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基于演化和计算的管理科学

一、系统科学的发展系统科学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兴起,人们逐渐认识到系统大于其组成部分之和,系统具有层次性和功能结构,系统处于不断发展变化之中,系统经常与环境有物质、能量和信息的交换。系统科学的发展经历了三个大的阶段[1,2]。1.第一阶段:20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一般系统观科学家明确地把系统作为研究对象,一般公认为以贝塔朗菲提出的“一般系统论”概念为标志。20世纪40年代出现的系统论、运筹学、控制论、信息论是早期的系统科学论,而同时期出现的系统工程、系统分析、管理科学则是系统科学的工程应用。2.第二阶段: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自组织理论这一时期的发展主要是系统自组织理论的建立,主要的理论创新有:普利高津提出的耗散结构理论、哈肯提出的协同学、艾根提出的超循环论、托姆创立的突变论以及混沌论、相变论。3.第三阶段:20世纪80年代至今——非线性科学和复杂性科学20世纪80年代国际学术界兴起了研究非线性科学的热潮。非线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高等农业教育》2005年10期
高等农业教育

我国教育管理学研究述评

一、引言通常意义上的学科是指某种相对独立的知识体系,教育管理学作为一门学科在我国已经成为一非常牢固的事实。所谓的教育管理学研究就是探讨教育管理学这门学科应当如何建构,它并不涉及具体的教育管理问题的分析与判断,故它与教育管理研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诸如教育管理学的学科性质与学科地位、叙述框架与逻辑、研究对象、学科源流、基本概念与方法等都是教育管理学研究的视点。教育管理学研究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建构一门成熟的教育管理学。尽管国外,特别是西方教育管理学研究已经取得相当大的成就,国内的学者也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但是首先应当说明的是,本文主要关注的是中国学者对如何构建和完善中国教育管理学的诸多论述。其次要说明的是,本文只探讨作为一门学科的教育管理学,而不探讨作为一个学科群的教育管理学。有人提出,作为一门学科的教育管理学的著作体系是由教育管理活动、教育管理体制、教育管理机制、教育管理观念所组成的体系,包括:第一,教育管理学概念;第二,教育管理活动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管理世界》2017年07期
管理世界

中国管理学研究:大历史跨越中的逻辑困局——相关文献的一个整合性评论

(一)引论:时代背景及问题提出数十年间,全球网络数字化背景下,随着“改革开放”步伐加快,东西方学术交流日益频繁且愈加深化,管理学“显学”地位越来越凸现,中国管理学研究队伍渐次形成了一个由心理学、社会学和经济学乃至哲学等人文社科,特别是有理工科专业背景的各路学人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一个庞杂学术群体。其研究对象范围、研究工具手段乃至研究范式规则纷乱,以至于半个世纪前西方学界早已讨论过的有关管理学是什么、为什么,以及研究什么、怎么研究等学科建设的基本问题依然存在,甚至与百年来西学东渐大时代背景下中国学术遭遇挑战而早已存在的“体用之争”,诸如“管理学在中国”,以及是否存在一种独具特色的“管理学的中国学派”、“中国管理学”或“东方管理学”等一系列问题,彼此在时间节点上相互扭结纠缠在一起。这不仅使当下整个中国管理学学术共同体再度面临一种“前所未有之变局”,而且导致中国管理学主流研究指向长期迷失在“学科合法性—实践针对性”双重悖论及多重困境之...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7年04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管理学

社会主义市场管理学的对象与范围 (一)社会主义市场管理学的概念 社会主义市场管理学是研究国家如何运用行政权力,管理和监督社会主义统一市场,探索市场科学管理规律的学科。是一门新兴的阶级性、政策性、应用性较强的社会主义管理科学。它有两个含义:一是市场;二是管理。 1.关于市场 中共中央关于“七五”计划的建议,提出了“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的有计划的商品市场,逐步完善市场体系”的要求。如何理解社会主义统一市场的模式、概念和完善的市场体系的标准,需要重新认识与再探索。我国自1 956年对私营工商业改造基本完成至今,社会主义统一市场一直在逐步形成。当前社会主义统一市场仍处于形成阶段。 社会主义统一市场,是指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上,在国家计划经济领导下,以国营、集体经济为主的多种经济形式,多种流通渠道、多种经营方式的开放式的、成龙配套的完善市场体系,即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市场与它同步的各种类型市场(金融市场、技术市场、劳务市场、和信息市场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8年04期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地球管理学研究的情况及若干问题

《科技进步与对策》杂志1995年第4期首次发表了《建立地球管理学的思考》一文;同时又以《论共创人类地球管理学》为题,在上海举行的“’97世界管理大会”、“21世纪管理学科发展趋势”的分组学术交流会上就此问题作了交流;《长江日报》1995年8月6日以《地球是个家,持家应有方》为题,就《建立地球管理学的思考》一文作了报道;上海《新民晚报》1995年8月13日和《鸭绿江晚报》8月25日作了转载;1995年总第143期《综合经济导刊》杂志以《共创人类地球管理学》为题,再次就关于创建地球管理学问题作了论述。由此,关于建立地球管理学问题引起社会上有关部门和国内外部分专家学者的关注与重视。本文现就地球管理学,或称人类地球管理学,或称全球管理学的相关问题简述如下。一自1950年以来,世界人口已翻了一番,预计到下个世纪中叶还要再翻一番。目前粮食增产虽然很快,可全球挨饿的人比任何时候都要多,每年近1350万5岁以下的儿童死于营养不良。科学技术带来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管理学报》2017年09期
管理学报

做面向真实世界的管理学研究

管理研究究竟有什么价值?管理学者要对社会做什么贡献?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假设。对笔者而言,管理研究最重要的价值在于,以理论和思想的力量去影响和推动管理实践的进步及管理水平的整体性提升。为此,管理学者应努力提高自己对现实问题的理解力,并致力于对现象背后的规律提出新的解释,令企业家和学生群体获得启发。在此过程中,好的研究成果被沉淀下来,自然而然地推动学科的进一步发展。这一顺序恐怕很难反过来,否则就容易本末倒置,变成为了研究而研究,为了学术而学术,但研究本身却成了无源之水,所谓的学术变成了不懂装懂。更糟糕的是,让学者们最宝贵的学术生命配置在错误的研究路径上,然后越是发展,越是背离学科最初的目的。一门学科的研究路径是由学科性质所决定的,管理学是一门应用学科,是一门实践学科,倘若心中没有真切的管理世界,任何管理科学研究都是徒劳的。越是有追求的管理学者,越应该注重管理实践,接触实践,去感知整个管理世界的真相。1好研究,要回到管理现场管理学是一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