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初读:打好阅读教学的第一根基桩

“初读”是相对于阅读教学中的“精读”而言的。初读要读通读顺课文,初步感知课文大意,为精读探究打下坚实的基础。2011年版语文课程标准提出:“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1]学生的初读体验就是与文本的对话,学生只有整体把握了文章,才有可能与教师对话,阅读教学的整体质量和效益才有保障。但是当前阅读教学中初读的情况如何呢?一是没有目的地读。教师在教学新课文时在口头上强调:注意读准生字的字音,把课文读通顺,遇到难读的句子多读几遍,想想课文主要讲了什么,而很多学生根本没有仔细听教师提出的要求,纯粹是为了读而读,没有目的,效果未必会很好。二是时间得不到保证。很多教师舍不得给学生充足的自读时间,大部分学生课文还没读熟,就急切地进入感悟理解、精读课文阶段。三是形式单一,只是机械地重复,单调地让学生自由读、默读、齐读等,学生读了几遍,新鲜感就没了,索然无味,更谈不上在读书中产生整体感受。四是要求过高。有的教师在学生初读课文的时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家庭教育》2018年09期
当代家庭教育

让初读焕发光彩

什么是初读?顾名思义,初读就是对一篇课文的第一次通读,其要求是使学生通过课文的文字表达,获得关于阅读文本的形式和内容的初步印象。我们都知道,阅读教学是在老师的指导下的学生自主阅读、探究的实践活动,随着“以读为主”的教学模式深入教改实践,各级各类的公开课、观摩课上,执教教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第二课时的“精读”板块,而第一课时的“初读”板块就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一笔带过。所以,重视初读训练理应成为第一课时的重要任务。重视了初读,才能提高第一课时的时效。只有加强了初读教学,才能让第一课时的教学焕发光彩。那么,怎样才能落实初读训练呢?1.读出画面叶圣陶先生说过:阅读文章的第一步应是“通读全文”,“知道文章之大概”。在第一课时的初读阶段,必须要让学生从整体上感受课文的语言,让学生感知课文,从总体上领悟课文,对课文内容有一个大致地了解。如果是记事的,就要知道事情的大致经过,如果是写人的,就要大概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如果是说明性的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海教育》2017年05期
青海教育

调动学生初读课文积极性六法

在以讲读课为主的阅读教学中,初读是一个不可文的积极性,他们的故事也因此讲得十分精彩。缺少的环节。无论从基础功能、导向功能还是情感功能二、研讨标题来看,初读在阅读教学中都具有重要地位。然而对于这文章的标题有的简明易懂,意义浅显;有的则比较一环节的教学设计,在平时的教学实践中,往往没有引复杂,语义含蓄,寓意深刻。对于那些一眼看去不甚简起我们的足够重视。理想的初读应该是通过教师的巧单明了的课文标题,可布置学生在初读课文之后谈谈妙安排,处于如下状态:未读课文,已对课文产生了浓对标题的理解,会促使学生认真阅读课文,从课文中找厚的兴趣,使学生在读课文之前便有要一口气读完课到标题的含义,从而引发学生的阅读兴趣。文,了解其全部内容的强烈愿望;或是怀有通过阅读课如《比金钱更重要》一课的教学,在初读前我是这文解决某些问题的明确目的。怎样才能使学生具有这样设计的:“同学们,世界上真的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样的状态呢?根据本人在平时教学中的实践与体会,介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课外语文》2017年09期
课外语文

初读也需舞台

什么是初读?“初读就是教师在课堂上让学生初次接触课文的读”。笔者认为,这种观念只是对初读的一种狭隘的定义。事实上,初读的外延要远比其描述的宽广:从时间、空间上说,初读不只是课堂上的读,还应包括学生课前的预读课文;从量上来说,也不应该仅限于“初次”(初次即是第一次的意思),而是多次的读,具体次数因人因文而异。由此,我们可以说初读是学生与文本接触的开始阶段,是阅读教学的一个重要过程。认识了初读,我们就应该明确一下初读的目标。许多教师认为,初读的目标主要包括两点:一是正确、流利地朗读课文,即读通课文;二是整体感知课文,对课文有总体感觉,能大致读懂课文。笔者认为,“初读还应该给学生以愉悦、美感化的心态,生动而富有情趣的感受,强烈而明确的阅读期待”。怎样才能有效地落实初读的目标呢,让初读在阅读教学的大舞台上绽放光彩呢?一、重视预读初读既然包括预读,作为初读前奏的预读,必须受到教师的重视。预读是学生课前与文本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因其有不可控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育研究与评论(小学教育教学)》2017年09期
教育研究与评论(小学教育教学)

初读与精读:互融推进阅读教学——以白石范孝的《小狐狸阿权》单元教学为例

日本的小学国语教育一贯重视初读与精读,立足初读展开读书指导研究的更不在少数。20世纪中后期至今,受垣内松三和石山脩平理论的影响,日本小学语文阅读教学的单元教学逐渐形成基本的固定模式:通读—精读—味读。其中,通读包含三个要素:速读文章、注解疑难词句、领会作品大意,在此基础上发展为基于写和交流的初读感想,建立单元学习的预期目标。“精读”是对文本的细读。“味读”是在前两次阅读的基础上的一种发展阅读,具体形式与单元设定的学习活动相关。初读是通读的一个内容,通常教师会在通读阶段让学生交流初读的感受,可以是直接的口头表达,也可以是写了之后再交流。立足这一点,师生就能跳出为字词而读、为质疑而读、为求解而读的阅读桎梏。从阅读过程来看,初读应指学生在第一节课上的第一次阅读,即学生与文本的首次见面。因此,“一次性”就成了初读最突出的特征。重视初读就是重视、珍惜学生第一次新奇地读完后的印象、理解、疑问、发现、感想等。这些“念想”,有可能是与文本背道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课外语文》2014年08期
课外语文

初读课文,注重学生的学习习惯和能力

新语文课程标准关于第三学段阅读的标准明确提出:“能用普通话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课文。”“能联系上下文和自己的积累,推想课文中有关词句的意思,辨别词语的感情色彩,体会其表达效果。”对于一个小学高年级学生来说,已经经过四年的学习生活,应该具有相当的学习能力了,但教学实践中常常发现一部分学生初读课文阶段中收效甚微,甚至有少数学生连生字词都没有掌握,更别说能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课文,也不可能弄懂文章中的句子及课文内容。教学实践中,针对这种情况,采取从兴趣入手,常常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更重要的是培养了学生的学习习惯和学习能力。一、字词——竞赛识字,激发兴趣以北师大版第十一册第六单元《他发明了什么》一课为例,生字的读音和书写难度不大,但“械”字的读音有可能会读为“jiè”,通过小组竞赛边读边组词,达到纠正错误的目的,辨别“械”的字义:机械、器械中“械”是“器物、家伙”的意思;缴械、械斗中“械”是武器的意思。一字多义的汉字很多,由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