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梵高与《星夜》

梵高,荷兰后期印象派画家,他生前一贫如洗,死后一幅画价值几亿美元。梵高是表现主义的先驱,并深刻影响了二十世纪的绘画艺术。前年,笔者去欧洲旅游写生,专程去了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术馆。1853年,梵高出生于一个牧师家庭,早年当过画店的店员,后在比利时一个偏远煤矿区作传教士,和工人相处得很好,他的同情心被教会视为不规和极端行为,因此把他解职了。后来他决心作画,此时受荷兰画派的影响,画风比较写实,如代表作《食土豆者》,画中五位穷人在油灯下吃土豆,画面黑糊糊脏兮兮的,十分真实。1886年,梵高来到巴黎,和弟弟一起住在蒙马特高地艺术区,开始与印象派的画家接触,画风转变,后来到了法国南部小镇阿尔勒画了不少作品,如《向日葵》《渔船》《吊桥》《卧室》《盛开的桃树》等名作。1888年年底,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有一天他和法国印象派画家高更吵架,盛怒之下无法控制情绪,竟割下了自己的耳朵。因此举他被送进疯人院,和那些真正的疯子住在一起。这种环境让梵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秋》2014年16期
《晚报文萃(B)》2005年07期
晚报文萃(B)

梵高的耳朵和他的爱情

l 890年。阿尔阳光灿烂的原野上。在倾尽毕生心血去追求的明亮的光线下.杰出的后期印象派绘画大师梵高朝着自己的腹部开了一枪。在和亲爱的弟弟平静地长谈了一夜后.黎明时分,梵高在热泪纵横的弟弟怀中,安详地永远合上了不倦的双眼。 没有多少人知道,鞠躬尽瘁雕琢完美艺术和灵魂的梵高,与世长辞时身躯是不完美的——他缺了一只耳朵。 那是几年前的一天,梵高和后期印象派大画家高更一起玩。当天高更还给梵高画了幅肖像。他们一道去找了两个要好的姑娘。在愉快的交谈中,梵高对其中一位被他爱慕的女孩说“小姐,我该送件什么样的礼物给你呢?”那位比他年龄小得多的女孩开玩笑地拉着他的左耳朵说:“就要这个。”然后哈哈大笑。 梵高送走好朋友后,回到居室。他用左手扯住耳朵。操起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想了想,然后“嚓”地一声把耳朵割下来。又用刚才那女孩送给他的一方小手绢,细心地把耳朵包好,让邻居给女孩送去。那天真的女孩兴奋地解开手绢,一看是只血淋淋的人耳朵,顿时昏厥过去。从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花样盛年》2014年03期
花样盛年

梵高奶奶 笔下生繁花

在地球的这一端,有一位和塔莎奶奶同年出生的梵高奶奶,也无比钟爱花朵,她用画笔画下那些朴拙的花朵。梵高奶奶真名常秀峰,她在70多岁才开始绘画。她用画笔回忆往事和乡村,回忆她的花草,她的动物,她的老房子,她的田埂,她的果树以及她的土地。人们亲切地称呼她为梵高奶奶。她的画并不讲究技法、布局,真实而又朴拙。但是在她的笔下,那些红彤彤的山楂树,金灿灿的向日葵,明黄色的菊花,红艳艳的牡丹,一起构筑出一片原汁原味却让人倍感温暖的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芳草(经典阅读)》2014年04期
芳草(经典阅读)

如果梵高生在中国

最近我花了很大精力,在阅读很多艺术史方面的资料,试图梳理出其中的规律,让我特别感兴趣而且有很多启发的,是像梵高这样的艺术家,为什么在他身后享有非常崇高的声誉?他的艺术在西方的市场上达到了几千万美元的顶尖价位。 大多数人对他常常是这样的解读:即使在西方,一个这么天才的艺术家也很难养活自己,要到死后才会开始出名,他的画卖这么贵和他自己没有关系. 我在了解梵高生平的过程中发现,有一些细节是我们解读梵高时常常忽略掉的。当时欧洲后印象派的三杰:高更、塞尚和梵高。他们都有非常好的家庭背景。塞尚的父亲是一个银行家,家里非常有钱,所以他可以心无旁骛地追求艺术;高更也是成为金融界人士解决了经济的后顾之忧之后,到了30多岁才开始专心追求艺术;梵高的家庭当时在荷兰的宗教界和艺术界非常有声望,家里有人当牧师,他的两个叔叔和弟弟提奥都在经营画麻,而且他叔叔经营的画癖当时在整个欧洲都称得上是最著名的。梵高如果想把自己的画卖个高价钱,有比任何人都优越的得天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世界》2014年04期
散文诗世界

梵高

向日葵可以智慧地表达与太阳的关系,黑夜里它等待,然后,在光明里它热爱。无法叙述整个天空。梵高仰天长叹,光掠夺着光,哪一种光照耀全部的真理?扯下一缕,梵高在画布上固执地留下笔触,其他事物属于忠诚,他虔诚地霸道,爱情的色彩灰暗后,他把天堂的光明在田野上燃烧。其他的色彩,其他的光,最终要了他的命。他烧了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文(下半月)》2014年04期
美文(下半月)

谈梵高

每当我向不知梵高其人其画的人们介绍梵高时,往往自己先就激动,却找不到确切的语言来表达我的感受。以李白比其狂放不适合。以玄奘比其信念不恰当。以李贺或王勃比其短命才华不一样。我童年看到飞蛾扑火被焚时,留下了深刻的难以磨灭的印象,梵高,他扑向太阳,被太阳熔化了!先看其画,唐吉老父像画的是胡髭拉茬的洋人,但我于此感到的却是故乡农村中父老大伯一样可亲的性格,那双劳动的粗壮大手曾摸过我们的小脑袋,他决不会因你弄脏了他粗糙的旧外套或新草帽而生气。医生迦歇,是他守护了可怜的梵高短促生命中最后的日子;他瘦削,显得有些劳累憔悴,这位热爱印象派绘画的医生是平民阶层中辛苦的勤务员,梵高笔下的迦歇,是耶稣!邮递员露林是梵高的知己,在阿尔的小酒店里他们促膝谈心直至深夜,梵高一幅又一幅地画他的肖像,他总是高昂着头,帽箍上夺目的“邮差”一样一丝不苟,他为自己奔走在小城市里给人们传送音信的职事感到崇高。露林的妻子是保姆,梵高至少画了她五幅肖像,几幅都以美丽的花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