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谈宋代楼台游记散文的议论化

在我国卷帙浩繁的古代散文中 ,楼台游记散文如一条涓涓溪流。它源源不断 ,顺流而下 ,到宋代出现了议论化的倾向。如被称之为“传奇体”的《岳阳楼记》 ,名为“记” ,而实为“论”。作者范仲淹借为岳阳楼作记 ,阐发出“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的“悲喜观”和“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乐观”。曾巩的《墨池记》题小意深 ,词近旨远 ,借王羲之在书法上的卓越成就并非“天成” ,进而推论出后之学者“欲深造道德” ,则更要努力学习。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题为游记 ,但主旨并非记游。作者把记叙和议论巧妙结合起来 ,借以阐明其治学见解。苏轼的《石钟山记》则通过对石钟山命名的研究、考察 ,反面立论 ,否定“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的作风 ,提出对一切事物都应该经过考察、验证后下结论的主张。宋代文士们在楼台游记散文中或借题发挥 ,或因事说理 ,议论风生 ,一时蔚然成风。这一文学现象 ,在我国古代文学史上特别引人注目。为什么宋代的楼台游记散文会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明清小说研究》2001年04期
明清小说研究

《西游记》及其作者与盱眙

关于《西游记》作者的问题,迄今为止,学界尚未有一致的意见。沈承庆先生不久前在其新著中提出,《西游记》的作者是李春芳,而非吴承恩①。至此,关于《西游记》作者的争讼,看来基本上是集中在吴、李二人身上了;这吴、李二人又都是“江淮之人”,则《西游记》如前人所说“出淮人之手”这个格局基本可定。那么,在吴、李这两个“淮人”中,又究为其谁?笔者近日细读《西游记》,发现《西游记》与盱眙关系甚为密切,非同一般,由此认定《西游记》作者不管姓甚名谁,必是一个十分熟悉盱眙,熟悉盱眙的山水风貌、方言俚语、风土人情的人士;反过来,就可以将对盱眙熟悉与否,当作判认《西游记》作者身份的一个极具份量的砝码。兹证之如下。 一、《西游记》对盱眙实地实景叙写的独特性 ’ 《西游记》写到盱眙的是在第六十六回。孙悟空为解小西天之困,在日值功曹的建议下,去盱眙埃城(泗州。离盱眙县治二里,隔淮相望。清康熙19年因黄河夺淮而淹没,今存水下,现为盱眙正在开发的旅游项目)求助于神通...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01年04期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

《马可·波罗游记》新探

马可·波罗与他的故事《马可·波罗游记》 ,早已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了。然而 ,国际“马可·波罗学”已经形成了两种相互对立的观点或看法 ,即肯定马可·波罗到过中国的“肯定论者”和怀疑马可·波罗到过中国的“怀疑论者”。学术界大多数学者 (包括国外学者 )都认为马可·波罗到过中国。然而有一部分学者特别是国外学者一直持怀疑态度 ,1995年英国学者FrancesWood博士的《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 ?》一书就是其中的代表。解决马可·波罗问题的出路在哪里呢 ?关键的一点就是不能只躺在《马可·波罗游记》上去研究所谓的“马可·波罗学”。其实 ,“马可·波罗”这个名字不一定是指某个特定的人 ,而是指当时的一批东西方交通的开拓者。“马可·波罗”就是他们的代名词。《马可·波罗游记》就是他们当时历险经历的总结。对于马可·波罗和《马可·波罗游记》的研究 ,大多数的学者从谨慎角度出发 ,基本上同意或者承认马可·波罗到过中国 ,也相信《马可·波罗游记》的真实...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学术月刊》2001年08期
学术月刊

《西游记》与《心经》

《西游记》与佛教的关系 ,清人的评论虽能注意到作品的宗教意蕴 ,但牵强附会 ,今人多不信从。鲁迅《中国小说史略》指出 :“评议此书者有清人山阴悟一子陈士斌《西游真诠》(康熙丙子尤侗序 ) ,西河张书绅《西游正旨》(乾隆戊辰序 )与悟元道人刘一明《西游原旨》(嘉庆十五年序 ) ,或云劝学 ,或云谈禅 ,或云讲道 ,皆阐明理法 ,文词甚繁。然作者虽儒生 ,此书则实出于游戏 ,亦非语道 ,故全书仅偶见五行生克之常谈 ,尤未学佛 ,故末回至有荒唐无稽之经目 ,特缘混同之教 ,流行来久 ,故其著作 ,乃亦释迦与老君同流 ,真性与元神杂出 ,使三教之徒 ,皆得随宜附会而已。”① 鲁迅之后 ,研究者们大多不太重视《西游记》与宗教关系的研究 ,似乎《西游记》与宗教并无瓜葛。其实 ,无论是就《西游记》的题材来源而言 ,还是就《西游记》的实际描写而言 ,《西游记》与宗教特别是佛教均有不解之缘 ,探讨《西游记》与宗教的关系 ,可以加深对作品的认识和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新闻与写作》2001年02期
新闻与写作

怎样写好游记

游记要写好,一落笔就不能忘记自己的存在,不但要用第一人称,而且“我”是景中的我,景是我心中的景。一切都应是自己独特的感受。第一,要写出自己独特的时空世间的万事万物,无不随着时空的变化而变化,只不过有的变化快,让人能感受得到,有的变化慢,让人难以察觉;有的是我们不去注意,似乎感觉不到变化,一经注意,才发觉变化不小。比如我们自己,昨天与今天相比,不是特殊意外,从外表上看不出什么变化,其实今天的我已不再是昨天的我,肯定地长了一天。若就人的思维来讲,一秒钟前与一秒钟后都是不一样的。因此,作为游记作者,就是要善于观察和捕捉景观在时空中的种种变化,写出自己独特的感受。首先要写出独特的游览时间。从大的方面讲,一年有四季之分,一天有昼夜之别,还有清晨与傍晚不同等等。春天花红树绿,冬天雪花纷纷;白天景致分明,夜晚朦胧星稀;同是一座亭子、一座小桥、一棵树、一叶草,都随时间的改变而呈现出景色的差异。范仲淹在《岳阳楼记》果曾有两段精彩的描述:若夫霪雨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01期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近年来《西游记》研究的成绩与问题

20 0 0年 10月 ,笔者有幸参加了第三届全国《西游记》文化学术研讨会。会议围绕运城高专李安纲教授的“西学”观点展开热烈的讨论和争辩。笔者认为这种讨论和争辩是有益的 ,对于总结近 10年国内《西游记》文化研究的成绩 ,端正今后《西游记》研究的方向都有裨益。李安纲教授的《西游记》研究 ,主要内容有二 :一是该书的作者问题 ,认为“绝不是”吴承恩所作。二是《西游记》一书的性质 ,认为是道教金丹派学人以象征手法阐释人的性命修炼过程与目标 ,是阐发“明心见性”理旨的作品。关于第一点 ,由于没有确证 ,至今难成定论。关于第二点 ,学者们争论尤多 ,大会发言呈各持一端、互不相让之势 ,形成了百家争鸣的局面 ,体现了充分的学术自由。在此 ,笔者只就《西游记》一书的性质、《西游记》研究应走向何方的问题 ,谈谈自己的浅见。首先应该肯定的是 ,李安纲教授从宗教文化学角度对《西游记》所作的研究是有成绩的。他在明清道士对《西游记》书中人物与故事诠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