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高铁驶出国门的专利战略研究

近段时间,我国高铁的出口波折频频牵动国人的神经,墨西哥的出尔反尔也让人们感受到海外投资的风险和不确定性。在海外投资中如何保护我国高铁的核心技术,如何利用高铁技术获取经济利益引人深思。高铁是高端装备制造业的代表,推动中国高端装备“走出去”不仅可以重塑中国制造的形象,而且可以推动我国从制造业大国到制造业强国的转型升级。正因如此,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高铁技术的出口,李克强总理甚至几次亲自担任推广大使,但高铁的出口之路却没有那么顺利。墨西哥的态度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国际上对我国高铁技术的不信任,日本更是一度在国际上散布我国高铁技术“抄袭论”“没有自主知识产权”[1]。我国高铁要打破目前的不利局面,必须坚定不移地实施国际专利战略,这不仅是扭转国际上对我国高铁技术印象的需要,更是在知识经济时代保护我国高铁技术,防范专利侵权风险,把我国的高铁技术转换为巨额财富的需要。1我国高铁驶出国门的SWOT分析SWOT分析法是管理学重要的分析工具,最初由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交通科技》2014年03期
交通科技

构建中国高铁动车组检修体系的思考

根据我国铁路中长期发展规划,到2020年,全国将建成高速铁路2万km,形成功能强大的高速铁路网,以适应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需要。高速铁路网将普遍开行动车组,实现高速、高效、安全、舒适运送旅客的目的。动车组运用检修是一项系统性强、科技含量高、理论和实践性均很强的技术,它以先进的检修模式和检测装备为基础,以高度信息化的管理系统为支撑,采用先进的检修理论和检修标准,确保实现动车组安全、高效运行的目标。动车组检修在部件寿命管理的基础上,采用计划修与状态修相结合、修理与保养相结合、单元部件互换修和主要零部件专业化集中修相结合的检修模式,体现高度的专业化、集约化和程序化。1中国高铁动车组系统组成我国目前在线运营的动车组主要有CRH1,CRH2,CRH3,CRH5 4种类型。其中,CRH1型动车组是以瑞典庞巴迪公司Regina型动车组为原型车,通过技术引进在国内制造生产;CRH2型动车组技术引进自日本E2系1000型为基础,中国南车股份有限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学发展》2016年10期
科学发展

中国高铁“走出去”研究

中国高铁在质量、成本、融资、工程建设等方面都具有重大竞争优势,具备了又快又好地“走出去”的基本条件。然而,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中国高铁走出国门并非一帆风顺,海外项目面临的政治、法律风险以及国际高铁市场的激烈竞争,都值得我们加以认真思考和研究。一、中国高铁的发展(一)世界主要高铁国家(地区)发展现状高铁作为一种现代化交通工具,具有载客量大、运输能力强、速度快、安全性能高等优势,给人们的出行和生活方式带来巨大改变。据国际铁路联盟(UIC)统计,截至2013年11月1日,世界各国和地区(中国除外)高速铁路总营业里程11605公里,在建高铁规模4883公里,规划建设高铁12570公里。截至2016年9月10日,郑州至徐州的高铁通车运行,中国高速铁路总里程已超过两万公里,位居世界之首。目前,已有中国、西班牙、日本、德国、法国、瑞典、英国、意大利、俄罗斯、土耳其、韩国、比利时、荷兰、瑞士等16个国家和地区建成运营高速铁路。其中,日本、法国...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导刊》2016年08期
经济研究导刊

试析2016年中国高铁发展适应供给侧改革

2015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故,国家对在建高铁和计划线路进行全面审核,一些线路在资组第十一次会议中强调,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是贯彻落实金和政策等方面受到影响。2016年中国高铁开通运营将进入一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的一个重要举措,要实行“宏观政个低潮时期,开通运营里程约2 000公里。主要包括武孝城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际、佛肇城际、莞惠城际、徐兰高铁郑州徐州段、沪昆高铁贵阳政策要托底”的五大政策,并提出“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昆明段、云桂高铁百色昆明段、成蒲铁路等,合计1747.73公里。时,着力提高供给侧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力,推二、我国高铁发展与供给侧改革关系:票价改革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供给侧改革“路线图”基于当前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要求,是实现经济新常态2016年开年以来,中国铁路,尤其是高铁进行改革调整。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工程科学》2015年04期
中国工程科学

中国高铁“走出去”战略:主旨·方略·举措

1中国高铁“走出去”的战略主旨高铁乃大国之重器,是中国现代装备业成建制国产化、从“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的典型代表。中国高铁成功实现了由跟跑者向并行者和领跑者的转变[1],已跻身世界先进行列。“美国有苹果(i Phone),中国有高铁”,就是国际社会高度认可中国高铁的极好佐证。中国高铁“走出去”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具有重要意义[2]。本文认为,中国高铁“走出去”战略的主旨就在于推动“交通成和”、助力重建“丝绸之路”、以“路权”支撑新“陆权”打造新“海权”。1)推动“交通成和”。国家要发展,交通等基础设施要先行。交通不仅是国民经济的大动脉,而且自古以来,人类文明随道路的联通和延伸得以传播、理解、亲近和发展。当下,作为中国创新型国家建设五大标志性成果之一的高铁,不仅在华夏大地上纵横驰骋,而且还通过“走出去”方式,让这一安全舒适、方便快捷、节能环保的绿色交通运输方式惠及世界各国,并推动跨国界、跨时空、跨文明的交流互鉴,促进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科技资讯》2017年24期
科技资讯

中国高铁“走出去”的核心竞争力

1中国高铁“走出去”的现状中国高铁走向世界,是“总理工程”,更是国家战略。作为我国创新型国家建设的重大突破和自主创新的标志性成果,高速铁路已然成为中国新的“外交名片”和“形象代表”。至今中国高铁海外已确定协议的项目一共有10个,多数集中在亚洲地区也覆盖非洲及美洲地区,根据公开报道整理:总里程500多公里设计时速250公里位于土耳其的伊安高铁合作始于2005年;总里程480公里设计时速360公里位于沙特的麦麦高铁始于2009年;总里程300公里设计时速200公里位于匈牙利的匈塞铁路,始于2013年,;总里程770公里设计时速400公里位于莫斯科的莫斯科-喀山高铁始于2014年;总里程427公里设计时速160公里位于老挝的中老铁路始于2015年;总里程150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位于印尼的印尼高铁始于2015年;总里程1726公里设计时速160公里位于巴基斯坦的中巴铁路始于2015年。整体上看,中国高铁项目谈得多,也与众多国家达成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