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科学学引我走研究与实践相结合之路

不久前,我把我的一本学术文集交给了“交叉科学文库”编辑部,我为这本书写了题为“我走过的路”的跋,其中我专门写了一段科学学对我的启发教育。 1979年,科学学犹如一股清新的空气向我吹来。那年7月,第一次全国科学学讨论会在北京召开,我未能参加会,但会后在我休假的日子里,详细阅读了会议的全部材料。学者们在会议上的精辟发言和科学学的丰富内容吸引了我。在此之前,我也曾听说过‘科学学”这个名词,据说是讲科技管理理论的。当时我想,我搞科技管理工作近二十年,科技管理的理论我也能悟出几分,科学学恐怕讲不出多少名堂。但当我从会议的几1一份材料中初步触摸到科学学的内容时。才感到自己过去的想法有点坐井观天了。不久,我便加人了全国科学学联络组。同年10月,我又参加了在成都举行的全国自然辩证法理论讨沦会。其实会议的大部分内容是讨论科学学问题,我有幸结识了许多在我国最早开展科学学宣传、研究工作的学者。当时我与赵红州同住一个房间,他关于科学创造的最佳年龄区和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1990年01期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科学学与马克思主义

今年元月号,是天律《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杂志百期纪念。一时逢佳期,可敬可贺!这不仅因为她是我国科学学界的第一本专业杂志,更为可贵的,她随改革开放而生,并且是在改革开放的风雨中茁壮成长起来的。从一定意义上讲,这一百期科学学杂志,乃是反映我国科学学十年发展的光辉史册。 古语说,史可以为镜鉴。那么,百期科学学期刊所代表的科学学十年史,给人以哪些有益启示呢?作为一个普通的科学学耕耘者,我觉得,经验集中到一点,就是我们科学学界的同志但,大都能比较自觉地以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从事科学学研究的指导思想。若对这个判断有什么怀疑么?有天津科学学期刊百期为证! 研究表明,科学学在本世纪二十年代诞生,本身就是马克思主义与自然科学相结合的产物。科学学的创始人J.D.贝尔纳在谈到他的《科学学的社会功能》一书时(世所公认,该书是科学学的奠基之作),就公然声明,这是他受到苏联学者带去的“马克思主义冲击”的结果。他特别提到了出席1931年世界第二次科学史讨论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1990年01期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关于科学学自身发展及其应用的一些问题

一、关于科学学的自身发展 我以为作为一门学科,科学学的自身发展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1.科学学的学科建设、 白1979年科学学研究在电国兴起之初,学科建设一直是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若以此为基准,那么十年来中国科学学的发展基本上可以分为这样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79年到1986年,这一时期研究活动主要是学科体系规范的引进。中国科学学的学科体系主要来源有:①借鉴国外主要是苏联的科学学体系;②吸收有关学科如自然辩证法、科学技术史等等的有关成果。1986年全国软科学座谈会以后,科学学研究进人第二阶段,研究重点转向所谓的应用。在软科学热中,许多科学学工作者都投身于其中,许多研究实际卜都偏离了科学学的轨道,至今尚在继续。概括十年来科学学学科建设的历程,我认为有F列问题急待解决: 科学学的研究对象和范围。作为一门独立学科,如果研究对象和范围都尚未界定就不能很好的发展。科学学工作者可以也应该从事一些跨学科的研究,但绝不能把不属于科学学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1990年01期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科学学第一次全国学术讨论会召开的前前后后

在中国科学学的发展历史上,科学学第一次全国学术讨论会的召开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它标志着科学学在中国正式诞生了。一场争论引来一个学科 经过文革卜年的灾难之后,科学的春天终于来了。党中央决定1978年召开科学大会,引起了科学界和全国人民的关注,一阵科学的春风来临中国大地.当时科学界最热门的话题是怎样才能使由于四人帮的残酷摧残而陷入落后状态的中国科学迅速复兴起来。学者们都在献计献策。 1977年8月和11月,中央为了给科学大会做准备,先后召开了全国自然科学规划会议和全国科学技术规划会议。就在这个时侯,钱学森同志到中央党校做了一场如何发展我国科学的报告。他在这个报告中提出了两个引人注目的观点。一个是他认为科学最核心的学科是物理和数学。另一个是他认为要发展“科学的科学”。钱学森同志的观点传到正在召开中的全国科学技术规划会议后引起了一场争论,有人赞成,有人反对。当时,套在这个会议之中,召开了一个全国自然辩证法规划会议。在这个会卜也有不同看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1992年09期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几件科学学的往事

一个人经历的诸多事情“卜,不少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被忘却,但有的事却让人久久不忘,甚至终身难忘。我在科学学的活动过程,!,,就经历过儿件令我终身难忘的事. 一、科学学曾被误认为是黑格尔 “自然哲学”的翻版 大约是1979年的秋季,我从北京参加全国第一次科学学学术讨论会回来不久,就接到四川大学析学系寄来的一份通知。他们邀请一户!,国人民大学的一位著名逻辑学家、老教授来)11作讲座式讲学,题[l是“说话和写文章的逻辑”。我当时在与川人毗邻的成都科技大学马列_1三义教研室(后改为社会科学系)任教,J卜担任行政_L几的主要负责人,看到通知后,觉得这个题n很新颖,很有意思,对我们这些在大学里从事社会科学教学和研究上作的人来说,‘还很有些实际用处。];是,我就动员我们卜属的哲学、经济学、党史、自然辫证法儿个教研室的教师们都尽可能去听听。 第一讲我就去了。去得很早,在靠前面的地方坐「来。我拉长J’耳朵听,急一I;想知道在说话和写文章里到底...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1992年04期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关于召开“科学学学科建设与发展”学术讨论会的征文通知

自70年代末以来,科学学在我国的传播和发展已经走过了十几个年头。在这期间,广大科学学爱好者和研究者,抱着极大的热情,投入很大精力,辛勤劳作,终于使科学学这一新兴学科的稚嫩幼苗得以在中国生根,开花并结出了丰硕的果实。在今天,科学学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所认识,并在我国向四个现代化进军的伟大征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最近,我国著名料学家,“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获得者钱老学森深有感触地指出:‘.搞好科学学的确是一件头等大事”。 众所周知,一个学科要想在科学大厦中改得一席之地,并在社会进步中发挥更大作用,其基本前提是要搞好学科的自身建设。科学学作为一门新兴学科,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尽管此前不少人在这方面付出了辛勤努力,但勿庸讳言,时至今日,科学学无论在基本概念、范畴和规律,还是该学科的整个体系结构等方面,都还不很成熟,需要进一步完善。因此,为了总结前一阶段科学学研究中的理论成果,交流心得,促进学科的科学化和系统化,中国科学学与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