得成就”[1](P.172)。也就是说,持工具理性之人,往往为目的之达到而将外在的因素视为手段,从而忽略了该目的本身的价值思考;而持价值理性之人,往往就行为本身的价值进行思考,而对于是否达到行为意愿之目的在所不论。由此可以看到,目前国内大部分学者都将民事判例制度的价值集中在工具价值的追寻上,希望这个制度能从实在的层面解决问题,如弥补制定法之缺陷与不足;解决同案不同判问题,统一法律适用;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遏制司法腐败;提高司法效率,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