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谈科技政策失灵现象

自从科学成为一种社会建制以来 ,几乎所有的科技活动都被纳入国家或政府的规划之下 ,因而国家或政府为了有效的管理和引导科技的发展 ,制定了各项科技战略、科技政策和立法 ,在现代社会这三项措施构成了对科技活动的强大的外部控制域 (exteriorofcontrol) ,而三者对科技活动的控制力是依次增强的。在科技的日常活动中科技政策起着最为重要的管理和引导作用 ,尤其是大科学时代科技事业也就是国家的事业 ,无论是投资规模、人员配备 ,还是信息支持系统都非个人或单个企业所能负担的 ,因而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科技政策上的失灵产生的后果都是非常严重的 ,鉴于此 ,研究科技政策的失灵及其预防机制就成为科技进一步健康发展的关键。1 什么是科技政策失灵科技政策是国家或政府诸多政策中的一个分支政策 ,对科技活动施加影响所规定的意向原则和规定。科技政策的目标是对所有的科技活动大的方面进行引导、干预和控制 ,通过这一强有力的外控制项作为中介 ,把国家的军...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科学精神视角下的科技政策失灵研究

科技的发展不仅是科学知识的积累、科学方法的创新,更是科学精神的塑造。因为科学知识和科学方法是不断更新的,科学精神是永恒的。科技政策对科技发展有着积极的作用,它不断地催化着科技在不同场域中发挥应有的作用,笔者从当前科技政策的发展与存在的问题为切入点,分析科技政策对科技活动的影响,来认识科技政策失灵这一非正常的特殊现象。科技发展的内在动力是人们对科技认识的细致化和结构化,这种细致化和结构化就是思维内在形成的兼备优良传统的科学精神,同时它们又体现在对科技活动起着引导和支撑作用的科技政策中。笔者从科技政策的内涵、形式以及如何判定科技政策失灵等原始的范畴进行必要的研究,引入科技政策失灵与科学精神的相互关系。试图从科学精神视角对我国科技政策的完善提出对策,尤其是在科学精神的缺失情况下,如何应对科技政策失灵现象。结合我国科技政策实际,分析了科技投入、科技人才、科技评价、科技产业等政策层面的失灵现象,并从科学精神的维度有针对性地提出防止科技政策...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智库理论与实践》2016年06期
智库理论与实践

步入大科学时代的诺贝尔奖

1引言自1901年诺贝尔科学奖创立至今的100余年里,科学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最为显著的变化是科学从小科学时代步入大科学时代。“大科学”的概念是由美国耶鲁大学的D·普赖斯在1962年首次提出的。大科学主要萌芽于二战的国家科研体制中,成形于二战后(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曼哈顿计划”的成功实施,科学也从小科学(little science)时代逐渐走入大科学(bigscience)时代,即普赖斯所言的“突变[1]”)。在小科学时代,科研项目通常由科学家个人或科学小组进行研究,由科学家个人或科学小组设定问题、独自执行、探索式解决,科学家以追求科学真理为导向,集中在单个学科内进行研究。大科学则是相对小科学而言,指的是科研难度大,需要复杂的实验仪器设备和大量科技人员参加,投入大量科研经费的大规模科技研究活动。1996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在其年度报告中使用“大科学”这一词汇,大科学这一概念已经深入人心。本文将讨论大科学时代相...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厦门理工学院学报》2012年04期
厦门理工学院学报

