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潮人对百年泰华文学的贡献

一、引言泰华文学源于中国文学,血脉在中国,而它生长于泰国,属于泰国文学大家庭的一员。无论是1945年以前的“侨民文学”,还是1945年至1955年的“华侨文学”[1](P26-36),抑或此后的“泰华文学”,都生长于泰国这块土壤上,是以汉语言为工具创作出来的文学———华文文学。它是泰国文学组成部分,因此,统称为泰华文学。至于潮人,指的是历史上生活于今粤东潮汕地区并讲潮汕话,以及生活于世界各地的祖籍(包括血缘关系上的祖籍)为潮汕的所有人士。由于泰国离潮汕地区较近,因此潮汕地区历次向海外的移民,首选的移居地便是泰国。在泰国约五百万华人中[2](P97),潮人所占比例过半,“一般认为占泰国华人总数的百分之七八十”①。因泰华潮籍人口众多,潮人的民风秉性、精神气质、人生价值取向等人文传统无不影响着泰华文学。而事实上,在泰华文学的近百年历史中,潮人作家②人数、作品的质和量,以及潮人作家在各个历史时期和文学思潮中,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以下分...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华文文学》2008年05期
华文文学

论郑若瑟的微型小说创作

20世纪90年代初,司马攻的一篇《探亲奇遇》,揭开了泰国华文微型小说创作的序幕。他身体力行的“登高一呼”,得到许多泰华新老作家的积极响应,纷纷投入微型小说创作,在不长的时间内,掀起了微型小说的创作热潮。由于这种热潮辐射力的影响,使一些文学圈外人也对微型小说创作产生了激情,跨入到创作队伍中来。郑若瑟先生就是在这种创作热潮中涌现出来的微型小说作家。他涉笔微型小说创作十几年来,创作了四百多篇微型小说,出版了五本微型小说集,成果丰硕,令人瞩目。尽管他仍然处于不断登攀的进取之途,但所取得的成绩无疑是可圈可点的。泰华作家郑若瑟先生是在1980年初定居泰国的。他属于大器晚成的作家,年轻时在内地历经坎坷,虽有志于文学而不能如愿以尝。不过,生活的磨难为他积累了一笔难得的财富,培养了睿智的观察力,成为他晚年在文坛“发迹”的丰厚的“粮仓”。在融入泰国社会的过程中,他调动了以往的生活积累和融入新生活的敏感,投入泰华微型小说创作,厚积薄发,独辟蹊径,为泰...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08年04期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

泰华文学的三次新崛起

泰华文学具有80多年的辉煌历史。在这80多年的历史进程中,她经历了筚路蓝缕的拓荒时期,适者生存的磨合时期和由盛而衰的曲折时期之后,随着20世纪70年代中泰两国的建交,两国都采取务实的外交政策,使得两国的政治、经济的交往频繁,双边贸易增长很快。从泰国社会看,70年代后期泰国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较为稳定,社会矛盾趋于缓和,对华文报刊采取宽容的态度。尤其是外国投资不断涌进,使泰国的各行各业都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有较大提高。这就给泰华文学带来了新的希望与生机。特别是进入1980年代以来,泰华文学进入了一个繁荣昌盛的黄金时代。对于这个黄金时代的考量,发生在这个时期的三次文体的崛起最具备雄辩的说服力。在泰华文学80多个春秋的岁月里,文体的苑圃里一直是各类文体丛生竞长地发生、发展着,诗歌、小说、散文、剧本等文体都出现过灿烂的篇章,彰显着泰华文学的前进的步履,可是从来没有像这个时期这么表现为文体的集中展示,几乎成了某个阶段的集体...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08年03期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

多元文化冲撞下的泰华女性命运——读陈仃的《三聘姑娘》

20世纪50年代是泰华文学的第二次高峰。在此期间,泰华文学在小说、散文、诗歌方面获得了全面丰收。陈仃于1954年发表的《三聘姑娘》作为其时为数并不太多的优秀长篇小说之一,在读者中产生了广泛影响。《三聘姑娘》以曼谷最古老的唐人街,也是曼谷最繁华的商业街———三聘街为背景,通过对兴记号老板一家各个人物的性格刻划和悲欢离合的描述,展示了泰国华人社会的生活习俗、思想心态、家庭矛盾、社会关系等方面的状况,堪称是20世纪50年代“泰华社会的一幅缩影”。小说的主题,用作者自己的话说,“主要是通过写三个三聘姑娘的故事和对三个人物性格的刻划,来说明一个婚姻问题和一个做人的问题”;除此之外,“也揭示了一点有关父母教育儿女的问题”。婚姻也好,做人也好,教育也好,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小说主要塑造的人物形象是三位三聘姑娘,即大姑娘宝珠、二姑娘秀珠和四姑娘佩珠(佩珠之上有一哥哥,故称四姑娘)。作者所说的主题是我们很容易在作品中看到的,而我在想,在情节背后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5年17期
文教资料

具有民族主义特征的身份认同在泰华文学中的体现

民族主义的内涵是复杂的,例如“种族民族主义”就是把血统作为最重要的标准;“国家民族主义”则是强调不管属于什么种族什么文化,在同一领土之内的人民就是一个民族;“文化民族主义”则把独特的文化作为标志。此外,还有“公民民族主义”、“宗教民族主义”,等等。民族主义在中国历史上并非新事物,例如义和团运动是一种群众性的民族主义,排斥洋人和西方宗教。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也有浓烈的民族主义成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就是以汉族为中心建立新国家。这一时期,孙中山曾多次到泰国演讲,宣传革命推翻清政府,得到了泰国华侨华人的认同和支持。后来同盟会在曼谷创立华文学校,各类华文报纸也竞相创立,民族主义在这一时期在泰国华侨华人心中播下了种子。清政府被推翻后,孙中山带有“种族民族主义”性质的“民族”观点并没有被继承发扬,而是用宽容的“中华民族”概念取代。再加上“五四”新文化运动催生了泰华文学的萌芽,一些反对封建礼教,提倡新文化的作品出现,泰国华人开始有了对中国的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14年01期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

泰华闪小说的叙事姿态

如同微型小说一样,闪小说在泰华文坛的崛起,司马攻是功不可没的。闪小说于2007年闯入中国文坛之后,立马引起司马攻的注意。他率先在泰国《亚洲日报》推出了8篇闪小说,“大胆发表,意在抛砖引玉”[1]。由于泰华文坛的微型小说经过20多年的创作磨砺,已蔚为壮观,锻炼了一批老中青作家,积累了较为充实的创作经验。因此,司马攻的登高一呼,老中青作家纷纷响应,形成了“从容起步,潜力充分发挥”的创作态势[2],不出两三年就选编出一本《泰华闪小说集》,收集了36位作家的优秀闪小说278篇。至于在这本闪小说集面世后,各种报章上发表的闪小说,远远超过这个数字,而且还涌现出一些新作者涉笔闪小说创作。由此可见,泰华闪小说的创作已空前繁荣,斑斓多姿,标志着泰华文学又掀起了一个新的创作热潮。闪小说的应运而生是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加快的产物。伴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的生存方式发生变化,各种新兴的科技手段和媒体形式也随之横空出世。正像微博或长微博的应运而生一样,...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