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唐代举子及第登科等第考

唐代举子及第登科等第考王勋成(兰州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兰州730000)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征稽史书典籍、文献碑志,来考证论述唐代进士、明经、制科、博学宏词科和书判拔萃科的及第登科等第,以使人们对唐代选举制的等第问题有一个全面系统的了解。关键词唐代及第登科等第中图法分类号K242宋《蔡宽夫诗话·唐制举情形》说:“唐举子既放榜,止云及第,皆守选而后释褐。选未满而再试,判为拔萃于吏部,或就制举而中,方谓之登科。”(郭绍虞先生《宋诗话辑佚》卷下)这就是说,唐代举子参加礼部考试,中进士、明经等科后,只算及第,还不能作官,得守选数年后,再经过吏部的铨选,才能释褐授官。若守选期限未满,可参加吏部的书判拔萃科,或者制举科,中选后,就叫作登科。五代王定保《唐摭言》卷3《今年及第明年登科》也说:“郭代公十八擢第,其年冬,制入高等。何扶,太和九年及第,明年,捷三篇。”郭代公即郭元振,他进士及第后守选不到1年,就以制举登科。何扶及第后也仅守选1年,就以博学...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文史知识》1990年02期
文史知识

唐代的博学宏词科

博学宏词(或作“宏辞”、“弘词”)科,据《辞海》“博学鸿词科”条解释说:“封建王朝临时设置的考试科目,为制科之一种。始于宋高宗绍兴三年(1133)。‘鸿’本作‘宏’,至清代乾隆中以音近清高宗名而改。”此条释文不够准确。其丸博学宏词科并非始于宋代,而是始于唐玄宗时;宋代此科仅偶尔实行且较冷落,清代也只于康熙十八年(1679)和乾隆元年(1736)开科两次,而唐代尤其是唐后期的博学宏词科不仅经常举行,而且内容丰富多彩,选拔了不少著名的人才。 与宋以后各代不同,唐代科举及第并不能立即入仕,而是仅获得一定的出身品第,即任职资格,还需经过吏部的锉选考试方可释褐当官,即真正受到任命。唐代进士及第以后,雁塔题名、曲江宴会、杏园探花,以至风流于平康里,确实是“一登龙门,则身价十倍”,许多人也因此而平流进取,坐至公卿。但因为尚未入仕,故也有人及第后发出“犹着褐衣何足羡”的慨叹。按一般情况,唐代进士及第后少则一年,多则几年,个别甚至十几年才能通过栓...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安庆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89年03期
安庆师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清代图书与图书馆事业概述

清代是我国封建统治的最后一个朝代。清皇朝对人口众多、文化程度较高的汉族,始终怀着疑忌和歧视的心理,厉行思想与文化控制,逐步加强对汉族文化的摧残.对文化政策的极端重视和大规模多样化地加以运用,在清全盛时代一一康、雍、乾三朝是超越过去任何时代的。清统治者进行思想和文化控制主要采用两种手段:一方面,制造文字狱和大规模禁毁书籍;另一方面,鼓励考据学派,积极提倡经学,沿袭科举制度,以八股文取士。尤其是自康熙以后,除了每三年考一次进士外,还开了博学宏词科,以笼络知识分子,搜罗文人学者;又开“四库馆”,进一步招致文人学者修书,使他们耗尽毕生精力,于寻行数墨之中磨灭他们的意志。这种软硬兼施的政策,使许多知识分子讳言明末清初史事,惧于做诗作文发议论而招致灾祸,于是走上钻研古书,从事编纂古人著作的道路,致力于文字学、训沽学、音韵学、考据学、图书校堪和辑佚工作,在经学、史学、目录学和文献典籍的研究与整理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促使了图书和图书馆事业的发展...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历史研究》2018年01期
历史研究

士林华选:唐代博学宏词科研究

唐朝国运兴盛,得益于制度创新,最为突出的就是对科举制度的不断发展,形成了以常举、科目选和制举三大类科目体系,构成了种类多样、不拘一格选拔人才的制度。在“偃武修文”、“以文取士”的大环境下,知识分子出路狭小,多以入仕为宦为正途。因此,唐朝自高宗以后,选人增多与员阙有限的矛盾不断凸显,(1)为了缓解铨选压力,吏部在铨选试判的基础上,陆续设置平判入等科、书判拔萃科和博学宏词科,(2)以及三史、三传、三礼等科,总称“科目选”,(3)以选拔不同类型的人才。宏词科为唐代吏部最高科目,学界一般认为设置于开元十九年(731),(1)面向“格限未至”的选人,以缓解《循资格》带来的选人“屈滞”问题。(2)其实,宏词科设置之后,很快变为解决及第进士释褐问题的最重要科目,此科及第者优与授畿县尉、校书郎和两府参军等最为清显的释褐官,从而步入“八俊”升迁图,进而直登卿相。但长期以来学者多未注意到宏词科的这一真正功能,相关研究多集中在对宏词科设置时间和原因的...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前哨》1957年01期
前哨

蒲松龄

蒲松龄是我国著名漳大文学家之一。他生于公元一六四O年(明祟帕十三年)。他的牡年,正当清朝康熙皇帝(玄哗)利用汉好把我们民族英雄反抗的力量旗压下去,毓一了中国,’提倡御用文学,韶开博学宏祠科,利用官爵碌位收买寒士的时候。蒲松龄博学多才,格身还是个穷秀才,甘为童子的塾师,但他发潭了他的天才,在文学上有谭大的剧造,他写出了反映与批钊现实的不朽名作—聊寮志具,把当时社会形形色色的丑态和种种罪恶揭露出来。他以为寡用文言,不能够普遍影响到广大的摹众,又写了一些白韶的通俗便句,和农村中应用的文学。(群后) 家世与青年时代 今天敲起这一位谭大的文学家,先把他的家世与出身,在这里略述几句,供覆者仍的参考。他的远祖系元代般阳路总管(毅治于旧淄川县城)蒲兽潭,这位总管的林墓在旧淄)’}县城的西北五里,L华表〕、L翁仲刁、L墓褐刁、L些坊一!都巍然尚存。相傅元代倾复之余,只遣l_藐孤刁易姓更名养在外家惕氏。至明洪武中叶,始复姓蒲。我动周过豁多姓蒲的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前哨》1957年01期
《江海学刊》2006年05期
江海学刊

“博学鸿词”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博学鸿词”研究的回顾与展望@张亚权$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康熙十八年(1679)的博学鸿儒科是中国科举史上一个全新的制举科目,它不同于唐、宋作为吏部科目选的博学宏词科,也不同于乾隆博学鸿词科。这一有别于一般科举史和有关专题论文的全新结论,正是建立在对康熙己未词科相关文献资料、研究论著的全面占有和深入研究的基础之上。清代以来的中国学术史,因为未能辨析康、乾两次特科之间的根本区别及其与唐、宋博学宏词科的差异,而笼统地用“博学鸿词”概称康、乾特科,康熙博学鸿儒科的独创性和特殊性被逐渐地掩盖遮蔽。于是分别从文献整理、专题研究等角度,对清代、民国以及建国后的“博学鸿词”研究进行全面系统的回顾,进而对21世纪的相关研究视域、研究路径等作理性的学术展望,成为了笔者的涵意所指。博学鸿词;;博学鸿儒;;科举制度;;学术史;;回顾;;展望[1]李集:《鹤征前录序》。[2]李富孙:《鹤征录续辑序》。[3]秦瀛:《己未词科录.凡例》。[4]董秉纯《全谢山...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