大科学时代科学家责任问题探析

当前,人类已进入“大科学”时代,社会的科技化和科技的社会化呈现同步发展趋势,科学的发展及其社会应用(包括所带来的后果)具有明显的动态性和复杂性。在小科学时代,由于科学发展具有相对的自主性,对社会的影响也很小,因此科学家的责任仅限于学术界范围内,他们的使命就是推进知识创新、提高人类认识自然的水平,不需要关心研究过程及成果是否和如何影响社会。然而,这种把科学家责任等同于科技创造的观点,无法反映出在大科学时代中的“科学—社会”关系,将社会因素(如伦理)纳入科学家责任范围得到更多的认可[1-2]。研究表明,在大科学时代,科学家正面临着日益严峻的责任困境,科学家需要关注是否在科技发展和应用中应该负有和负有什么样的伦理责任[3-4]。科学家应如何构建面向大科学时代的责任体系,社会如何评价科学家的责任履行,这些问题随着科技社会化和社会科技化的发展,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讨论。现有研究大多关注了科学家责任的必要性及重要性、科学家的社会责任、科学...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思想教育研究》2005年10期
思想教育研究

走向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融合的大科学时代

现代学科的发展,既高度分化,又高度整合,出现了整体化发展的趋势。单一学科的专业化高等教育,难以适应多学科交叉渗透的大科学发展需要,也难以满足复合型人才培养的要求。所以,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走向融合,是高等教育的必须选择。一、准确把握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内涵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分野,是伴随着近现代科技革命而产生的,也就有了不同的内在规定性。1.科学教育的源起与发展在古代,科学与人文都包容于自然哲学之中,科学产生于人们对未知世界奥秘的好奇和惊讶,仅作为一种无功利的自由探索活动。但囿于当时人们的认识能力局限与科学处于混沌初始状态,对客观事物的探索,只不过是猜测、直观、笼统、思辩的描述,科学的力量还十分微小,科学教育仍处于从属、依附地位。因此,在长期的农业社会,一直处于主导地位的是人文教育,旨在教化人们修身养性,完善自我人格。真正意义上的科学教育,肇始于近现代科学技术的产生与发展。以1543年哥白尼日心说诞生作为标志,自然科学摆脱了宗教神...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创新科技》2005年04期
创新科技

大科学时代呼唤大科学家

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现在的科学研究已经不同于十八、十九世纪了,即进人了所谓的“大科学时代”,其最显著的特点之一就是科研工作趋于团队化和组织化,牙良多科研项目不再依靠个人的力量及作坊式的操作来完成。今天,像爱迪生那样的创造发明方式已经越来越困难了,但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在这种新形势下,科研工作注重强调科学家的团队精神,强调发挥集体的作用,强调国家的组织引导功能。正是从这一特点出发,有人断言,在大科学时代科学家个人的作用已经不甚重要了。事实上,大科学时代并未削弱科学家个人的作用,甚至使个人的作用变得更加突出和重要。因为作为科研团队的带头人,不仅要有深厚广博的专业知识,而且要有深远的战略眼光和卓越的组织领导能力,要能率领一个学科或多个学科的科学家联合作战。如今许多科研领域实行的首席科学家制度和学科带头人制度,就是适应这种新形势而诞生的新体制。一个好的科研集体,必然有一个或一批好的学术带头人;没有一个或一批能力强、威信高的带头人,团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学管理研究》2003年03期
科学管理研究

论大科学时代的科技战略

随着 2 1世纪的到来 ,人类同时步入了大科学时代。以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新能源技术、海洋技术为代表的高新技术及其产业的发展 ,使全球经济以前所未有的增长势头持续地、稳定地向前推进。为适应经济发展而进行的科学研究、技术研究日趋复杂 ,而且资金投入加大、风险加大 ,导致世界科技市场格局发生重大变革。这些都使得我们必须运用大科学的战略来重塑我国的科技事业。1 大科学的基本内涵及基本特征“大科学”的概念最早是由美国物理学家温伯格1961年提出的 ,他认为现代科学已经从近代以前的小科学变化成为大科学。 1963年美国科学史家普赖斯又在其名著《小科学大科学》一书中对于大科学概念作了明确阐述。他指出 :“现代科学不仅硬件如此璀璨 ,堪与金字塔和欧洲中世纪大教学媲美 ,而且国家用于科学事业人力和物力的支出也使科学骤然成为国民经济的主要环节。现代科学的大规模性 ,面貌一新且强而有力使人们不得不以‘大科学’一词来美誉之”。 1996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