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科学学到科学社会学

科学学是从系统的角度讨论科学的机能发展,它的兴起同科学对社会的影响日益突出这一重要事态分不开。相比之下,科学社会学研究起点稍晚,但由于其独特的研究视角和诱人的应用前景,已经使得它成为科学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1“科学的科学”研究———科学学虽然“科学的科学”这一概念是由波兰学者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才提出。但是,科学学的某些方面早就引起注意并存在于一些学科当中。正如奥索夫斯基所指出:“在这门新学科诞生之前,形成它的基础的那些问题就已存在,不过是存在于其他部门之中,因而十分自然的是,在这门新科学最初的历史阶段,其全部问题可能来自其他领域。〔1〕”确实,许多学科研究的问题与科学学有密切的联系。哲学几乎从其问世的开始就研究科学学的一些内容。而科学史也研究科学的一般问题,它编纂科学和技术的发展年鉴,揭示科学技术进步的趋势和规律。此外,别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内对科学学的某些问题也早有研究。但总的来说,它们所研究的只是科学学的个别方面,不具有...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17年01期
科学学研究

世界科学学的序曲——波兰学者对科学学的重要贡献

科学学,即科学的科学,是科学的自我反思,它以整个科学技术知识及其活动为研究对象,探索科学技术发展的基本规律。科学学思想的渊源是极其古老的,可以从遥远的自然哲学找到其萌动的种子;而要认知科学是一种社会活动、分析科学的社会作用,就不能不回到马克思那里。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阐明科学活动是一种社会的活动,不仅仅具有认识的功能、理论的功能,更重要的是通过实践创造对象性存在的物质生产力功能,而且具有在实践上进入人的生活、改造人的生活、支持人的解放的强大功能。这些思想都是科学学的核心观点与内容,在欧洲存在久远却无人赏识。直到1931年的“格森事件”(Hessen Episode)[1],即伦敦世界科学史大会上苏联学者格森(Б.М.Гессен)分析了牛顿力学产生的社会经济根源,贝尔纳(J.D.Bernal)才感受到“马克思主义的冲击”,从此贝尔纳幡然醒悟,在二战即将来临,身负社会重任的他在繁忙工作间隙中开始著述学术界公认的...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研究》2009年02期
科学学研究

科学学在中国的历程——《科学学在中国》评介

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历程,中国的科学学也走过了近30年的历程。它诞生于科学的春天,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行而成长和发展。在近30年里,科学学的思想广泛传播,研究队伍蓬勃壮大,研究工作深入开展,为我国科技体制的改革和科学事业的发展献计建言,为促进决策的科学化,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新时期国家的发展赋予了科学学更高的要求,面对国家发展的新需求,回顾过去的历程,是走向新的发展的必要一步。《科学学在中国》一书的出版适逢其时,它为我们认识和总结科学学在中国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科学学诞生于J.D.贝尔纳1939年出版的《科学的社会功能》,这本经典著作第一次对科学在历史和现实中的社会作用以及科学研究的组织做出了系统的研究。之后,在20世纪40-60年代,在普赖斯等人工作的推动下,科学学开始走向独立和成熟。1965年,在第11届国际科学史大会开幕式上,贝尔纳和A.L.马凯联合发表了《在通向科学学的道路上》的报告。他们论述到,科学自身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学对社会的影响》2008年02期
科学对社会的影响

科学学期刊在中国的历史发展

科学学期刊在中国是伴随着科学学这门新兴学科的发展而发展起来的。科学学期刊的发展又进一步推动着科学学学科的不断创新。科学学在中国的孕育、萌发或引进、吸收,科学学在国内学界或与国外同行的学术交流,科学学自身的学科建设和发展,都离不开科学学期刊这种展现平台和哺育园地。科学学期刊,对科学学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下面,我们将从科学学在中国的前史期刊、先行期刊、科学学研究会会刊、科学学同类期刊等四个方面,来对科学学期刊在中国的历史发展情况作一简要回顾。一、前史期刊:他山之石“科学学”这门学科名称虽然是在20世纪70年代末被引进到中国,并被科技界、学术界确认和采用,但是,这门学科内容及论述,却散见于此前中国出版的一些科学杂志和翻译著作中。龚育之先生曾经指出,科学学在中国的引进和传播,就这门科学的内容来说,“如果从翻译介绍算起,应当追溯到三、四十年代苏联格森和英国贝尔纳文章的翻译,因为这些文章被公认为科学学的鼻祖;如果从自己的研...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2008年11期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我国大学科学学的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

0引言在中国的科学学刚好走过的30年里,中国的许多大学在科学学领域创造了诸多可喜的成绩。首先,从学科建设方面来说,科学学不仅具有合理的、较为完整的学科分布,学科发展日趋成熟,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已经有了经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的多个科学学硕士学位授予点和大连理工大学科学学与科技管理博士学位授予点,如果包括科学学类所有专业及方向(科学技术哲学、科技管理、STS等)则硕士点可达近百家、博士点可达20多家。其次,从人才培养方面来说,大学科学学不仅教学质量提高了,人才培养模式愈趋科学,人才结构不断升级,而且科学学人才更能满足社会的需求。大学科学学不仅为国家培养了科学技术人才,而且在国家科技体制改革、科技政策制定、中国软科学的发展等方面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中国大学的科学学可谓“三十而立”了。应当指出,科学学作为科学自我反思的学科,并不局限于以科学活动为研究对象的狭义领域。从广义的角度看,科学学是一个以科学技术知识体系为研究对象的跨学科领域。...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管理科学文摘》2003年03期
管理科学文摘

纪念赵红州 展望科学学

今年,全国科学学研究会交予我们一项光荣任务:给我会写20年回忆录。据说,这是退役人士的传统工作。我们欣然领命,正在辛勤劳作,笔耕不辍。在重新拜读我国科学学界大方之家的作品,记述大家的学术功德时,我们科学学处女地第一批开垦者之一,卓越而富有成果的科学学家,我们的挚友赵红州的作品重又摆到了面前。《科学能力学引论》、《大科学观》、《科学和革命》等书籍,在书的浩瀚的海洋里,好似一叶扁舟,一支风帆。然而,在我们科学学园地里,确是一株令人喜爱的常青树,绿荫如盖,硕果累累。红州英年早逝,当我们重读他的作品时,常常不由自主地生出许多哀思和悲切之情。然而,纪念友人的最好办法,乃是在于发扬他的刻苦治学精神、勇于创新精神,为我国科学学的萌生和发展奋不顾身的忘我精神。红州的创造思维及其成果,他在理论科学学方面的原创性思想使我得益匪浅,长期受用。红州的亲密战友蒋国华告诉我,正在筹备一次研讨会,主题为21世纪的中国科学学,副题为纪念赵红州或赵红州学术思想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