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换头术” 突破还是噱头

编者导读关于意大利外科医生要和中国医生团队合作,进行世界首例“换头术”的消息还余温未消,重庆女作家杜虹生前决定把自己大脑冷冻,以便将来进行大脑移植“复活”的新闻又引起了各方关注。那么,对于“换头术”,当事方怎么说,别的人又怎么看?科技日报社驻黑龙江记者站记者李丽云等人,曾当面采访当事的意大利外科医生塞尔吉奥·卡纳维洛及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任晓平医生,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换头术”已在动物中试验今年4月笔者采访任晓平医生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们,他和卡纳维洛已经分别收到今年6月在美国举行的第39届神经学和骨科年会的正式邀请,并在会上做主题发言,围绕为“异体头身重建临床前动物模型设计及实验研究”做大会分享。“头移植是本世纪刚刚开展的新领域,也是一个医学领域公认为终极难度挑战的难题。”任晓平介绍说。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前苏联、美国、中国的医学界在动物头移植上都有过成功的先例。1956年,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赵士杰教授挑战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科技导报》2015年19期
科技导报

“换头术”能否从科幻照进现实

2015年9月9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称,意大利神经外科专家Sergio Ca Ca-navero将与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手足显微外科教授任晓平携手完成世界上首例人类头颅移植手术。人类“换头术”的想法是Canavero 2013年提出的,此次“换头术”的话题再次引发科学界争议,与上一次不同的是,此次研究者将“换头术”提上了议程,并且有志愿者的加入。有人说这项手术将会成为医学领域的新里程碑,但反对者却认为一系列的技术难题在短时间内很难被攻克,术后头部与躯体的归属问题,在临床上还从未有过案例,道德和伦理问题又该如何平衡,还没有参考的先例。“换头术”这一令人血脉偾张的医疗技术何去何从,颇为引人注目。动物头部移植的早期探索人类“换头术”虽然还是令人耸动的话题,但动物“换头术”已并非新鲜事物。1956年,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教授赵士杰挑战狗头移植,双狗头存活5天零4小时,创造了国内最好纪录,也开启了中国器官移植的先河。1...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博览》2015年11期
文史博览

古代梦幻中的换头术

近来,中国和意大利合作进行换头手术的新闻,成为舆论的焦点。殊不知,中国古籍里也多次提到过换头术。孝子换胡人头东晋干宝的《搜神记》中记载了一个换头的故事:河南陈留(今开封)有一个叫李信的孝子,38岁那年,忽然梦见自己被无常捉到阎罗殿。李信向阎王求情,希望阎王放他回阳间奉养老母,等到老母逝世后,他再来报到。阎王听了很同情他,便招来判官检查得知,李母的寿命是90岁,还有29年。阎王于是想让李信再活29年。但无常认为这个头不能开,否则后患无穷。阎王闻之有理,便让无常处理李信。无常憎恨李信“越级上访”,命令小鬼倒提其手脚,放头入热锅里煮,李信的头脸很快便被煮得皮开肉绽。但阎王依然惦记李信,想放他回阳间尽孝,又命令手下去叫李信回来。无常为了交差,拿来一个胡人的头给李信换了,叫他见阎王时低头回话,若阎王放他回阳间,他到时再找一个端正的头换给他。李信听说放他一条生路,十分高兴,作揖致敬接受了换头。之后阎王直接让李信回到阳间,李信就这样活过来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发明与创新(大科技)》2015年06期
发明与创新(大科技)

“换头术”存在四大障碍

2015.6近日,意大利外科医生塞放置在一起,无缝对接中枢神氧缺血而坏死,大脑功能的丧尔吉奥·卡纳维洛称最早将于经、脊髓、血管、肌肉,保证新的失就会直接导致手术的失败以明年为一名30岁俄罗斯男子生命不是徒有呼吸支撑的生及新生命的“瘫痪”。志愿者实施“换头术”,再次引命。”任晓平认为卡纳维洛要成最后就是伦理问题。任晓发公众广泛关注。功实施这个“天堂手术”至少有平认为,医学发展历史上,很多“我给这类手术命名为‘异四大“障碍”要逾越。重大临床技术的突破科学常走体头身重建’。”在2013年进首先是中枢神经再生问在伦理之前,所以很多人认为行了首次小鼠脑部移植手术实题。主流医学理论认为,中枢神一些医学科学的突破是“科学验的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经细胞从生到老逐渐减少,是疯子”所为,“但我想时间和历医院手足显微外科教授任晓平不可再生的。手术时中枢神经史会证明一切,因为科学的进介绍,“在中国甚至世界上,从被破坏,是否能够重新连接好步是无法阻挡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财政监督》2015年24期
财政监督

抄袭只缘脸皮厚?

《成都商报》报道,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钢,在科学网自己的实名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疯狂的天堂手术》的文章,探讨“换头术”的技术和伦理问题。此文后被揭露属于抄袭之作。刘钢承认抄袭了勿怪幸的文章,并称自己的脸就是厚、人至贱则无敌是真理。堂堂社科院的研究员,很有身份,偏偏干起抄袭他人学术文章大丢脸面的事情。不过,他也挺坦诚,一经人揭露,立马承认。不但认了账,还称自己的脸就是厚。这话当然说得虚虚实实,有真有假。抄袭是实,无法抵赖。不过,说自己脸皮厚,倒并不准确:脸都不要啦,哪来脸皮的厚薄?迷信厚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发明与革新》2002年08期
发明与革新

震惊世界的换头术

少年时候,曾拜读清代大文学家蒲松龄著《聊斋志异》第二卷《陆判》,其中写到陆判官为陵阳书生朱尔旦“破腔……易慧心”,又为朱尔旦丑妻换上美人头,当时认为这不过是蒲翁笔下逗人乐的“神话”,而一笑了之。如今再重温此篇,不禁为蒲翁神奇的描绘拍案叫绝。因为随着岁月的推移,科学技术飞跃发展,人体绝大部分器官,包括心脏现在都能成功地移植了。那么,头颅是否也可以换呢?科学家的回答亦是十分肯定的。据《纽约时报》、《泰晤士报》等传媒报道:最早是在1908年,美国著名脑科医生兼药理学家查尔斯·居特里就曾尝试将一只小型混血种狗的脑袋,嫁接到另一只大型犬的脖子上,结果失败。1950年,原苏联科学家弗拉基米尔P戴米科夫首次成功地把混血种小狗前半截身躯移接到大型犬的脖子上,让两只狗头共一个食道、一个血管系统和同一种神经系统;手术后,这只“双头犬”,会叫、会吃,所不同的是那移植的狗头指挥不动狗脚,如把一块肉骨头放在双头犬面前,狗爪抓来便只给原来的狗头吃,被移植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