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0世纪的俄国作家与宗教

尼采呐喊过 :“上帝死了 !上帝永远死了 !我们把他杀死了 !我们 ,凶手中之凶手 ,如何来自慰呢 ?”这段话中 ,既有对“世纪末情绪”的凝炼概括 ,又有对“信仰危机”的深重忧患。一个世纪过去了 ,尼采的呼喊依然回荡在当代人的耳边。问题还在于 :上帝真的死了吗 ?对一部分人来说 ,上帝死了 ,“我” ,或者“我们” ,成了世界的主宰 ,万物的尺度 ,由此便可以为所欲为了。对另一部分人来说 ,上帝还活着。否则 ,又该如何解释 2 0世纪西方宗教思想层出不穷的新成果 ?又该如何解释拉美“解放神学”对于拉美民主化进程的巨大推动作用 ?还有 8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不断发展的“基督教热” ?关键的问题也许在于 :人是否需要宗教 ?海涅说过 :“基督教最终的命运就决定于我们对它是否仍然需要。这个宗教在过去 180 0多年中对于受苦受难的人们曾是一种恩惠……这个宗教使强横者温顺、使温顺者坚强 ,通过共同的感情和共同的语言把各民族结合在一起……”...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新时期中国俄苏文学学人研究

我国俄苏文学研究自20世纪初发端以来,经过几个时期的发展和积淀,至今成果已蔚为可观。这一领域的蓬勃发展局面的形成是众多学人筚路蓝缕、辛勤耕耘的结果。俄苏文学学科的发展和学人的努力是密切相关的,因此对俄苏文学学人的研究也是学科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20世纪90年代以来,学界开始从学术史的角度对俄苏文学研究进行回顾和反思。本论文在此基础上选择俄苏文学学人作为研究对象,结合研究方法问题,试图揭示出学者在学术史中的地位、作用及贡献,进一步丰富俄苏文学学术史的研究内容。俄苏文学学人群体庞大,本论文主要选取新时期以来的学者作为研究对象,但个别研究内容会涉及到新时期以前的情况。同时,本论文采取以点带面的方法,选取学者较集中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学者为个案,从中选取五位不同类型的学者进行分析论述。绪论主要论述了论文的选题原因、研究机制、国内外研究现状以及论文的整体框架问题。第一章梳理了新时期以来我国俄苏文学学人的概况。按照学者所属单位的...  (本文共2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俄罗斯白银时代宗教文学批评观研究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俄罗斯处在一段非常特殊的历史时期,其特殊性体现在政治、文化和文学艺术等多个领域。在政治方面,俄罗斯面临着沙皇统治的解体和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剧烈的社会变革将俄罗斯原有的社会价值体系彻底颠覆;在文化方面,西方的思潮和理论早在沙皇彼得改革时就逐渐被引入俄罗斯,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向西方学习的文化热潮再次席卷俄罗斯大地,许多知识分子在西化的过程中变得茫然,开始反思传统与现代的关系。在文学艺术方面,“白银时代”这一术语的诞生标志着该时期文学艺术的再次繁荣,与此同时,与文学艺术紧密联系的文学批评理论也变得格外活跃。在众多文学批评观点中,宗教文学批评思想因其与俄罗斯传统宗教信仰的紧密结合,而显得与众不同。目前,对于这一理论流派的系统研究在我国俄罗斯文论的研究领域中尚显不足,为此,本文将宗教文学批评观作为研究对象,力图在俄罗斯深厚的哲学和文化的背景上,结合具体的文学作家和作品,发掘宗教文学批评思想的内涵和特点。论文包括...  (本文共2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宗教》2010年11期
中国宗教

