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合同落空、情势变更与不可抗力──兼论我国相应立法的模式选择

合同落空、情势变更与不可抗力──兼论我国相应立法的模式选择车丕照内容摘要合同落空与情势变更是分别存在于英美法系国家和大陆法系国家的合同法中的重要制度。它们之间以及它们与不可抗力制度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相比之下,英美法中的广义合同落空原则更宜于理解和便于操作。我国在制订统一的合同法时,可考虑在合同效力部分并列规定履约不可行与合同目的落空制度,或并列规定不可归责于当事人的给付不能和情势变更制度;也可以通过制定完整的不可抗力制度来发挥上述制度的功效。关键词不履约,无责任,模式选择在我国学者的许多著述中,都将合同落空与情势变更及不可抗力混为一谈。其实这三者之间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为使对外国的合同制度有更为全面的了解,以期对我国的合同立法有所借鉴,有必要对这三个法律概念做进一步的分析。一合同落空是英美法中的概念。按照早斯的英国合同法,合同一经缔结,即使以后所发生的与义务人的过错无关的情况使合同不能履行,义务人也须承担违约责任。但自19世纪...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印度洋经济体研究》2018年06期
印度洋经济体研究

中印冲突与合作的条件——基于情势变更理论的分析

近年来,中印关系的研究日益受到国内学者的关注。有的学者就中印边界问题进行了较为深入的研究,(1)有的学者从经济合作潜力的角度对中印关系发展前景进行了分析,(2)有的学者则从中国提出建构新型大国关系的角度对中印关系进行了新的思考,(3)也有的学者从大国多边的角度来考察中印关系,(4)还有一些学者从海洋权益碰撞的角度给予分析,(5)有学者还从“问题外交”入手剖析印度对华政策的特征。(6)综合来看,不同的研究视角丰富了对中印关系的研究。不过,我们发现,国内尚未有将“情势变更”概念引入中印国家关系分析的研究成果,本文将从这个角度尝试进行分析。一、问题的提出近年来中印关系发展的现实让人颇为困惑。2009年有学者认为中印关系形成了“新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即发展共同利益与互不威胁原则,和平解决边界领土争端原则,不针对第三国、与第三国发展关系不针对对方的原则,经贸优先与经济互补原则以及一个中国及西藏是中国一部分原则。(7)亦有学者分析指(1)...  (本文共25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36期
法制博览

论情势变更的适用

情势变更在现代民法中是一项十分重要的制度。其目的在于保障合同依法成立后、正式履行前,因发生不可归责于合同订立当事人的原因而使合同成立所依赖的环境或基础发生重大的意外变化进而无法继续维持合同原有的效力时,受此不利影响的一方当事人之权利不受损害。其保障方式为当事人依情势变更之事实请求法院或仲裁机构变更解除合同。我国在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法释[2009]5号,以下简称“《合同法解释(二)》”)第26条中规定了该制度。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变化及《民法总则》的颁布实施,我国的社会现实和法制环境都发生了改变,准确理解情势变更制度的目的和意义并结合当下环境解读以将其融入司法实践显得十分重要。一、情势变更的产生背景及现实意义《合同法解释(二)》颁布于2009年,当时我国正面临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政府的主要经济任务是应对金融危机以保障经济平稳较快发展,法律作为市场的保障机制之一也做出了相应的回应。几年过去了,当今世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兵团党校学报》2018年02期
兵团党校学报

情势变更制度中对法官自由裁量权的限制

一、情势变更制度概述情势变更又叫情事变更,是指合同成立后至其被履行完毕前,而非因双方当事人的原因及其过错而发生情势变更,致使继续维持该合同原有效力对受其影响的一方当事人“显失公平”,因此应当允许当事人单方面变更或解除合同的一种制度。(1)早在1999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草案)》中就对情势变更制度进行了设计,但是最终立法并没有采纳。而是在2009年2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合同法解释(二)》第26条作出了明确规定。(2)情势变更制度在于通过司法程序事后的矫正,变更合同已经确定的条款或撤销合同,在合同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范围之外,重新分配交易双方在交易中应当获得的风险和利益。合同本身保护着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自由,而情势变更制度则是为了追求交易的公平而矫正合同内容或废止合同效力。二、情势变更制度在适用中的风险德国民法学家拉伦茨认为,适用情势变更原则是为了应对一方当事人面临丧失最低限度实质性合同正义的情况。(3)公平正义是我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18期
法制博览

情势变更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中的适用问题研究

的主张,如何适用情势变更原则,实施成为司法实践的难点。(一)情势变更原则的概念情势变更是指在合同成立后,因当事人不可预见的事件发生,导致当事人订立合同的基础丧失,继续履行合同将对合同当事人明显不公平,当事人可以向法院要求变更或解除合同。“情势”是指合同成立时所依据的基础和客观环境,包括政治、经济、法律和商业环境等。(二)情势变更的功能1.体现了诚实信用原则诚实信用原则是民法的“帝王原则”,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是基于合同当时并所能合理预判的“情势”;如果合同订立后,情势发生了巨变,按原合同继续履行将严重不公平,“守约”当事人要求继续履行的,显然有违诚实信用原则。2.体现了公平原则公平原则也是民法的重要原则之一,民事主体产生纠纷时,要求司法机关公平地处理当事人之间的矛盾。在审判事务中的建筑工程领域一般不适用情势变更原则,只有在“情势”导致承包人与业主之间出现重大利益失衡时,根据民法的公平原则来处理,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以平衡双方利益。3....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法学评论》2018年06期
法学评论

我国情势变更制度要件及定位模式之反思

我国现行的《合同法》中并未对情势变更制度有所规定,而是将其安置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为“《合同法》司法解释(二)”)中予以说明。情势变更制度出现在我国的司法解释中时间不长,甚至可以视为是被现实“倒逼”出来的解释规则。由于司法解释中对于情势变更制度着墨不多,加之言辞晦涩,使得该制度在功能上并未与不可抗力有着明确的切割,同时在内涵上与商业风险也无法分清泾渭。因此,长久以来产生了大量案件,一方当事人以情势变更为由要求变更或解除合同,往往最后被法院驳回,判决继续履行。如此种种,不仅没有起到定纷止争之作用,反而导致司法资源的极大浪费,令人扼腕。值此民法典编纂之际,从价值定位的角度来反思情势变更制度的要件,厘清其与不可抗力以及商业风险之间的关系,确有必要。一、情势变更制度之要件的再审视(一)情势变更的客观事实所谓情势,系指一切为法律行为成立基础或环境之客观事实。(1)而本文中所谓之情...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