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文化的交流、积淀、整合对唐织锦纹样的影响

唐代织锦在图形和色彩上给人以艳丽、豪华、丰满的视觉感受,织锦图案题材丰富,有动物、植物和几何纹样等,与唐以前的丝绸纹样相比,它不再以神话为主要题材来表达凌驾于人间之上的神界,而是突出现实的人间事物和社会内容,不再神秘怪诞,而是面向生活,更加写实和情趣化。这些纹样题材和特征的转变,不仅凝聚着种种艺术美妙,还有着极其丰富的文化内涵。本文仅从艺术学科的图案角度,通过分析唐文化的积淀、交流、整合对唐织锦的影响,来探究唐代织锦的纹样、色彩及风格特征。一、唐代东西方文化的交流给唐织锦纹样带来独特的装饰风格大唐帝国繁荣发达,国力强盛,心胸宽厚博大,具有包容一切的气度,因而有了绝域入贡、万邦来朝的盛况。那时,西北有丝绸之路沟通中外,东南有海路联络东西,空前畅达的交通引出了空前频繁的文化交流。丝绸之路和海路引进的不只是物质商品,还带来了异国的观念风俗和宗教艺术。空前的中外大交流、大融合,毫无畏惧和顾忌地吸收,没有束缚和留恋地创造革新,为唐代文化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四川丝绸》2005年04期
四川丝绸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织锦专业委员会召开年会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织锦专业委员会于11月9 ̄13日在湖南吉首市召开了2005年年会暨土家锦保护与开发研讨会。有国家民族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故宫博物馆、清华、浙江理工大、上海东华、湖南师大及全国相关企业等单位的领导、专家学者、研究设计人员90...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审计月刊》2018年11期
审计月刊

大地织锦

~~大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工业设计》2019年04期
工业设计

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布依族织锦工艺探析

2关岭布依族织锦工艺的历史沿革在《搜神记》和《后汉书》中就有关于贵州的布依族织锦的记载。根据不断发掘出土的织锦实物,发现贵州布依族织锦与中原楚地古代织锦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织造手法与图案色彩等方面有许多相同之处。现有的考古及研究资料能够映证两者之间的关系。由此可见,贵州织锦工艺在悠久的历史发展之中,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古代中原和楚蜀等地织锦文化的影响。关岭、镇宁、贞丰、紫云、望谟、册亨等县所处的北盘江一带是贵州布依族的主要聚居区域,民族文化特色鲜明,至今布依族女性还保留着穿着传统民族服饰的习惯与要求,历史上“花山”的说法与这一带有史以来生产棉花有关,布依族先民将采摘的野棉花进行人工栽培,于是有《种棉歌》等反映布依族先民生活的民歌,民歌的歌词大意为:“新挖花地在荒坡,清早上山把地割,三尺薅锄碎细土,手抓花种顺沟落;落在岭岗见风长,落在平地果在托,落在斜土结棉球,落在岩浪吊成索,高坡掏得五百担,平地掏得一千萝”。这些民间歌谣充分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创意设计源》2017年01期
创意设计源

数字艺术在云南景颇织锦工艺传承中的应用

景颇族过去没有文字,通常在织锦上以象征性的纹样、符号、标记等形式记录本民族的历史,包括自然界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日月星辰,日常生产生活中的用具实物等。对于景颇族来说,织锦不仅仅是生活用品,更承载着景颇族历史文化。景颇织锦作为景颇族历史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景颇族人的穿着习惯、审美等都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它是景颇族劳动智慧的结晶,是人们对大自然充分利用的一种外在体现。目前,景颇织锦工艺正面临失传的困境,如何加大图2半成品织锦图4景颇族织锦对其的保护和传承是当下亟需解决的问题(图1、2)。一、云南景颇族织锦传承中存在的问题景颇织锦作为景颇族生活智慧的结晶,在景颇族的生活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即使是在现代化生产的当下,景颇织锦在景颇族人们生活中的地位仍旧没有动摇。然而景颇织锦在传承中也面临种种问题,如机械化生产使得传统织布工具逐渐被取代,匮乏的天然染料逐渐被化工染料取代,年轻一代传承景颇织锦工艺的兴趣不高,传承方式也较为保守,人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艺术与设计(理论)》2017年07期
艺术与设计(理论)

浅谈唐代宫廷织锦纹样的审美体现

唐代文化充满了活力、生机,唐代的织锦纹样更是如此,它融合了东西方文化,继承了前朝的传统,成为世界文化史上的奇葩。因此通过研究唐代的宫廷织锦纹样,我们能更详细的了解当时人民的社会生活。一、唐代宫廷织锦纹饰的发展历程织锦是彩线提花的多重丝织品,唐以前起花靠经线,唐代前期仍沿用传统经锦织法,后期逐渐改用纬线起花。从提花图案来看,纬线起花可以织出千姿百态的图案,纬线起花是吸收了波斯与中亚的织锦工艺,说明了唐代对外交流的频繁。对外交流的另一方面则表现为萨珊联珠纹样的流行。目前西北已有6世纪中叶的联珠纹锦出土,初唐时数量增多,质量提高,精致华丽与简洁朴素并行不悖,样式化与写实风格各行其道,争奇斗艳,花团锦簇。从唐代宫廷织锦纹样可以看出模仿生物的例子居多,而且很多是先由直接采用生物为原型,而后发挥为在纹饰中模仿生物的。初唐时,宫廷织锦纹样最初以走兽纹为中心,随后发展为以禽鸟纹为中心。而张雄夫妇墓与阿斯塔那其他唐墓中出土的图案纹样与唐代益州大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