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煤价上扬 煤电联动呼声高 启动难

目前煤炭销售价格每吨普遍上涨了20-30元,个别的达到40元,似乎已经达到了实施煤电联动所必需的涨幅。“现在,电力企业通过加强管理等手段将成本压到了极限,但一味地在内部消化吸收,企业的发展肯定会受影响。”2月1日,中国华电集团的一位人士向记者呼吁。“煤价目前涨幅已超过启动煤电联动的必要条件。目前普通煤价每吨平均在300-400元,平均涨幅已达8%左右。而现在距离上次电价调整已经超过半年,按照煤电联动实施方案,在6个月以上的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内,若平均煤价比前一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则要求相应调整电价。应该是实施煤电联动的时候了”。煤份平均上涨30元日前,2007年全国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汇总会议在广西桂林落下帷幕。虽说此次会议已不是由政府主导的煤炭订货会,但其产运需衔接的作用似乎更加突出。据了解,此次会议录入合同总量约14亿吨,跨省区合同量大大超过了国家发改委文件中7.38亿吨框架方案的调控目标。此外,铁路运力衔接安排7....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广西电业》2011年07期
广西电业

走出当前煤电联动困局的一些思考

众所周知,煤电联动是国家调控电煤价格和用电价格的手段。本意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煤电双方的矛盾,但在近几年的实际运用中存在着诸多弊端,并未发挥出其良好的调控水平。一、煤电联动是行政干预市场的临时性安排,存在先天不足煤电联动政策始于2004年年底,规定以不少于6个月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周期内平均煤价较前一个周期变化幅度达到或超过5%,便将相应调整电价。这一政策旨在解决由于煤炭完全市场化以后,煤炭价格不断上涨使得火电企业产生严重亏损难以为继的问题,实质上是在电力体制彻底改革前解决新生矛盾的一种过渡性安排,从过往实施的效果看,每一次上调电价,都只是使得火电企业得以暂时喘息,而后煤炭再涨价再被迫提电价,如此循环往复,陷入怪圈。成本传导是市场经济常见的现象,传导是否能实现是由消费终端决定,由市场说了算,但是电力作为特殊商品,影响到社会生活和国民经济方方面面,受到政府管制以便实现一定程度的可控在控,煤电联动政策实质上起到了代替市场来完成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北水力发电》2008年04期
湖北水力发电

缓解电企危机 煤电联动呼之欲出

2008年7月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公告,为缓解煤炭价格上涨的影响,适当提高发电企业的上网电价。一发电企业负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节能与环保》2006年07期
节能与环保

煤电联动须防止“监管俘获”

美国经济学家施蒂格勒在上世纪60年代对电力行业做了一个经典的研究。他发现,凡是实施电力监管的美国各州,电价比没有监管的各州还高。他提出“监管俘获”的理论解释这种现象,即垄断厂商把监管当局和政府俘获了,监管当局成了维护垄断厂商利益的工具。事实上,国内的许多垄断企业但凡提改革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06年08期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煤电联动之后

新一轮煤电联动千呼万唤,终于从6月30日开始实施。尽管此次调整幅度低于电力企业的预期,也低于原测算方案,但电力企业总算长长出了一口气。然而,随着联动方案的出台,舆论各方仍是一片嘘声,国家的有关价格调整政策,似乎还很少遭遇过如此大面积的质疑。特别是正值《反垄断法》已进入立法程序,中央关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举措出台,各种声讨意见更显得来势汹汹。在业内人士看来,很多批评意见未免有些不得要领。例如,有媒体算了一笔账,认为近年来电力工程降低造价减支1400亿元,两次煤电联动增收1600亿元;因此,电力行业已攫取了3000亿元的额外利润。当然,这样的批评并没有计算近年来设备和燃料大幅涨价的因素。还有人挖掘出了一个“典型案例”,某倒闭电厂的一个抄表工,一天只抄四次表,年薪高达10万元,以此说明人工成本畸高是电力行业利润微薄的主要因素;只是电厂一般并没有抄表工,而且在电力行业普遍严格的绩效考核制度下,这种例子究竟有多大代表性?多少有点儿像天方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改革》2005年06期
中国改革

“煤电联动”难在何处

“电荒”牵出“煤电联动”一场建国以来罕见的“电荒”在2004年夏天浸淫了中国工业重地长三角地区。在这场电能浩劫中,浙江省遭受了高达1000亿元人民币的直接损失;洞庭湖两岸的湖南和湖北两省也分别承受了230亿和180亿的经济代价……。来自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资料表明,2004年,全国共有27个省级电网拉闸限电,仅国家电网公司系统就拉闸限电80多万次。而专家测算,如果从2000年开始计算,5年来“电荒”给国民经济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已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然而令人更加不安的是,昔日为非作歹的“电荒”,或许会随着2005年酷夏的到来而再度上演黑暗的一幕。在广州,一波接一波的电力红色警报出现在所有媒体上,因为,目前广州地区实际电力需求480万至500万千瓦,而该市所有可供电力加起来只有420万千瓦左右,缺口达至60万至80万千瓦。在重庆,刚刚过去的第一季度电力就留下了50万千瓦的缺口。“今年电力缺口将在2500万千瓦左右”。“2006年全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