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换头术” 突破还是噱头

编者导读关于意大利外科医生要和中国医生团队合作,进行世界首例“换头术”的消息还余温未消,重庆女作家杜虹生前决定把自己大脑冷冻,以便将来进行大脑移植“复活”的新闻又引起了各方关注。那么,对于“换头术”,当事方怎么说,别的人又怎么看?科技日报社驻黑龙江记者站记者李丽云等人,曾当面采访当事的意大利外科医生塞尔吉奥·卡纳维洛及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任晓平医生,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换头术”已在动物中试验今年4月笔者采访任晓平医生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们,他和卡纳维洛已经分别收到今年6月在美国举行的第39届神经学和骨科年会的正式邀请,并在会上做主题发言,围绕为“异体头身重建临床前动物模型设计及实验研究”做大会分享。“头移植是本世纪刚刚开展的新领域,也是一个医学领域公认为终极难度挑战的难题。”任晓平介绍说。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前苏联、美国、中国的医学界在动物头移植上都有过成功的先例。1956年,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赵士杰教授挑战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技导报》2015年19期
科技导报

“换头术”能否从科幻照进现实

2015年9月9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Sergio Ca Ca-navero将与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手足显微外科教授任晓平携手完成世界上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人类“换头术”的想法是Canavero 2013年提出的,此次“换头术”的话题再次引发科学界争议,与上一次不同的是,此次研究者将“换头术”提上了议程,并且有志愿者的加入。有人说这项手术将会成为医学领域的新里程碑,但反对者却认为一系列的技术难题在短时间内很难被攻克,术后头部与躯体的归属问题,在临床上还从未有过案例,道德和伦理问题又该如何平衡,还没有参考的先例。“换头术”这一令人血脉偾张的医疗技术何去何从,颇为引人注目。动物头部移植的早期探索人类“换头术”虽然还是令人耸动的话题,但动物“换头术”已并非新鲜事物。1956年,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教授赵士杰挑战狗头移植,双狗头存活5天零4小时,创造了国内最好纪录,也开启了中国器官移植的先河。1...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博览》2015年11期
文史博览

古代梦幻中的换头术

近来,中国和意大利合作进行换头手术的新闻,成为舆论的焦点。殊不知,中国古籍里也多次提到过换头术。孝子换胡人头东晋干宝的《搜神记》中记载了一个换头的故事:河南陈留(今开封)有一个叫李信的孝子,38岁那年,忽然梦见自己被无常捉到阎罗殿。李信向阎王求情,希望阎王放他回阳间奉养老母,等到老母逝世后,他再来报到。阎王听了很同情他,便招来判官检查得知,李母的寿命是90岁,还有29年。阎王于是想让李信再活29年。但无常认为这个头不能开,否则后患无穷。阎王闻之有理,便让无常处理李信。无常憎恨李信“越级上访”,命令小鬼倒提其手脚,放头入热锅里煮,李信的头脸很快便被煮得皮开肉绽。但阎王依然惦记李信,想放他回阳间尽孝,又命令手下去叫李信回来。无常为了交差,拿来一个胡人的头给李信换了,叫他见阎王时低头回话,若阎王放他回阳间,他到时再找一个端正的头换给他。李信听说放他一条生路,十分高兴,作揖致敬接受了换头。之后阎王直接让李信回到阳间,李信就这样活过来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医学伦理学》2017年12期
中国医学伦理学

“换头术”的挑战

范瑞平:诸位好!受《中国医学伦理学》杂志王明旭主编所托,组织一篇“换头术的挑战”争鸣笔谈,特邀各位参与。请踊跃发表意见,观点不拘,长短不限,畅所欲言,各抒己见,若能针对已发观点形成争论,则更能增加读者兴趣。“换头”问题近来吵得沸沸扬扬。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赛吉尔·卡纳瓦罗(Sergio Canavero)在2013年宣布了一项“天堂计划”,称已在技术上实现了人类“换头”的可能性。他的论文发表后仅仅一个月,患有先天性霍夫曼肌肉萎缩症的俄罗斯计算机科学家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Valery Spiridonov)就成为“天堂计划”的首位志愿者。2015年4月,卡纳维罗宣称将与哈尔滨医科大学任晓平教授率领的医疗团队合作,将在2017年完成世界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虽然斯皮里多诺夫最近宣布放弃,但“换头”在技术上似乎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同美国《医学与哲学》杂志主编马克·查瑞(Mark Cherry)教授交换过意见,觉得“换头术”在人文社会...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医学伦理学》2018年01期
中国医学伦理学

“换头术”之论

参与学生:田苡箫,王硕,郭秋瑶,刘琨,杨孟可,朱晨Discussion on“Human Head Transplant”Lead Teacher:ZHANG Xinqing(School of Humanities,Beij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Beijing 100730,China,E-mail:zxqclx@qq.com)Participating Students:TIAN Yixiao,WANG Shuo,GUO Qiuyao,LIU Kun,YANG Mengke,ZHU Chen1导言“换头”问题近来吵得沸沸扬扬。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赛吉尔·卡纳维罗(Sergio Canavero)在2013年宣布了一项“天堂计划”,称已在技术上实现了人类“换头”的可能性。他的论文发表后仅仅一个月,患有先天性霍夫曼肌肉萎缩症的俄罗斯计算机科学家瓦列里·斯皮里多诺夫(Valery Spiri-donov...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医学伦理学》2018年02期
中国医学伦理学

“换头术”之思

1第一轮:学生自行搜集资料并梳理伦理问题指导教师首先安排参与专题研讨的学生自行搜集有关“换头术”的各种资料,自主思考,罗列出“换头术”涉及的各种伦理问题,并按个人理解进行重要性排序。一周后,指导教师收到学生们自主思考的伦理问题汇总报告,进行整理和归类,安排见面研讨会。2第二轮:见面研讨会2.1见面前准备工作指导教师归类学生们提交的伦理问题,建立“换头术”研讨的2个层次的伦理问题目录;同时汇总数量,减序排列。2.2见面研讨会指导教师回顾了学生们自行思考的结果,就相关伦理问题的汇总、归类和分层进行课堂引导和探讨。同时,以第1层次伦理问题为基本线索,启发学生们深化和系统化伦理思考,提出进一步深入研究的建议。请学生们思考和选择自己最有兴趣的第1层次伦理问题,以此为依据找到具有共同兴趣的同伴组成讨论组。将讨论组选题和成员名单提交指导教师。指导教师布置讨论组课后讨论,并要求提交书面专题讨论报告。2.3整理见面讨论会成果指导教师将该次见面研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