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工故事

是重庆最早做人体模特的,不瞒你说,在四川美院我还算是个“名模”。15年来,我一边做模特,一边做“棒棒”,挣了差不多12万块钱。 我老家在聂江农村,家里有两个孩子上学,靠种地根本无法维持一家人的生活。1 988年我到重庆打工,经人介绍在四川美院食堂打杂,每个月有七、八十块钱的收入,但仍然不够家里开支。 有一天,听说美院招收人体模特,每个月能挣到三、四百块钱。那时候,三、四百块钱是个很大的数字,我就动心了。要知道工厂里的八级技工,一个月也不过百来块钱, 起初,我也不清楚人体模特是怎么回事,一打听,才知道是脱光了衣服让人照着画画。我一听心里就害怕了,先不说别人怎么看,就是自己这道关口也过不去。一想到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脱光衣服,还要做各种造型,我简直觉得无地自容。但是想到要供两个孩子上学,老婆又没收入,为了生活,一咬牙,我硬着头一皮去报了名。那时不象现在这么开放,人们的观念很保守,愿意做人体模特的人很少,我很快就被录用宁。 我永远记得自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今古传奇(武侠版上半月版)》2005年04期
今古传奇(武侠版上半月版)

我的兄弟姐妹 海上生明月

我的梦想不是很多,其中一个就是想有个哥哥。 三岁时老妈逗我说二你要弟弟还是妹妹,很不客气地说:都不要,弟弟妹妹要和我抢吃的玩的,我要哥哥—可把老妈为难坏了。 独生子女是很寂寞的,特别是父母一周都上六天班。那时看到别人有兄弟姐妹,分外羡慕,所以从小就希望找到一个兄长,可以让我耍赖欺负。后来,在网络上写文章,结识了一批志趣相投的朋友,到清韵后加入了“匪帮”,成了最小的匪十六妹,呼啦啦一口气有了N个厉害的哥哥,真是大快人心—老大多事二姐香蝶三哥杨叛六哥水泡……还有一个七哥,眨眼,就是当初叫狂接舆、后来成了我责任编辑的凤歌。嘿嘿。 大家先看看《昆仑》,再看看《听雪楼》,就知道七哥的文风和我格格不入,两人的性格和审美观也大相径庭,所以最早搭档的时候,磨合得分外艰难,就像两块铁,放到一起就铿锵作响。但随着时间流逝,双方都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杉乡文学》2006年07期
杉乡文学

韩国的年味

我在韩国呆过几年,没想到韩国人对春节 的重视不亚于中国。 韩国人讲究回家过年,与中国有共同之处。 韩国人不管在哪里工作,也不管离老家有多远, 一到春节,都要赶回家乡去团聚。父母在的,回 到父母身边;父母不在的,大哥为父,到哥家与 兄弟姐妹团聚.韩国没有守夜的习惯,但大年 初一拜年又与中国相似。全家早早起来,换上 节日服装,晚辈给长辈拜年,然后全家坐在一起 聚餐。拜年之风在韩国至今盛行,电视台这天 早上第一个画面是,一个身着彩色民族长裙短 袄的小女孩,跪着给观众磕头拜年,口中说“祝’ 各位新年吉祥”。韩国特别注重扫墓祭祖,一年 中除中秋节外,过年时也要扫墓。初一那天,全 家人外出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墓地上去磕 头祭祖,这一点与中国是不同的。 春节期间全国交通运愉紧张,与中国也有 相似之处。乘火车回家的人,半年前就要预仃 车票,但更多人是在节前驾车回家。由于驾车人都是节 前一天出发,时间高度集中,全国主要的高速公路一下 子排起车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学生.心理成长》2006年10期
小学生.心理成长

学会和兄弟姐妹和睦相处

~~学会和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意林》2006年20期
意林

学习快乐

我生于一个快乐但不算畜裕的中产家庭,与父母及六个兄弟姐妹一家八口感情很好;这让我从小就明白.快乐与金钱是不相干的。我从小就是学校的优等生,每次测验都拿满分,小学五、六年级时因为一时粗心大意.把答案写错,第一次拿不到满分、幸不到奖品,很是沮丧!这恐怕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到不快乐的事。初中时,有一位老师跟我说了一段场,让我刻骨铭心、一生受用。她说,世上只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意林》2006年20期
《晚晴》2006年12期
晚晴

烛光里的妈妈

烛光里的妈妈妈让小弟梢口信来,让我们单立门户的兄弟姐妹4人,礼拜天到家中小聚,吃顿“团圆饭”。我们兄弟姐妹4家,虽然与寡居的母亲同住在一座都市中,其路并非遥远,但由于公事、私事、应酬事、家务事,一一一.林风…百事缠身,一年中回家的次数极为有限,全家人团聚的时候,则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礼拜天下午,兄弟姐妹4人,都“全家抬”齐呼啦地集聚在妈居住的土屋中。子女们的到来,使年迈的老人家欢喜得像小孩子似地眉开眼笑,让我们在桌上“砌长城”,她一个人躲进蒸笼似的厨房,为她的子女们鼓捣吃喝去了。妈的烹饪技艺,绝对不减当年。不一会儿,一桌香气四溢的美味佳肴,便挤满了餐桌。妈又小心翼翼地从碗橱里,取出了一小方块生日蛋糕,稳稳地放在了桌中央。对于妈的举动,我们很有些大惑不解地面面相觑起来。继而,又相互打探起究竟来。“今天,我们兄弟姐妹之中,有谁过生日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晚晴》2006年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