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世纪的俄国作家与宗教

尼采呐喊过 :“上帝死了 !上帝永远死了 !我们把他杀死了 !我们 ,凶手中之凶手 ,如何来自慰呢 ?”这段话中 ,既有对“世纪末情绪”的凝炼概括 ,又有对“信仰危机”的深重忧患。一个世纪过去了 ,尼采的呼喊依然回荡在当代人的耳边。问题还在于 :上帝真的死了吗 ?对一部分人来说 ,上帝死了 ,“我” ,或者“我们” ,成了世界的主宰 ,万物的尺度 ,由此便可以为所欲为了。对另一部分人来说 ,上帝还活着。否则 ,又该如何解释 2 0世纪西方宗教思想层出不穷的新成果 ?又该如何解释拉美“解放神学”对于拉美民主化进程的巨大推动作用 ?还有 8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不断发展的“基督教热” ?关键的问题也许在于 :人是否需要宗教 ?海涅说过 :“基督教最终的命运就决定于我们对它是否仍然需要。这个宗教在过去 180 0多年中对于受苦受难的人们曾是一种恩惠……这个宗教使强横者温顺、使温顺者坚强 ,通过共同的感情和共同的语言把各民族结合在一起……”...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5期
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索尔仁尼琴小说的时空观

学界对俄罗斯作家索尔仁尼琴(А.Солженицын1918-2008)及其作品的解读经历了几个阶段。早期多为泛政治化的阐释,无论是上世纪60年代《新世界》与《十月》杂志围绕《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1959)(以下简称《一天》)的论争,还是对“带着盲目的仇恨”(西蒙诺夫语)的《第一圈》(1968)的批判,以及对“表面上写癌病房的生活的小说充满着社会政治批判激情”[1]445的《癌症楼》(1967)的点评,在各国的研究语境中都不鲜见。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随着俄罗斯政治环境的变化及索尔仁尼琴作品在俄国国内的大量回归,大多数评论文章渐趋理性,一如在中国语境中其形象经历了由负面到正、负面并存的重大转变[2]61一样,大家开始更关注其作品的深层意蕴:其创作与同时代文学的关系、对19世纪文学传统的继承与创新、作品中的宗教与农村主题等。其中,也有论者论及作品的时空关系:如法国学者G.Vivat[3]44认为,其文本在结构上的最大特点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西文学》2016年11期
广西文学

索尔仁尼琴部分作品

~~索尔仁尼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诗歌》2012年12期
中国诗歌

索尔仁尼琴

终于熬到了暮年让世界吃惊他却一笑而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学术探索》2013年03期
学术探索

索尔仁尼琴:走下神坛的俄罗斯文化主教

索尔仁尼琴全名为亚历山大、伊萨耶维奇、索尔仁尼琴(АлександрИсаевичСолженицын),1918年12月11日出生于高加索,1936年考入罗斯托夫大学数学物理系,1939年大三的他又考取了莫斯科文史哲学院函授班学习文学,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他应征入伍,成为一名军人,由于作战勇敢,获得勋章两枚,1945年在东普鲁士作战前线被捕,原因是他在写给朋友的信中写了对领袖斯大林不敬的言论,在劳改营服苦役八年,1949年又被流放到哈萨克斯坦,1956年获得人身自由,1957年被彻底平反,1959年创作完成了中篇小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1962年发表在《新世界》第十一期上,引发巨大轰动效应,一夜之间家喻户晓,成为知名人物,成为世界知名的作家,1962年成为苏联作家协会会员。这之后,俄罗斯在关注他,苏联在关注他,全世界都在关注他,于是有了下面的一些评价:“俄罗斯文化生活天幕上一颗十分夺目的明星”,俄罗斯的“文化主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当代外国文学》2012年04期
当代外国文学

论索尔仁尼琴的知识分子身份

索尔仁尼琴(Alexander Solzhenitsyn,1918—2008)在其漫长的一生中,从事过很多职业,他是一名出色的士兵、优秀的老师、蹩脚的政论家、一流的作家———作为一名作家,他的作品在学界得到了广泛的赞赏,并且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可是,在一般情况下,人们似乎更欣赏并专注于索氏的“身份”,即使没有读过一页《古拉格群岛》(АрхипелагГулаг)的人也知道索尔仁尼琴“知识分子的良心”的称号。考虑到“知识分子”这一概念的复杂性与索氏晚年的某些观点,笔者以为这种论断并非无懈可击。与其任由索尔仁尼琴的形象走向片面化与简单化,不妨深入探究,还作家一个真实、丰富的面貌,这或许才是对索尔仁尼琴最大的尊重。一“知识分子”的概念属于舶来品,并不见诸于中国传统文化,诚然在某些方面“士”与“知识分子”有些相似,然而相较之下,两者异远大于同。在西方语境中,“知识分子”概念肇始于19世纪俄国,泛指以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为代表的知识群...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