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海洋保护呼唤生态补偿

近年来,浙江省在海洋生态补偿机制建设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和尝试,但总体来说,海洋生态补偿资金投入有限,补偿机制单一,缺乏长效机制和统筹规划。当前,我省的生态补偿资金投入主要来自于省政府转移支付。11个已建立的海洋保护区基本都处于生态敏感和脆弱地区,而保护区的经费仅能应付核心区管理事务,管理人员少,科研设备缺,全面监管和保护整个区域存在普遍困难。2008年,全省开始推行海洋工程建设项目对海洋生物资源损害的补偿试点。到2011年,开展项目约为170个,要求生态补偿资金约6000万元,实际落实只有2000万元。补偿建设项目也仅针对资源损失大,危害明显的围填海、海上爆破等工程,补偿计算依据仅为渔业资源损失。可以说,陆海之间,河海之间,不同群体之间的横向转移支付基本没有。优化海洋生态资金使用资金虽然有限,然而“用在刀刃上的好钢”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从陆域情况看,浙江省不同生态功能区之间由于环境资源禀赋、生态功能定位不同导致的发展机会不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资源科学》2013年11期
资源科学

旅游地生态补偿研究进展与展望

1引言旅游业的发展必然建立在对生态环境等资源的保护性开发基础上。由于旅游者在整个旅游过程中对生态的占用往往高于旅游地社区居民日常生产生活的平均水平[1-2]。因此,规模不断扩大的旅游活动对于旅游地生态环境结构与功能的影响已经引起广泛关注[3-4]。合理有序的旅游业发展不仅能够有效控制与管理生态影响,同时能够提升区域经济实力,改善社区居民生活水平,为旅游地生态保护提供资金,提高生态保护的主动意识,从而为区域可持续发展提供更大动力[5-6]。如果单纯为维护生态功能,限制或禁止旅游业开发,既会使旅游地丧失一定的发展机会,减少就业机会,也势必削弱社区居民保护生态的积极性。因此,探索平衡旅游地发展与生态保护之间矛盾的有效措施显得尤为重要。对旅游地生态环境的保护需要协调多方利益主体。旅游地是由于旅游流的产生、分配、集聚与扩散而形成并成长的复杂、开放的地域综合体,涉及政府、企业、旅游者、社区居民等多个利益主体[7]。各利益主体作为不同的目标载...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海洋开发与管理》2013年11期
海洋开发与管理

确定海洋生态补偿标准的成本核算体系研究

海洋生态补偿是对因保护建设海洋生态环境或因使用海域方式不同而放弃的发展机会成本、海洋工程与海上溢油等造成的生态功能损害成本及其治理、修复、重置成本等的经济补偿总称,主要包括保护建设补偿、发展权补偿、生态损害补偿及生境损害治理与修复补偿等[1]。目前,我国海洋生态补偿尚处于起步、探索阶段,补偿标准的确定一直是公认的重点和难点,明晰确定海洋生态补偿标准的成本核算范围与内容,是测算确定补偿标准的关键与前提。为此,本研究在借鉴国内外生态补偿与环境成本核算研究成果与经验的基础上,探讨、构建了确定海洋生态补偿标准的成本核算体系,并对今后如何确定适合我国国情的海洋生态补偿标准提出了初步想法与建议。1核算补偿标准的学术观点概述生态补偿标准核算既是生态补偿研究的核心,也是决定生态补偿实施可行性和有效性的关键。目前,综观国内外学者有关生态补偿标准核算的学术观点可概括为如下3种。1.1基于生态服务价值的核算根据“庇古税”理论,补偿金额应为私人成本与社...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2013年11期
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

海洋生态补偿法律制度构建研究

一、海洋生态补偿法律制度的法律现状分析海洋生态补偿制度的生态补偿含义大多从经济学和管理学的层面上进行界定,缺乏法学层面上的界定,海洋生态补偿法律制度是通过规范所有参与海洋生态资源开发利用活动的主体的权利义务,直接或间接地利用激励手段来调整相关环境利益主体之间的社会关系,实现海洋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延续稳定、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的一种法律制度。它是用法律手段来调整海洋生态补偿的关系。我国《海洋环境保护法》第90条第2款①对海洋生态损害的救济问题作出了规定,但是该规定仅是规定赔偿的要求,严格意义上说,赔偿和补偿并不相同,赔偿更多是着眼于环境污染的损害赔偿,而补偿则着眼于生态系统的破坏补偿。《生态补偿条例》起草工作已正式启动,并初步确定了基本原则、补偿的领域和主体、补偿的方式及资金来源等五个方面的框架。虽然框架稿第九条规定,生态补偿范围应当包括所有存在的生态系统,如森林、矿产资源和海洋区域,然而针对海洋生态补偿的规定过于宏观,适用性有限。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济地理》2013年12期
经济地理

武汉城市圈跨区域农田生态补偿转移支付额度测算

农田生态系统作为一个多功能性的生态系统,除了能提供农产品和生产生活原材料等经济价值,还具有保护国家粮食安全、提供生态景观等外部于现有市场价值之外的、跨越行政边界而持续流动的社会和生态价值[1-4]。但是,各行政主体作为相对独立的理性单元,有自己的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政策,再加上我国使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主体功能区划等管制手段对农地非农化实行差异化的管理,这使得农田利用的私人最优决策与社会最优决策存在不一致,导致各区域特别是经济发达区域在农田保护问题上的“搭便车”行为,造成农田数量不断减少,质量不断降低,区域可持续发展面临严峻挑战[5]。跨区域的生态补偿机制是协调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之间矛盾的有效手段,将过去未考虑与无偿的生态环境受损的外部成本内部化,通过转移支付等方式对过多承担了生态环境保护任务的主体进行经济补偿来保护生态环境、促进自然资本或生态服务功能增值[6-7]。生态补偿标准的确定一直是生态补偿机制建立中的关键环节[8...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广西质量监督导报》2019年08期
广西质量监督导报

新《海环法》下我国海洋生态补偿法律制度探析

人类对海洋开发利用的历史可追溯到数千年前。二十世纪以来,伴随着全球人口的爆炸式增长,对海洋资源的掠夺式开发导致海洋生态问题愈发严重。目前的海洋生态问题主要包括海洋资源衰竭、海洋环境污染、海洋生态破坏等。由于海洋本身地势较低又相互连通的的地理特点,导致污染物入海后难以转移,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重大污染,我们必须重视这一问题。良好的海洋生态环境应该是具有强大的自洁能力与丰富的生物资源,不受人类活动的威胁和破坏,海洋生态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安全状态。我国新修订的《海洋环境保护法》通过海洋生态补偿制度降低人类活动对海洋生态的威胁,对受损的海洋生态环境进行补救。体现了我国对于海洋生态保护的决心。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海洋环境保护法》修订及内涵分析(一)修订背景现今海洋环境恶化加剧,海洋整体的净化能力和承载力不断下降,已经威胁了海洋生态安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2017年就全球气候问题在纽约大学发表的演讲中强调,海洋正在向人类发出生态警告。仅20...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