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在过程——考察美国建筑教育的启示

1998年6月,我有幸随中国建筑教育代表团赴美考察,其间,接触最多的一个词是“建筑”(Architecture),而我感触较深的则是另一个词:“过程”(Process)。这里说的主要是指美国一些大学建筑院系对建筑教育过程的重视。有关其“过程化”的建筑教育特点及其教学(主要是设计教学)方法,给我们留下了新鲜、难忘的印象。大家知道,对建筑学专业来说,教师指导学生进行建筑及其设计训练,一般都有一个从构思、定稿到完成正图的全过程。最后学生以完成“一纸”正图为目标,教师也以学生的“一纸”正图定成绩。这样,学生学习建筑的孰好孰坏,其水平的孰高孰低,能力的孰强孰弱,主要就看这“一纸”的结果而论。对于设计初步课的教学,更是着眼于纸上训练和着重于图面效果。多少年来,这种教学模式代代传承,几成定势,对其优缺点的全面评价姑且勿论,但是,它所表现出来的“轻过程而重结果”的倾向,却是十分明显的。使人感兴趣的是这次我们在美国所看到的另一种建筑教育倾向。它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华中建筑》1980年40期
华中建筑

关于21世纪的中国建筑学教育发展的思考

1中国建筑学教育走向世界的背景与趋势中国建筑学教育走向世界是众望所归与大势所趋。8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建筑界在较为困难的环境下以超前意识开始了与国际建筑学教育的接轨工作。起步是在香港大学建筑系的协助下,从争取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对我国几家老建筑院校的建筑学教育认可开始,在这一背景下,扩展而来的是全国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的开展。1990年6月中国高等学校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委员会成立,中国8所高等学校在原有基础上为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作了大量的准备和调整充实工作,中国高等院校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委员会分批对有关学校派出了专家视察组,英国、美国、澳大利亚、香港等学校派了观察员,对各校建筑学专业的师资情况、设备条件、校舍环境、教学计划、教育质量、学生水平、教学管理、办学特色等,进行了全面的检查与严格的考核,从评估委员会的专家视察到观察员了解,普遍认为8所学校的教育质量是中国一流的,并各具特色,符合建筑教育的国际标准,先后获优秀级通过。[1]到1...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建设教育》2008年12期
中国建设教育

计算机信息技术与建筑学教育

计算机的产生毫无疑问是人类文明的一大进步。随着个人计算机即PC的出现,计算机更是进入越来越多的行业,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建筑设计领域。当PC还是286的时候,有识之士们就开始尝试着利用计算机来绘图,Basic语言等编程工具成为建筑学学生的学习课程之一。90年代中期,专业公司开发的软件不再要求使用者具备专门的计算机知识,只要会使用就可以了,这大大降低了计算机使用的门槛。计算机绘图变得简单易行,计算机辅助建筑设计的能力也有了长足的进展。正如煤气灯、煤油灯取代了蜡烛,电灯又取代了煤气灯一样,这种变革是不可逆转的。今天的建筑设计院或者事务所已经不再有“描图员”这一岗位,建筑师们也很少再用丁字尺和三角板绘图、设计了。虽然在实际工作中计算机已经成为建筑师非常重要的工具,但在建筑学教育领域,尤其是基础教育阶段,计算机强大的功能和简易的操作性却使我们产生了新的疑虑:计算机能否彻底取代丁字尺、三角板?在建筑学教育中,是否应引入计算机信息技术呢?我们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建筑教育》2008年01期
中国建筑教育

建筑学教育中的“双截棍”

在建筑学教育中.有两个基本的端口.一端是"社会现实另一端是"个人实现"。前者推衍细化出各类法定的设计规范.通用或者共谋式的行业范式.根基沉厚的专业成见.社会性的公共知识.民间的集体习俗.资本时代所建构的空间经济学规律■政府部门的政治意图与生态圈的平衡法则等等:后者则与个人对社会现实的批判.冲破成见束缚的企图.对自身所重视事物的推广.向往自由的本能冲动等等联系起来.需要指出的是,这里谈到的·个人实现■不是赚大钱.住豪宅.坐名车.拥美女等被当下商业社会批发的所谓'理想",而是指个人成长过程中逐步建立的基于自己对生活与社会完整看法的内心愿望。前者形成了建筑(学)的集体性特征,后者形成了建筑(学)的个人化魅力。 . 如果没有对社会现实的深入洞察.那么建筑学教育培养出来的只是图面建筑师.空想主义者.是只能想与说的“无用"之人.始终与社会保持着相互看不顺眼的冷距离:如果没有对个人实现的执着.那么建筑学教育培养出来的只是没有自我意识的社会机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吉林建筑设计》2004年03期
吉林建筑设计

建筑学与艺术设计

翻开建筑史和工艺美术史,我们会发现这样一种现象:建筑学这一有着悠久历史的专业学科与许许多多的艺术设计门类如:纺织品、工业产品、家具设计等,存在着某种不容忽视的紧密联系。文艺复兴巨匠米开朗琪罗、达·芬奇、拉菲尔,以及其后的贝尔尼尼等等,历史上的许多艺术家都曾涉足建筑设计领域,并有很高的建树。即便是在近现代,马克斯·比尔(建筑师、设计师、画家、雕塑家)创建的“乌尔蒙设计学院”(,950年)、格罗皮乌斯的“包豪斯学校”,都不仅在建筑设计,还在多方面的其它艺术设计领域开展了广泛的研究和创作活动。二十世纪西方,几乎所有的艺术设计运动(如:欧洲的艺术与手工艺运动、现代运动、后现代主义等),建筑学在其中都起着某种举足轻重的作用,“建筑学为设计提供的思想家遍及20世纪”【1]。引导现代西方艺术设计新思潮的许多团体如意大利的“Arehizoom联合会”、“超级工作事”、“全球工具”、英国的“Arehigram”、“NATO(今日叙事体建筑)”、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建筑学报》2018年10期
建筑学报

华黎的在地建筑:一种对建筑学基本问题的回应

华黎的建筑是对建筑学基本问题的回应。他的建筑既没有花俏形定的空间条件和场地条件创造艺术作品。式的炫耀,也没有对文化象征的向往,或者对“中国性”的迷恋。在根据这一定义,我们或许可以将华黎的“在地建筑”称为“特定华黎的建筑中,人们感受到的首先是建筑的物质性、建造性、空间性场地的建筑”(site-specific architecture),它既是对自身场所的塑造和场所性,其次是他对这些问题的价值判断和诠释,以及由此而产生和经营,也是对其所在场地的介入和回应。但是,本文无意仅从“特的非同一般的建筑品质。另一方面,场地和场所似乎在华黎的建筑中定场地的艺术”的角度看待华黎的建筑。建筑终究不能等同于艺术,具有某种特别的地位。在最近杭州举办的“观点”讲座中,他将自己建筑的表达需要面对自己的基本问题。换言之,如果“在地”是华黎的建筑思考概括为《场地|场所》(Place&Place),这是一种基于场地建筑中一个更为首要的问题——在这方面,位于云南...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