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家族企业的进化式传承

文冯媛时至今日,“进化”这个字眼在学界已经越来越不受待见,我想大抵是因为社会发展的律动常常让人感到困惑。无论是一种文明,还是国家、社会、组织,抑或是政治、经济乃至整个人类,均无法证明进化究竟是始终沿着一条直线向上运动,抑或是围绕一个中心往复运动,还是周而复始进行圆周运动。反观历史,我们会注意到每跨越一个时期,社会生活会阶段性发生影响深远的重大变化,包括文明的、文化的、政治的、经济的或技术的变化,比如战争、新的政治领袖、文化革命、蒸汽机、电、互联网、青霉素……经济现象中的变动有些是发生在既定轨道内的连续变化,这通常是为了连续地适应变化进行的数不胜数的微小改进,属于一种静态变化;也有很多的变动是突破传统路径既有框架的“颠覆性”变化,属于非连续的“动态变化”。而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认为当传统生产方式出现“颠覆式”变化时,经济面对的问题才属于发展问题。而所谓“发展”,应该不是外界强加的,而是经济自行产生的,是内生的变化。因为任何一个内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家族企业》2019年01期
家族企业

家族传承的意义

作为二代来说,传承是一个逃不开的话题。什么才是好的传承?什么才是传承的意义?在座二代企业家有不同的角度和经历,可能想法和理解也都不一样,我来谈谈我的理解。我和我父亲其实有很多相爱相杀的故事,被很多媒体报道过,也被很多媒体标题党过。我想借这次机会澄清一下,在我们民营企业、家族企业的背后是什么?是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传承问题和情况。之前有一篇文章叫“富二代接班”,标题很尖锐,写我被父亲召回企业又赶走。其实文章里面有一段说得很对,改革开放40年来,面对家族企业传承,我们中国的民营企业确实没有找到一个标准方法和答案。我2008年回到家族企业,回去之前我在一家央企工作。我当时对回归家族企业没有特别的准备和想法,我觉得当下的工作很适合我,但是因为父亲来劝说我,我还是回去了。我认为回到家族企业帮助父亲,是我这代人对于家族的责任。我与父亲在整个工作相处的过程中经历了三个阶段:蜜月期、平淡期和逆反期。从我父亲的角度来说,他叫我回到家族企业可能只是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家族企业》2019年01期
家族企业

香港家族企业专场分享

从左至右依次为:王峰、王本义(Benny Wong)、余在启、杜勋明(Robert Dorfman)、金乐琦;王峰为主持人。香港是一个中西文化交汇的地方,可谓集西方与东方的传承文化于一身。西方在家族企业中,普遍实行控股权与管理权分家,而中国自古以来强调血脉延续,以及诸子均分等观念。成就不凡、富过百年的香港家族企业无一不善于把西方的传承系统结合东方的传承智慧,作最有效的发挥。那些优秀的香港家族企业如何能够屹立百年不倒,甚至把祖业发扬光大,与时俱进、为家族企业注入现代企业的经营活力。他们在家族传承和企业经营方面,有哪些秘诀?2018年12月10日下午,由《家族企业》杂志与香港科技大学陈江和亚洲家族企业与创业研究中心共同主办的香港家族企业平行论坛上,四位家族代表为大家带来了精彩的分享。圆桌嘉宾家族背景◎余在启余仁生贸易(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余氏家族第五代长子具有139年历史的余仁生背后是余氏家族的曲折发展历史,在经历第一代的拓荒...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家族企业》2019年Z1期
家族企业

为什么家族企业有时会做出看似对家族不利的决定

即使是非家族企业,也可以从超越自身直接利益的思考中获益。烘焙豆巨头布什兄弟公司创始人A·J·布什(A.J. Bush)如果家族企业过于狭隘地专注于后代的福祉,那么布什兄弟公的故事,给研究家族企业决策的人带来了一些困惑。司为什么还要“庸人自扰”,去帮助与自己的家族不沾亲不带布什在田纳西州乡村有一家商店,他在柜台后面放了一故的人呢?毕竟,鞋盒里的钱本可以留给布什的继承人,而不只装满现金的鞋盒。“他有一个政策:鞋盒里总有钱,留给是留给那些需要鞋子的当地孩子。没有足够的钱买鞋上学的孩子。”凯洛格商学院(Kellogg在克雷格看来,这表明人们的惯常想法中缺少了一些东School)家族企业中心(Center for Family Enterprises)西:对家族企业关心自己创造的更大社会利益的认知。克雷项目主任贾斯汀·克雷格(Justin Craig)说。当布什兄弟公格在与巴鲁克学院(Baruch College)的斯科特·纽伯特司成长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家族企业》2019年04期
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忠诚和能力 并非二选一

在选人用人方面,家族企业似乎经常会面临一个选择问题:忠诚和能力哪个更重要?在做出判断之前,最好还是回到这个问题的本质:家族企业的发展需要不断地雇用并留住合适的员工。与那些非家族企业的领导者不同,家族企业领导者总是期望他的企业像他的家族一样能够永续经营下去,“打造百年企业”甚至成为每一个家族企业的口号和心声。为了实现这样长远的想法,家族企业领导者自然希望那些重要的员工是忠诚的,对企业始终不离不弃。事实上,忠诚的员工不仅流动性比较低,能够承担工作压力并表现出对工作的满意感,更重要的是,忠诚的员工愿意融入到家族企业中,而长时间的工作也使他们更了解家族企业的文化,在一些关键事件和重要发展节点上,他们能够自觉地与企业保持一致,这种内心的和谐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可以说忠诚是种个体美德,但遗憾的是,忠诚并不能成为企业的用人原则。家族企业需要知道,员工的忠诚是可以获得的,但不是要求来的。也就是说,忠诚作为一种情感,是可以后天形成的。因此,不能将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家族企业》2019年05期
家族企业

“四实而飞”:观大美、品真味、觅传承——《家族企业》杂志创刊四周年日本游学记

次日本游学活动。其中,我们已经带领企业家游学团六度参访日本老铺,倾听老铺掌门人分享百年传承的匠心故事。2015年4月8日《家族企业》杂志正式创刊,一个聚集家族企业传承的平台由此诞生。帮助家族企业家族永续、基业长青是《家族企业》杂志的终极诉求,如何从想百倍到想百年?如何从造富到造福?如何让新钱变老钱?为此《家族企业》杂志在平台上聚合了家族企业领袖、新生代企业家、专家学者、专业机构,只为全新出发,共同学习思考,共同探索实践。四年来,在这个平台上,通过调研我们走近这个群体,在面对面和近距离的接触中,我们不断还原“创一代”、“富二代”这些被标签化的群体,看到他们鲜活的个性和真实的需求;在采访报道、《传说》视频演讲、《40年40个家族》音频节目中,我们通过全方位的媒体界面向社会呈现和传播这个群体;基于传承的需求,我们为两代人设计构建或者专属定制了海外游学、国内参访、传承2019年4月8日,《家族企业》杂志四周岁生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