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两性政治参与的同与异——从女性主义角度看浙江农村的村民自治

一、视角与方法目前国内外对中国村民自治的研究很多,但从两性比较角度研究的却很少,专门从女性主义角度研究农村女性政治参与的也不多见。国内多数学者进行的“性别中立”(或混合性)研究,把两性的政治参与作为一个整体来研讨。曾有西方学者涉及中国农村女性的政治参与,如加利福尼亚大学的肯特·詹宁斯在中国农村做的调研,正是着眼于女性与男性的比较。他在“中国农村的性别与政治参与”②一文中,主要探讨了中国农村女性的政治参与和男性的差异,但他的比较是跨国度的,③而就中国农村女性在具体参选过程中存在的性别特征未曾涉及。罗森·斯坦利对中国女性参政的研究则侧重于女性在高层领导职位中与男性的差异,如女性在中央政治局中所占的份额比较,二十年前和当今的比较,女性在人民代表大会中占的数额比较。④但这不是在中国农村女性的层面上研究女性政治参与。本文从女性主义的理论视角出发,关注农村女性政治参与的性别特征。选择这一视角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在基层民主政治实践中,农村女性不...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社会观察》2003年03期
社会观察

女性主义:越界的挑战

女性主义在当下的社会文化中似乎已是耳熟能详,但也是最多错觉、最易发生误会的场域。很多人把女性主义认作仅仅是女性为了自己的权益而进行的斗争,目的是为了改变自身在男性社会里的不利地位和处境,这当然也是一个大致不错的理解,却远不是女性主义的全部。事实上,当代西方的女性主义远较这样的理解复杂深刻,它不仅为争取自己的权益而斗争,同时还要改造男性中心的社会结构与文化。它的存在和发展,所显现出的鲜明的越界挑战的姿态及共成果,已然成为当今西方知识生产和社会变动中不可忽视的方而。这种状况还扩展到了西方以外的地方,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着影响—因此,可以说,女性主义不仅是关乎女性的,也和男性、全人类的知识建构、社会发展密切相关。词义来源在英语里都是feminism。迄今为止,西方女性为争取自身权利的斗争虽未结束,但相对平缓.而作为一种“理论”的女性主义,在后结构后殖民的时代里则显得更为活跃和富于创意.女性主义理论与男性大师 事实上,女性主义白诞生之日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03年05期
文艺争鸣

自陷囹圄的女性主义

从来没有哪一种主义像女性主义这样处境尴尬,她以挑战男性中心的一切现存秩序起家,斗争了很久很久,却又渴望厕身其中,于是她的抵抗一直伴随着不被对手接受的焦虑,也伴随着无法赢得潜在同伴的支持的孤寂。这双重的难堪主要由其自身的缺憾所致,反思这种缺憾对中国处境中的女性主义尤有必要。性别依赖无论是要求平等地进入现存秩序还是摒弃和改造它,也无论属于何种体系和派别,女性主义的基本宗旨是一致的:在社会政治领域强调“解放”和“自由”基础上的社会进步,强调自我实现前提下女性对社会的贡献;在精神创造领域则强调女性争取话语权,社会真实地对待女性,女性也真实地对待自身。但如何做到这一步,则既无统一的可操作规则,亦无一致的明确途径。在文学艺术活动尤其如此。女性主义对历来主流批评中的女性偏见非常警觉,深刻认识到他们有意无意地把女性性别当成先决条件来评判女性的创造活动,必然是不公允的。可是,女性主义在颠覆男性中心的价值观念时,也存在着性别依赖。性别固然是女性主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15年01期
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

论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在21世纪的新发展

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理论在20世纪60—70年代的西方第二波女性主义运动时期经历了一次重要发展,它试图将激进主义女性主义对父权制的批判与马克思主义结合在一起,以推进当时的女性主义理论与实践的发展。然而,女性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这次结合常常被称作“不幸的婚姻”,主要原因在于这些理论自身面临着一些无法解决的矛盾。20世纪80年代,随着第二波女性主义运动的衰落和第三波女性主义运动的兴起,也由于马克思主义自身在这一时期所面临的理论和政治危机,[1](P363-364)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理论的发展一度陷入低潮。第三波女性主义运动中的主流被称为后现代主义女性主义,它并非是同第二波的自由主义女性主义、激进主义女性主义和社会主义女性主义等流派共存的一个流派,而是一种颠覆性的话语,以颠覆第二波的女性主义理论为其存在的目的和基础,它代表了一种新的话语的崛起。[2](P59)然而,进入21世纪以后,后现代女性主义理论自身也面临着发展困境并受到诸多质疑,而...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英才高职论坛》2008年03期
英才高职论坛

中东女性主义的特点:以埃及、伊朗为例

在西方人眼里,中东妇女一直被看作是“沉默者”或传统习俗的受害者,[1][p.1]伊斯兰教被看作是“厌恶女人”的宗教,虽然历史上偶有女性统治者或政治家出现,但这并不能改变中东妇女作为一个整体的“不可见性”。女性主义源于妇女自身的现实生活,[2][p.160]是妇女对自身问题的思考,及其对妇女问题的解决。很多西方的女性主义学者都曾断言,中东并不存在女性主义或女性主义运动。这一观点既是“西方中心论”的产物,同时也反映了她们对“女性主义”认识的片面性。归根结底,女性主义政治的本质是一种性别压迫意识,[3][p.16]其目的是实现妇女解放,这是之所以被称为“女性主义”的根本。不同的女性主义类型的存在源于妇女所处的不同环境,所面对的环境不同妇女解放之路也便有所差异。历史背景、政治气候、社会结构和文化价值观等方面的差异,导致了中东独特的女性主义经历。鉴于中东地区发展的多样性和不平衡性,笔者以颇具典型的埃及和伊朗为例,对中东女性主义独特的发展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9年20期
青年文学家

关于《天黑前的夏天》女性主义的解读

卢庆玲西安翻译学院多丽丝·莱辛是当代杰出的女作家,也是女性主义的代表作家,其代表作品《金色笔记》在2007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莱辛被誉为“我们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女作家”,她的作品包罗万象,其中涵盖种族主义、女权主义、马克思主义、心理学等等,她对女性内心世界的微妙情感有着深刻的洞察力和精准细腻的描绘。《天黑前的夏天》是一部以女性视角表达思维和态度的文学作品。这是一个表面上简单的故事,却随着主角的一路发展,不断深化的故事。说充满了许多梦想和女主人公的回忆。描述了一个中年、中上层阶级的漂亮主妇凯特的自我发现和自我发展的夏天之旅,也是她女性意识的觉醒之旅。凯特的四个孩子都长大了,丈夫出国了,在做了二十多年的贤妻良母之后,她不再需要她的家庭成员,她可以自由地在夏天旅行。在旅行中的一系列经历促使她完成了自我发展。一、女性意识的初步觉醒凯特女性意识的觉醒一共由三部分组成。在第一部分中,凯特是一个像奴隶一样的母亲和一个像玩偶一样的妻子。25年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