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史的合理重建与社会学重构——拉卡托斯与夏平科学编史学思想之比较

著名的数学哲学家和科学哲学家伊姆雷·拉卡托斯(Im-re Lakatos,1922-1974)于1971年发表了其著名的论文《科学史及其合理重建》(History of Science and its Rational Re-constructions),论述了科学哲学与科学史的关系,提出了独特的科学编史学思想,引起了广泛的注意与争论。11年后,当时作为爱丁堡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现任哈佛大学科学史教授的史蒂文·夏平(Steven Shapin,1943-)发表了与之针锋相对的著名论文———《科学史及其社会学重构》(History of Sci-ence and its Sociological Reconstructions),把当时受科学知识社会学(Sociology of Scientific Knowledge,以下简称SSK)影响的科学史案例研究成果进行了总结和介绍,由此也提出了与拉卡托斯风格迥异的科学编史学思想。之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技史杂志》2007年04期
中国科技史杂志

科学编史学的身份:近亲的误解与远亲的接纳

1何为科学编史学在英语中,H istoriography一词通常有两种含义:第一,被人们所写出的历史;第二,对于历史这门学问的发展的研究,包括作为学术的一般分支的历史的历史,或对特殊时期和问题的历史解释的研究。[1]在这里,我们取其第二义,即所谓“编史学”。相应地,所谓科学编史学,则只需对其研究对象再加以限制,即把一般历史用科学史来取代。那么,相应地,像对于科学史的历史研究,对于科学史家的人物研究,对于科学史方法论的研究,对于科学史观的研究,对于科学史思潮、流派的研究等等,都属于科学编史学的范畴。在国内,也有人将此称为科学史理论,以区别于普通意义上的科学史研究。另外,亦有人坚持使用科学史学的概念来指称科学编史学。2研究对象、阶数与身份定位我们可以用表1来简要地分别说明科学、科学史和科学编史学的研究对象。表1科学、科学史以及科学编史学的研究层次和研究对象类别研究对象科学研究自然科学史研究科学和科学家科学编史学研究科学史和科学史家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自然辩证法研究》2007年07期
自然辩证法研究

夏平科学编史学思想探微

夏平(Steven Shapin)现为美国哈佛大学科学史教授,在国际科学史学界具有重要的影响。其主要著作有:《利维坦与空气泵:霍布斯、波义耳与实验生活》、《真理的社会史:17世纪英格兰的文明与科学》、《科学革命》等。夏平的科学编史学思想在科学史学界独树一帜,既具有鲜明的反辉格特色,又具有深刻的建构论旨趣,标志着科学编史学发展的一个新阶段。本文拟从夏平编史内容和编史方法的角度概括其科学编史学思想的基本内容。1夏平的科学编史内容在科学史的编史内容方面,不同的编史主张有不同的侧重点。如以萨顿为代表的编史思想主要侧重对科学发现的记录和编撰,而以柯瓦雷为代表的内史学派则侧重于追踪科学思想的发展演变过程。夏平的科学编史内容则侧重于对科学知识进行社会学的研究,力图展现历史上的科学知识究竟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因而他主张对历史上的科学争论和制造科学知识的各种实践因素进行研究。他将前人从未系统研究过的内容纳入到科学史的编史内容之中,大大拓展了科学史...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长江师范学院学报》2016年06期
长江师范学院学报

论柯瓦雷与夏平科学编史学思想之分歧

科学编史学是指对科学史进行的编史学研究,其主要研究对象是科学史与科学史家[1]4-5。亚历山大·柯瓦雷(Alexandre Koyre,1892-1964)与史蒂文·夏平(Steven Shapin)都是科学编史学活动的重要代表。亚历山大·柯瓦雷被誉为科学思想史学派的不祧之宗,他对近代科学革命的研究成果,引发了托马斯·库恩所言的“科学史的编史革命”。柯瓦雷的代表作有《伽利略研究》《天文学革命》《牛顿研究》《从封闭世界到无限宇宙》等。史蒂文·夏平是著名的科学知识社会学家,代表作有《利维坦与空气泵——霍布斯、波意耳与实验生活》《真理的社会史——17世纪英国的文明与科学》《科学革命——批判性的综合》等。柯瓦雷强调科学思想史在科学史中的核心地位,夏平则关注社会因素在科学史中的显著位置。目前,学界对柯瓦雷与夏平的科学编史学思想已有所探讨(1),但将两者的科学编史学思想进行对比研究仍有所欠缺。有鉴于此,这里将深入剖析柯瓦雷与夏平科学编史学思...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自然辩证法研究》2017年03期
自然辩证法研究

20世纪科学史转向的再考察——以“世纪末物理学”史的编史学研究为例

20世纪见证了科学史的繁荣和发展,它在20世纪初已有职业化迹象,在四五十年代美国高等院校陆续建立科学史相关院系中达到高潮,真正确立其独立学科的地位。科学史在20世纪以来发生了深刻的变革,其研究领域、研究对象、研究内容以及研究方法日益丰富多样,这主要得益于科学史研究进路上的几次转向。这些转向有科学史家的亲身经历和切身观察加以佐证,国内学者甚至还充分利用国际科学史刊物的文献数据进行计量研究,来说明科学史中确实发生过一些转向〔1〕123。然而,对于这些转向的内在结构(转向的方式和特点),科学史界一直缺乏具体深入的考察。本文试图弥补这个缺憾。本文认为,科学编史学研究中的一种类型——对科学史主题的考察——可以为20世纪以来的科学史描绘出一幅充满细节的生动图景。19、20世纪之交的物理学(后简称“世纪末物理学”)作为科学史的一个研究主题,在这方面有诸多优势,它涉及的时间段短,但相关的科学史研究又不失丰富多彩,我们能从中看到一些过去未曾知晓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科学文化评论》2017年01期
科学文化评论

后李约瑟时代中国科技通史的编史学变革

中国科技通史的编史学反思常常与李约瑟(Joseph.Needham)的名字紧密联系在一起[1]。他组织编撰的多卷本《中国科学技术史》[2]开创了中国科技通史的“实证史”编史学纲领,标志着中国科技通史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从编史学角度看,中国科技通史的研究至今未能真正超越李约瑟所代表的学术时代与编史学范式;近几十年来的中国科技通史研究,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对李约瑟工作的理解与继承[3]。然而,随着编史学意识的觉醒,研究者对于李约瑟的“实证史”纲领的编史学反思日趋深入。这为我们思考中国科技通史的编史学变革方向奠定了基础。本文拟在反思李约瑟的编史学纲领的成就与局限的基础上,初步探讨未来中国科技通史编史学的变革方向。首先,我们将简要总结李约瑟的《中国科学技术史》的编史学成就与局限;其次,论述超越李约瑟纲领的现有努力及其局限;再次,通过科学观、技术观、历史观的哲学反思,论证引入现象学视角的必要性;最后,建议引入身体现象学视角,构建后李约瑟时...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