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学与马克思主义

今年元月号,是天律《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杂志百期纪念。一时逢佳期,可敬可贺!这不仅因为她是我国科学学界的第一本专业杂志,更为可贵的,她随改革开放而生,并且是在改革开放的风雨中茁壮成长起来的。从一定意义上讲,这一百期科学学杂志,乃是反映我国科学学十年发展的光辉史册。 古语说,史可以为镜鉴。那么,百期科学学期刊所代表的科学学十年史,给人以哪些有益启示呢?作为一个普通的科学学耕耘者,我觉得,经验集中到一点,就是我们科学学界的同志但,大都能比较自觉地以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从事科学学研究的指导思想。若对这个判断有什么怀疑么?有天津科学学期刊百期为证! 研究表明,科学学在本世纪二十年代诞生,本身就是马克思主义与自然科学相结合的产物。科学学的创始人J.D.贝尔纳在谈到他的《科学学的社会功能》一书时(世所公认,该书是科学学的奠基之作),就公然声明,这是他受到苏联学者带去的“马克思主义冲击”的结果。他特别提到了出席1931年世界第二次科学史讨论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贝尔纳主义研究

在马克思主义思想传播中,疏漏了一个重要内容,这就是上个世纪30年代贝尔纳学派对于马克思主义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科学技术思想的传播。本文认为,贝尔纳学派是马克思主义传播_中最为成功的经典案例,其成功的原因不在于原封不动地复制马克思主义,而是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述中的某个论断变成系统的学说(如贝尔纳的科学社会学),把马克思主义命题中的某个猜测变成严格的论证(如霍尔丹的生物系统的辩证发展规律),把马克思主义学说中的某个意象变成新的研究领域(如李约瑟对中国的科学文化研究)。不仅如此,贝尔纳学派还创建出自己的理论——贝尔纳主义。贝尔纳主义被认为是以贝尔纳为主导的贝尔纳学派在马克思主义影响下,自觉运用马克思主义科学技术思想做出对科学的社会研究(或科学史研究)。霍尔丹和李约瑟是贝尔纳学派的主要成员,是贝尔纳主义的主要体现者。本文以贝尔纳主义作为主题,主要试图说明:贝尔纳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科学技术思想在20世纪30年代传播中的成功表现形式,贝尔纳、霍尔...  (本文共23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农业大学
南京农业大学

钱学森科学学思想研究

钱学森是我国科学界的重量级人物。他不仅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同时也是一位杰出的思想家。他的科学成就涉及我国的很多领域,他的科学思想内容丰富,学术见解深刻新颖,是近一个世纪以来我国一位不可多得的科学天才。科学学思想是其博大思想体系的一重要组成部分,其学术影响是深远的。钱学森是我国科学学学科建设的倡导者,钱学森科学学思想的形成和提出,是我国科学学界的一件大事,他根据国内外的研究情况,创造性提出我国科学学学科的研究对象、所属学科门类和层次、研究范围、研究内容及其分支学科,为科学学在中国的发展理清了思路,指明了正确发展方向,成为我国科学学的纲领性理论,这对科学学在中国的健康发展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钱学森科学学思想主要包括三大方面的内容:科学技术体系、科学能力和政治科学。科学技术体系是认真学习和研究以前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的成果,结合现代科学技术的现状,由钱学森自己一手培养建立起来的。在这个分支中,钱学森从纵向方面把现代科学技术体系分为十...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哈尔滨理工大学
哈尔滨理工大学

俄罗斯转型时期科学学的研究

俄罗斯是一个有着优良科学传统的国家。80年代末,尤其是从90年代初开始,俄罗斯乃至所有苏维埃联合体国家的所有领域的生产力在急剧下滑,因此,对知识创新以及有前景的工业技术的需求明显减少,自然这一切在社会科技领域的状态和处境中也有所体现,另一方面,传统的国家科学管理体系也在迅速衰败解体。1980年末至1990年初俄罗斯科学学研究的发展脚步严重地受到了俄罗斯学术危机的影响:科学学研究几乎陷入崩溃,很多科学研究中心的实验室及研究部门被迫关闭,众多的学者们不再研究科学学,而且这场危机波及的学术机关越来越多,而这一切却都是在西方先进国家科学学动态发展的背景下发生。本文在比较和分析相关文献资料的基础上,系统论述了科学学在俄罗斯的产生、俄罗斯转型时期对科学研究组织的影响、在转型时期科学学发展出现的变化,分析科学学发展停滞的原因、以及科学学反思理论在俄罗斯的形成、未来俄罗斯科学学的发展方向。本文认为对转型时期俄罗斯的科学学发展进行研究不仅加深对俄...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
山西大学

贝尔纳科学政治学思想研究

本文是对建立在传统标准科学观基础上的贝尔纳科学政治学思想所进行的研究。随着科学功能的外化,科学已经成为国家的重要战略资源,引起各国政治主体越来越密切的关注,政治力量对科学的控制和干预力度正在不断加大。科学与政治的交互作用及其影响成为无法回避的问题。而科学政治学理论研究则大大滞后。20世纪80年代以后,它受到东西方学者和社会活动家的高度重视,成为理论研究的一个热点,但缺乏共同的范式。在这种情况下,科学政治学研究迫切需要自身语境的确立、巩固和进一步扩张。长期以来,由于把贝尔纳思想定位到广义科学社会学和科学学方面,使得人们在强调政治调控科学的同时,忽视了贝尔纳更加丰富的思想内容,如关于科学自由的思想、关于公众参与和民主控制的思想等等。随着科技功能的不断外化,贝尔纳政治调控科学观点的影响越来越大,导致在实践层面政治调控科学的不断强化,而科学的自主性却时常遭到忽视和冲击,表现出贝尔纳政治调控科学的具体实践困境。整合贝尔纳没有范式的科学社会...  (本文共2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科技进步与对策》2008年01期
科技进步与对策

龚育之与科学学

龚育之先生以科学与革命相结合作为自己的人生追求。在他78年的生命历程中,如果从考入清华大学并加入中国共产党算起,近60年的党龄凝聚着他追求革命的崇高理念;如果从进入中宣部科学处工作算起,整整55年在广阔的科学领域从事研究和编译活动的学术生涯,映现着他追求科学的历史缩影。龚育之先生在“追求科学,追求革命”的人生征途上,一直都非常关心和重视包括“科学学”在内的众多交叉科学领域。作为我国科学学研究奠基人之一和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创始人之一,龚育之先生为我国科学学学科建设和科学学事业发展殚智竭力,作出了开拓性的贡献。1早在20世纪50~60年代,“科学学”名称在中国尚未确认和使用时,龚育之先生就已经涉足这一领域。作为中共中央宣传部科学处这一带有交叉科学研究集体特点的工作机构的成员,他积极参与了于光远先生倡导和推动的一系列从马克思主义理论来研究党的科学政策、科学发展的规律和战略、科学的哲学和历史,以及调研我国科学和教育发展实际情况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