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曹明——坚持一把手抓第一生产力杨

近年来,在市长杨曹明的领导下,海门以建设江苏省创新型城市为契机,不断加强政策引导、健全创新机制,着力打造产学研战略联盟,加快建立一批拥有产业影响力、区域影响力的重大产学研合作体,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杨曹明每年数次考察科技工作,坚持一把手抓第一生产力。海门先后与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会新材料委员会、上海科技成果转化促进会以及北京大学、厦门大学、西南交通大学、黑龙江大学、常州大学在内的十多所高校签订了校地全面合作协议,与黑龙江大学共建了海门工程技术研究院,与浙江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通大学、扬州大学、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共建了技术转移中心海门分中心。上海海洋大学海洋研究生实训基地、上海海洋大学深海装备技术产业基地和上海海洋大学牡蛎礁海洋资源保护技术转移中心落户海门。目前海门拥有省级工程技术中心24家、省级企业院士工作站6家、国家级博士后科研工作站6家、省级产业技术创新联盟1家。两年多来,通过产学研合作和交流,海门市共签约科技合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意林(原创版)》2018年05期
意林(原创版)

拋开秩序吧,混乱才是第一生产力

xiz现代人争先恐后地培养自控力、专注力时,经济学家蒂姆·哈福德扔出了一套新的理论,而且颇有说服力。他最近出版的《混乱》一书,又是一本博得全球眼球的“颠覆之作”。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提高工作效率,发展创造力,追逐“整洁有序”成了所有人都孜孜以求的事情。然而《混乱》毫不客气地告诉我们:拉倒吧,那些越是不爱循规蹈矩,喜欢拥抱混乱,甚至制造混乱的人,往往才是更有创造力的。而且,这些都是能用科学研究案例来证明的哦。蒂姆·哈福德在书中提到了心理学家谢利·卡尔森针对哈佛大学学生做的一项研究。研究者选了一群学生来做“排除干扰能力测试”,让他们待在嘈杂的餐厅里,专心地进行眼前的对话,找出对你重要的信息。有些学生的抗干扰能力很差,旁边一有风吹草动,会立刻分心;而有些人则相反,他们可以全然不受任何外界因素的影响,准确无误地复述出对话中的关键信息。在许多人看来,后面这种人显然是更具有成功潜质的。然而卡尔森却发现,易受干扰的学生的创造力其实更强。里面有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慈善家》2016年12期
中国慈善家

马庆钰:良好的制度是第一生产力

社会资源配置的效率取决于制度供给。制度杠杆用得对不对,决定了社会力量的发展状况和社会资源配置的效果2012年,中共十八大明确提出全面深化改革,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项理念也贯穿于社会服务和公益慈善领域。十八大后,中央要求加快政社分离、改革社会组织双重管理体制、政府向社会购买服务、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直到2016年《慈善法》颁布。这些政策法规都是推进社会资源配置市场化,都在朝着“小政府、大社会”的方向改革。早在2004年,中共中央就已经提出要建立多元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副主任马庆钰认为,政府放开对社会组织的相关限制,形成公共服务供给的社会选择机制,意味着政府想要放弃对公益慈善和社会服务的计划性思维,采用市场化的方式,开放配置社会资源。他说,政府在简政放权、激发社会活力上有积极变化。但是,马庆钰也看到现实选择中的焦灼,“多元参与的治理理念已有12年之久,但是公权力这一方利用控球后卫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画报》2016年17期
山东画报

温庆超:危机感是第一生产力

温庆超略显凌乱的公司里,挂着这样的条幅:全力为公,以工对工,危机感是第一生产力。从国外留学的温庆超,没有沉迷于欧洲安逸的生活,而是毅然决然地选择回国做一个“奋斗者”。2008年本科毕业的温庆超,获得了去德国留学的机会。2011年8月,他顺利毕业,成功取得硕士研究生文凭。毕业之后他留在国外工作,先后在Mimo On Gmb H和深圳华为有限公司西欧地区部担任算法研究员和产品经理。从大学时起,温庆超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在学校时就做起了小买卖,在学生会也混得如鱼得水,做到了学生会主席的职位。见过“大世面”的他,有着一颗躁动不安的心。2013年的年假,他带着策划已久的商业计划书回国,寻找投资。他的计划书,赢得了投资方的青睐。因此,他和他的两位合伙人踏上了回国创业之路。济南是温庆超的故乡,也是投资人的所在地,所以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他们的创业地。温庆超所选择的创业项目,就是他们所擅长的专业。他们的公司主要致力于新一代移动通信4G系统及Bey...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学生百科》2017年Z5期
中学生百科

拖延者的自白

■尘埃落定,掩卷深思。一次完整的主题之旅即将结束,你是否准备好满载而归?或许,道别之时的话语最是走心,你又能否体会?而下期的精彩还在期待你的贡献。H“行动”这个词,很抱歉,最先让我想到的是另外两个流行语,一个叫作“拖延症”,另一个是“Deadline(死线/截止时间)是第一生产力”。我经常用它俩来嘲笑期末考前或是论文截稿前挑灯夜战的自己,但仔细一回忆,它俩其实在我成年后才髙频率地出现。小学到髙中的+二年里,从七点三刻的早自习到放学后的作业,从周周练到月考,除了寒暑假偶尔拖欠作业外,我们是没有多少机会无所事事和习惯性拖延的。毕业后,我们不再有“大人”督促,因为我们自己就成了大人;也正是从这时开始,手机里朋友圈的新鲜事似乎永远也“刷”不完,拖延症时刻与我们为敌,就连“早起”都能成为人生小目标之一。究竟为何?我想,我们的“懒惰”部分是要“怪”这个世界的。这不只是怨天尤人,更是世界本就朝着升级打怪难度递增的方向变迁。网络似乎缩短了人们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发展观察》2009年03期
中国发展观察

保增长与科技第一生产力

把危机转变为机遇,最重要的是利用危机形成的“倒逼”机制,推动解决经济结构中的深层次矛盾:即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实现产业升级。而主导这一变革的是“科技第一生产力”。科技创新是战胜危机最有利的武器十多年前中央就提出“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结构调整为主线”,但发展粗放、结构失调、自主创新能力不强的状况却没有根本改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与快速的经济增长相比,技术进步相对迟缓,科技没能站上第一生产力的高位。保增长是当前战胜金融危机的重大措施,但这里也有一个“怎样保增长”和“保怎样的增长”的问题。从历史上看,无论是早期的美国、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还是亚洲金融危机后的韩国,摆脱危机并为后续发展奠定基础的就是科技创新。目前,严峻的危机驱使各国争相通过技术创新寻求出路、正催生新一轮产业革命。在全球金融风暴还在蔓延的今天,各个国家和企业期形快造建发大情已经在寻找引领自己走出危机和危机后引领全球经济的新技术和新的产业增长支柱。中国经济的基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