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风病中医康复方案临床验证440例效果分析

“九五”期间,在王永炎院士领导下,我们完成了“中风病中医康复方案”(简称“方案”)的起草制定工作,并于1997年在北京WHO合作项目研讨会上讨论通过。该方案在总结传统中医康复治疗技术及中风病理论研究、临床与实验研究的基础上,引进了西医学和康复学对中风病功能障碍的评价标准与方法,较好地规范了中风病的中医康复治疗。从1999年1月~2005年10月,我们进行了临床验证工作,现报道如下。1临床资料1.1病例选择本项研究所选择病例均为1999年1月~2005年10月在邢台市人民医院康复科住院治疗的急性期中风病人,均经CT或MRI确诊。脑出血组病人180例,其中男性106例,女性74例,平均年龄(56·6±6.9)岁;脑梗死组病人260例,其中男性150例,女性110例,平均年龄(58.8±8.7)岁。脑出血组病人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90例,脑出血部位在基底节、脑叶、丘脑(除外小脑、脑干、脑室等部位出血),出血量60mL;脑梗死组病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中医药》2007年04期
黑龙江中医药

对小中风之管见

中风为中风的讯号,以反复发作为其特点。因中风病发,症情较重,轻则致残,重则丧生。尤其是卒中昏迷而程度较深者,预后多不佳,虽经救治,而后遗症多不能短期内恢复,且有复发的可能给社会和家庭带来不幸。故此,与其治疗于既中之后,不如预防于未中之先、(即小中风阶段),余谓小中风才者,及中风之联兆也。不揣荒廖,也陈管见,不妥之处敬请斧正。1概说小中风,首见于《杂病源流犀烛·中风源流》:“又有小中.小中者何,其风之中人,不至如脏腑血脉之甚。止及手足者是也,若遇小中证,切不可用正风深切治之,或至病反引而向里,只须平和之剂调理,虽未必为完全,亦不至有伤性命也,若风病既愈而根株未能悉拨,隔一二年或数年或再发,发必加重,或至丧命。”晚清中西汇通派张寿甫明述:“不知凡病之来,皆预有联兆,至脑充血症(中风),其联;眨发现实较他证为尤显著,且有在数月之前,或数年之前,而联兆即发璐者”。所以小中风乃中风的前躯症,如能及早防治,终止病情进展,免而为中风之度。2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疆中医药》2007年06期
新疆中医药

中风预防浅谈

“中风”又名“卒中”,发病急而重,病后痊愈者很少,常遗留下严重的语言、智能、运动等功能障碍,一旦中风,轻者瘫废,重者猝死。《医门法律·中风门》说“:中风一证,动关生死安危,病之大而且重,莫有过于此者。”因此,对中风病应重在预防。古人提出的“不治已病治未病”理论,对中风病的防治有着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中风病,发病虽急,但其形成与发生往往是其始甚微,其成也甚微,中间有一个较长的发生发展过程,但也有少数突发者。因此,应该说它是可以早期发现而事先预防的。1中风先兆必须认识要预防中风首先要认识它的先兆症状,中风的病机从标来说,可因于气、火、痰等,而究其根本,乃肝肾之亏损。肝肾日渐亏损的过程,在外必有征兆可以观察,所谓“有诸内必形诸外”。中风病机从邪气之标来说可由气、火、痰等多种因素引发,故先兆表现复杂多样,非止一端,因而对它的认识、掌握应不厌其详,以避免或减少临床漏诊。对此,古今医籍不乏记载,可资借鉴研究。如《素问·生气通天论》有“:汗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07年01期
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

中风病治验浅析

中风病,起源于《内经》,其病名有大厥、薄厥、仆击、偏枯、痱风等,以突然昏仆、半身不遂、口舌歪斜、言语謇涩或不语、偏身麻木为主要表现。本病多见于中老年人,四季均可发病,但以冬春两季为发病高峰,是一种发病率高、病死率高、致残率高、严重危害人民健康的疾病〔1〕。本人长期从事中医脑病工作,在继承前辈宝贵经验的基础上,形成了对本病发病、病因病机、辨正立法、选方用药等方面较为系统的认识,以此指导临床工作,取得满意疗效。现将其总结如下。1病机复杂,本虚标实,本虚为发病基础本病起病突然,病程较长,属危难重症。长期的病变过程产生复杂的病理机制,或邪实为主,或本虚为重,多种“实邪”同时并存,相互作用,“正虚”涉及多脏腑功能的减退。因年老之人,精气渐亏,脏气渐衰,如经云“年过四十,阴气自半”,肾主骨生髓,肝肾精亏,无以生髓,精亏髓减。正虚邪恋,络脉空虚,风邪乘机入侵;或由饮食不节,劳倦内伤,情志过极等因素,引起气血逆乱,上扰脑窍而发为本病。总之,正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吉林中医药》2007年03期
吉林中医药

中风诊疗纵横谈

中风乃中医内科四大难证之一,古今医家研讨众多,江山代有人才出,各有卓见,值得临床医者细加研读,并结合临床实践和研究体会加以发挥,以服务于中风病人群,其善莫大焉。现就个人二十余年的学习心悟和临证体会介绍如下,供同行共同研讨。1中风病名界定导入西化现行通行的中风病名界定十分明确,仅限定在脑血管病(脑出血、脑梗死等)这一狭义范畴之内,而有悖于内、难、伤寒及唐宋中医文献论述及界定的宽泛概念,限定于五大主证而在实践执行中多以颅脑CT的结论去定名中风,这可能是极力制定者们没有虑及的。究其原因,关键还是“西风”正劲的时代。目前,中医面临最大的问题还是自身衰退、信心不足、缺乏保障机制而无奈西化(十分普遍与严重)等诸多方面。在这种“名正”诱导和西化临床双重作用之下,必然导入狭闭式的思维之岐路,难以求得突破亦是自然中的必然,步入验证中医的老路亦是必然。多少国内中医博、硕人才去做低水平的设计,高指标(西化指标)的验证,结论难以服务于临床应用,最终陷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光明中医》2007年06期
光明中医

中风病的临床防治与康复

中风亦称“卒中”、“偏枯”,古称内科四大难症之首。属现代医学的急性脑血管病范畴,是当今我国死亡率最高的三大疾病之一,其发病率高,致残率高,合并症多及治愈率低等特点,为中老年人常见多发的难治痼疾,现就有关中风的临床防治与康复问题概述如下:1综合预报,有效预防治中风年龄在40岁以上有高血压、脑动脉硬化或患有糖尿病、高血脂症、高粘血症的患者如果出现下列情况应高度警惕是否为中风预兆,应积极采取措施,防止发展为中风,概括起来有下列常见的先兆:①无明显原因出现头晕、身困乏力、神志恍惚;②自觉突然舌头阵发性发硬,言语不利、饮水发呛;③阵发性耳鸣、耳聋、耳内时觉风响;④时有口角流涎水,口角抽动或麻木;⑤自觉走路轻浮,走路不稳,脚下如踏棉絮;⑥一侧肢体无力,麻木或抽搐。2关于预防中风的措施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2.1认真防治高血压和各种动脉硬化是对中风的最有效预防:因为动脉硬化是发生中风的基础,而高血压病、糖尿病及高脂血症均可致动脉硬化,直接与中风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