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格致”到“科学”,谁的考证? 汪晖论著涉嫌抄袭个案分析

在现任清华大学教授汪晖先生的学术生涯中,《“赛先生”在中国的命运——中国近现代思想中的“科学”概念及其使用》一文(以下简称《赛先生》,亦视行文需要简称“汪文”)是一个相当值得关注的研究成果。该文最初发表在江苏文艺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学人》集刊(汪晖本人为该刊三名主编之一)第一辑上。同年秋天,汪晖又以该文作为由头,与日本学者、中国思想史研究专家沟口雄三作了一个“关于科学与道德的对话”,并将对话发表在《学人》集刊第二辑上。1994年,汪晖论文集《无地彷徨——“五四”及其回声》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赛先生》和《对话》一文均收入其中。(本文所引《赛先生》一文均以《无地彷徨》一书为据,以下所引该文只出页码,不另注明)1997年,《赛先生》一文又被收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汪晖自选集》一书,作为书中《科学的观念与中国的现代认同》一文的第一部分再次刊发,该书于2000年被评为首届长江读书奖专家著作奖。到了2004年,《赛先生》一文又...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上海鲁迅研究》1991年01期
上海鲁迅研究

汪晖《鲁迅研究的历史批判》寄语——读后感二三

初次见到汪晖,是在10肪年10月纪念鲁迅逝世一百周年暨“鲁迅与中外文化”学术讨论会上。当时,会议的开幕式在北京国际俱乐部举行、其后,代表们回到原来的会场,宣读论文,进行讨论,打头炮的那位便是汪晖。他是位“白哲”的青年,那时还是“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的研究生,我没问过他的年龄,但估计超不过三十五岁。那天,汪晖作了题为《自由意识的发展与鲁迅小说的精神特征》的报告。说来渐愧,报告的内容我几乎都记不得了。讨论会上,我同文学研究所的马良春先生一道被安排在主席台上就坐,我不清楚中国的这种习惯,缺少思想准备,所以不大适应,再加上汪晖的语速比较快,我的听力又有些跟不上,于是对报告的内容不甚了然。印象较深的是,汪晖在会上很激动,不停地挥动手臂,那情形同日本的学术会议判然不同。会议中间体息时,汪晖自报家门,说是唐裂先生的研究生,并向我转交了唐强先生的著作。唐先生由子身体不佳,参加完开幕式便提前退场了。那时:,我与汪晖聊了几句。几天后的一个晚上,4会...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学术界》2000年05期
学术界

汪晖先生与长江读书奖——兼评《我对目前争议的两点说明》

(一 )  汪晖先生以《读书》执行主编的身份、以《汪晖自选集》一书获得香港李嘉诚基金会资助、《读书》杂志承办的首届长江读书奖之著作奖 ,成为近来学者们议论纷纷的话题之一。从已有的讨论看 ,问题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 ,汪晖是否符合参与评选读书奖的条件 ?按照学术评奖的惯例 ,学者们几乎众口一词 :汪晖不具备评选资格 ,因为他是承办长江读书奖的《读书》杂志的执行主编 ;而且 ,按照《南方周末》2 0 0 0年 6月 9日的报道 ,汪晖还是“学术委员会召集人”。该报道也承认 ,“汪晖作为《读书》杂志社的成员 ,和其他所有杂志成员一样 ,是不具备推荐、评选资格的。”引发争议的恰恰就在于 ,原本不具备参评资格的汪晖不但事实上被推荐评奖 ,而且最终也确实成为著作奖的获得者。这就不能不叫人感到遗憾了。针对此一事实 ,既是此次读书奖推荐委员会委员、又是《读书》杂志长期作者的葛剑雄教授说 ,“我最大的遗憾 ,是这次评奖违背了一条基本原则——...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新闻周刊》2013年20期
中国新闻周刊

汪晖:缄默的争议者

“我大概是20年来被攻击最多的知识分子。没有人像我这样被这么大规模地攻击,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轮。”汪晖说。不过,对于卷入这场旷日持久的论争,他自己并不后悔,“这也证明你触到了真实的问题,触动了某些敏感的神经。”汪晖的办公室位于清华园的西南角,紧挨着围墙,非常安挣。大约10年前,他离开中国社会科学院后,就一直在这里教书。然而,现实中他却难有清青斜一被认为是“新左派”领军人物的他,过去十多年,一直处于激烈的纷争之中。接受采访那天,汪晖骑着辆半旧的白行车,背着个双肩包.自行车前的车筐里还装着一探没拆封的书籍〔,“我不是什么‘领军人物’,既无这样的能力,也无这样的意愿。”他微笑着说,“我只是一个还算专注的研究者。”汪晖没有留过学,英语却流利。因为从9(1年代初开始,他有近一半的时间都在世界不同国家讲学或研究,早已融入了国际学术圈。不过,他却认为中国不应全盘西化,反对过度私有化。很多自由主义者把中国当前的很多问题归咎于国内的政治体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0年06期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事实评判与职业伦理──郭世佑就“汪晖教授涉嫌抄袭事件”答《时代周报》记者问

记者:从今年3月以来,您是如何关注“汪晖事件”的发展的?郭世佑:首先是一位博士生告诉我,有人举报汪晖先生“抄袭”,当时我不太往心里去,有两个原因,一是如今的学术打假新闻太多,对骂的也多,真真假假,见怪不怪;二是个人精力有限,所控内容又不属于我的研习范围,无暇查证。今年6月初,同城一位尊敬的前辈用电子邮件传来另一位尊敬的前辈——旅美华裔史家林毓生教授的访谈,林先生观点鲜明,建议成立“汪晖涉嫌抄袭调查委员会”,弄清真相,这才引起我的关注。接着,收到数十位海外学人致清华大学校长的公开信,它不是要求弄清真相,而是自称“声援正在被大众传媒攻击的汪晖教授”,多少有点儿诧异,才知道这一桩举报事件没有那么简单。记者:据您所知,最近这封吁请调查的联名公开信是如何产生的?您为何欣然签名?郭世佑:我签名的这封公开信是从一位正直的青年学者兼学术编辑转来的,还不清楚它产生的具体过程。作为历史研究者,平时我倒是比较看重历史的过程,因为过程往往比结果更复杂,...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青年教师》2011年01期
青年教师

锐评

相比于唐骏,汪晖论文造假的案例更有趣。汪晖造假并不符合理性人的假设,因他后期根本用不着造假。其欲罢不能的心态与亿万明星行窃如出一辙,是爱上了行窃!———赵晓谈论文造假如今,有很多杰出的出家人为构建和谐社会发挥了作用,但并不是只要是北大的毕业生,就一定是杰出的和尚或尼姑。如果北大毕业生有这种信仰,还要好好修行,争取为文明和谐和共同繁荣作出贡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