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25Cr-1 Mo-0.25V耐热钢焊接热影响区热模拟试验研究

近年来随着石化技术的进步及燃油市场需求的扩大,对大型热壁型加氢反应器的需求也越来越大。由于加氢反应器的体积较大,往往采用锻焊结构,所用钢种为具有高强韧性、优良抗氢能力的CrMoV低合金高强钢[1]。由于实际焊接采用多层多道焊接工艺,热影响区经历多次焊接热循环,导致热影响区的组织和力学行为多样性,其中热影响区粗晶区(CGHAZ)是焊接接头的薄弱环节。焊接过程中奥氏体晶粒的严重粗化会使该区的低温韧性显著下降[2-7]。此外对一次焊接循环产生的粗大晶粒、粗大组织在随后的二次热循环作用下如何演变,以及这种组织状态对低温韧性的影响规律等问题,还缺乏足够的认识。本文采用热模拟试验方法,探讨焊接热循环对试验钢CGHAZ区的组织和低温冲击韧性的影响规律,同时对焊后热处理提高低温冲击韧性原因进行探讨,为进一步优化该钢的焊接工艺提供参考。1试验材料及方法试验材料取自实际锻件模拟环,原始组织为调质态的回火贝氏体组织,其化学成分见表1。把试验坯料加工成...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科技资讯》2010年19期
科技资讯

关于特殊材料(14MnMoV)的焊接

我们公司在进行机械加工,海上石油钻井平台的升降平台的内套筒时,由于数控镗床操作工在编加工程序时,误将内筒中定位台阶加工掉,其直接影响钻井平台的升降位置和效果,所以必须将加工掉的部分进行补焊,而该平台上的所有板材及焊材都为进口材料,内筒是从国外进口的锻件,与平台组焊时成品率非常低。其材质为14MnMoV是低合金高强钢,可焊性差,焊后出现再热裂纹,现象往往发生在热影响区、粗晶区的晶界上,裂纹并不一定连续,有时断续出现在熔合线母材侧。需要采取一系列的保护措施,确保产品保证设计要求。1工艺措施根据材料的具体情况该工艺可以采取两种施工方案(如图1)。方案一:整体预热在炉中加热。(1)焊接前应当将该平台整体进入热处理炉中,进行预热其温度在300℃后在进行施焊,当温度降到200℃以下时,需要再加热到300℃时再进行焊接,往复进行直到焊完。(2)焊好后为了防止热裂纹应当将部件后热温度控制在270~300℃/5h,后随炉自然冷却。但是该平台4个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汽车工艺与材料》2015年09期
汽车工艺与材料

罩式退火HC260LA的组织和性能控制

唐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技术中心李桂兰潘文娜郭健夏明生钢铁研究总院焊接技术研究所彭云1前言随着汽车轻量化和降低燃油消耗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在汽车零部件制造过程中,高强钢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如先进高强钢DP(Dual Phase)和TRIP(TRansformation Induced Plasticity)钢等。但传统的低合金高强钢由于具有良好的焊接性能,同时也能满足某些零部件对成形性能的要求,在某些汽车零部件制造中仍广受欢迎,在这类钢种欧洲标准中,屈服强度从260~420 MPa级别,例如HC260LA是指屈服强度最低值为260 MPa,为了满足强度要求,这类钢通常添加Nb、V和Ti等微合金化元素[1]。目前,连续退火和罩式退火方式均能够用来生产这类钢种,但是由于这两种退火方式在热处理工艺特点上存在明显区别,例如,罩式退火的特征是保温时间长,长达40 h,而连续退火则在数十分钟内完成退火,因此通常会采用不同的成分设计方案。为了获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水力发电》2007年11期
水力发电

拉西瓦水电站机组座环、蜗壳焊接裂纹成因分析及处理措施

1焊接概况拉西瓦水电站地下厂房安装6台水轮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6×700 MW。水轮机座环总重约为205 t,座环分为四瓣,由上下环板、固定导叶、过渡板、导流板、上下筒体、底环支座组成。座环环板材质为S550Q,厚190 mm,连接部位采用双面U形坡口。蜗壳由29节组成,蜗壳材质为S500M,厚25~68 mm。连接蜗壳与座环的过渡板材质为S550Q,厚36~90mm。蜗壳施工时先挂装定位节(1、7、11和21节),然后从定位节向两边挂装其他各节,最后挂装凑合节。在挂装过程中先焊接环缝,后焊接蝶形边焊缝,蝶形边焊缝是座环的过渡板与蜗壳的异种钢材连接的焊缝。座环与过渡板、大舌板之间的焊缝是由不同厚度的板材焊接的组合焊缝。首台机焊接时,S550Q和S500M异种钢材对接焊缝和S550Q同种钢材对接焊缝均采用大西洋牌CHE707Ni焊条,S500M同种钢材对接焊缝采用CHE62CFLH焊条。6号机座环、蜗壳原焊接工艺采用手工电弧焊,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钢铁》2011年11期
钢铁

近年来低合金高强度钢的进展

近年来,世界各国随着低合金钢细晶及超细晶技术、合金中纳米析出物的控制技术等强化机制及多尺度、多相以及亚稳相(M3)微观组织控制等理论不断发展,洁净钢、薄板坯连铸连轧无头轧制、薄带铸轧及以快速冷却为核心的TMCP等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先进高强钢和高强、高性能新钢种的持续研发,低合金高强度钢(HSLA)在汽车、造船、海洋工程、管线、建筑结构、核电、压力容器、工程机械及集装箱等领域的应用越来越多。中国低合金钢的产量也逐年增长,2010年比2009年的低合金钢产量增长15.27%,超过同期粗钢9.26%的增长率[1]。中国钢铁行业不断加大HSLA钢的研发、生产和应用的步伐,在许多领域取得了优异成绩,以第3代高强钢为代表的HSLA钢的研发与生产处于国际领先水平,船体及海洋工程用钢FH690级别已通过9国船级社认证,油气输送用X80钢级管线钢基本实现国产化,并成功试制生产X120钢级管线钢,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开发生产的高强度汽车用钢板基本满...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钢铁》2011年11期
《世界钢铁》2011年04期
世界钢铁

生产微合金化钢的几点考虑

1连铸的发展历史连续浇铸(CC)是20世纪60~80年代钢铁工业一项主要的工艺变革。该技术对提高炼钢生产率和产品质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世界上第1台连铸机是一台断面为2050mm×(200,250)mm的椭圆形铸机,于1967年在德国杜伊斯堡Huettenwerke Krupp Mannesmann厂(德国曼内斯曼管业公司前身)开始生产运行。令人惊奇的是,这台铸机至今还在满负荷运行(图1)。由于采用特有的二冷设计——干法冷却(不使用喷雾冷却)和新设计的支承辊,这台铸机几乎可以专门用于生产裂纹敏感的微合金化API钢种,为EUROPIPE(欧洲钢管公司)的大直径钢管生产线提供铸坯。在1980-1990年间,出现了近终形浇铸技术(NNSC),并且成功应用于商业化板带钢生产。在1985年,Schloemann Siemag(SMS,施勒曼-西马克)公司成功试运行了他们的薄板坯连铸连轧(CSP)生产线。第一条工业应用的CSP生产线则于198...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