从有限到无限的超越——宗教情感的美学解读

每一个时代的人都有其独特的生活方式,因此也都有不同的宗教情感体验。宗教情感作为“绝对的依存感”,透过直觉有限的活动,使我们对永恒的东西满怀崇敬,唤起“对无限的情感”,找到精神家园。以美学的游戏理论来解读宗教情感,似乎可以为连接“有限”与“无限”提供途径。一本文所说的“游戏”,是指人与世界之间的深层交往、相融互生的自由精神活动。游戏是比人类历史更为悠久的一种古老而普遍的活动。尽管游戏是生物的本能,但它远不止是一种生理现象和心理反应,在游戏中“有某种超出了直接生活需要,并将意义赋予的东西在运作”。这种力量极为巨大,参与者的情绪和精神被震撼和吸引,心灵的激流冲破了物质的羁绊,自由自在、物我两忘,体验、想象、创造,以最大的专注精神和严肃态度来进行游戏,这样的游戏其实上升到了审美和神圣的层面。如果说宗教的“依存感”是源于对无限的敬畏,那么游戏则是源于现实的“美”的感召,被对宇宙的热爱所激发。“美”是不需要教育和规范的。来自心灵最深处的震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大理学院学报》2008年01期
大理学院学报

论艺术创作中的类宗教情感

艺术家对生命的态度,形成他作品中最真切的语言。艺术家在进行艺术创作时,常常会有一种类宗教的情感出现。那时,由于对生命的欣喜若狂,激动的心带领他穿越凄迷的现实,压抑的力量喷涌而出,他的精神沐浴在七彩的天国之光中,他的创作洋溢着精神的不凡光芒,令人过目不忘。通常,人们形容那些专注于某一追求的人对自己的事业的热情,是一种“宗教式的献身”。关于这种类宗教的情感,安格尔是这样说的:“要十分虔诚地对待您的艺术。不要相信没有思想的飞跃就能够创造出什么好的或比较好的作品来……艺术的生命就是深刻的思维和崇高的激情,必须赋予艺术以性格、以狂热!炽热不会毁灭艺术,毁灭它的倒是冷酷”。可以这么说,类宗教情感是艺术创作中不可或缺的情感。无论在怎样的社会形态之下、意识形态之下,总会有大量狂热的艺术家不停地涌现。然而,艺术发展到了今天,竟有“艺术死亡了”这样的言论出现。这种情况出现决非偶然。于是,我们不得不反思:艺术怎么了?问题出在哪里?如何解决?要探讨关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都学坛》1997年05期
南都学坛

宗教情感刍议

千百年来,宗教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它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在社会主义社会出现以前,宗教一直“高高在上”,雄居于上层建筑的顶端。宗教,既虚无缥缈,又触处皆是。那耸人云端的佛塔,庄严肃穆的教堂,香烟线绕的庙宇,五体投地的皈依,念念有词的祝祷,驱邪赶鬼的巫术……一提宗教,这些现象就会浮现在我们的眼前,』0中涌现出无尽的遗想。同时,宗教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它又表现为人对自己所创造的价值——神所持的两种态度。原始人创造宗教,是因为在生产力十分低下的条件下,人面对巨大的自然力感到自己力量的渺小、生命的脆弱,因而希望自己能像它所创造的对象一样强大。或者,至少在它的庇护下能使自己的生命长久地持续下去。而犹太教、基督教则认为人的生命、人的地位、人的尊严、人的福祸都源自神的恩赐,只有神才能解救自己于苦难之中,只有神才能使自己的灵魂得到安宁,只有神才能使自己洗净罪过而进人天国,得到永恒的幸福。因此,神是人创造的最高价值,它主宰...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道德与文明》1988年01期
道德与文明

《儒学与基督教》

该书是作者朱丽亚-景于1977年在日本东京一 家出版秘出版的234页研究专著.她认为·儒学作为一种蛔常札教在社会秩序中的主宰地位已不存在,但是在四千二百万海外华人中却正在获得新的生命力,作为一种宗教情感出现在家庭关系中·向儒学表微后,它的政治的和社会的一面趋于泯灭,而其宗教性则变得更为明显.作者通过于对罪恶,圣贤.殉道.仁及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