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玉石之路”的布局及其网络

笔者于1989年初正式提出“玉石之路”的构想,简单地描画了玉石之路(东部地区)示意图[1],那时只是为了说明“玉石之路”本为客观存在的历史陈迹,便参酌汉代丝绸之路的走向,勾出自新疆和田至安阳的一条玉石之路,省却了夏、商、周之玉石之路,给读者造成了一个历代王朝玉石之路都是一个版本的错觉,更遑论长达6000年的史前时期玉石之路,亦未讲明史前还有若干支玉石之路,如王旬王干琪玉路、瑶琨玉路、鬼国玉路以及球琳玉路等等非常重要的区域性的玉石之路及其跨区域的玉石之路网络的存在。嗣后,发现此“玉石之路”的说法存在上述欠缺,曾用“昆山玉路”来暂时矫正原“玉石之路”的提法,但这仅是权宜之计,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同时也认识到,“玉石之路”是一重要的研究课题,涉及历史、考古、地质、矿物、交通运输、内外贸易等等许多专业,不是个人的微薄力量所能胜任的。但是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1989年提出的“玉石之路”的构思存在一定的失误和不足,便需尽力加以补正。重新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7年04期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

先秦时期北方草原玉石之路新考

我国玉学专家杨伯达先生于1989年提出,早在“丝绸之路”形成以前,曾经有一条“玉石之路”,将新疆和田玉运入中原,此路也称“昆山玉路”[1]。近年来,“丝绸之路”已成学术热点,“玉石之路”也引起越来越多学者的注意。或许有人认为,“昆山玉路”是“丝绸之路”的前身,两者区别仅是时代及输送的货物不同罢了。事实上,我国史前传说的昆仑山,并非今日新疆与西藏之间的昆仑山脉,因而先秦时“昆山玉路”的走向,也不是从关中平原一路向西,而是要经过北方草原地区。一、玉器时代与玉石之路据现有考古资料,距今约12000年的海城仙人洞遗址出土的绿色蛇纹石旧石器,是迄今所知最早的“玉器”。[1]春秋时,楚国相剑家风胡子曾对楚王说:“轩辕、神农、赫胥之时,以石为兵……至黄帝之时,以玉为兵……禹穴之时,以铜为兵……当此之时,作铁兵。”[2](卷11《外传记宝剑》P.303)一般认为,风胡子对石兵、玉兵、铜兵、铁兵的时代划分大致符合中国历史发展的实际。而西方学者对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丝绸之路》2016年15期
丝绸之路

玉石之路文化品牌与甘肃的文化资本——玉帛之路项目组给甘肃省的对策报告

“玉石之路”是中国学界在20世纪后期根据考古发现的玉文化材料而提出的学术命题,针对1877年德国人李希霍芬出于欧洲人视角而命名的“丝绸之路”。自2012年提出“玉石之路黄河道”理念,近年来,玉帛之路项目组从事以实地调查为主的全程探索,希望能够大致厘清玉石之路中国境内的具体路线和使用年代之变化情况。并在较为充分的学术调研基础上,厘清“一带一路”在中国境内的发生史,在此基础上将“中国玉石之路”项目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文化线路遗产,重建充分体现本土文化自觉精神的中国文化独有品牌。一个国家的文化品牌打造需要以学术研究创新为坚实基础。有鉴于此,本项目组在2014年6月至2016年2月,共完成玉帛之路田野考察九次,认识到“西玉东输”的历史具有多线路的复杂情况,植根于西部玉矿的多源头现象。甘肃临洮的马衔山玉矿和肃北马鬃山玉矿是近年来新发现的古代玉矿,均出产优质的透闪石玉料,后者被考古学证明自先秦时代就已经开采使用,这就对历史上认定的以新疆和田玉...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3年06期
上海交通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玉石之路”研究回顾与展望

随着玉文化在中华文明史及价值观形塑中重要性认识的日渐深入,20世纪后期方引人注意的“玉石之路”研究意义也日益凸显。玉石之路的研究涉及历史、地理、考古、地质、矿物、交通运输、中西贸易交流和族群关系等诸多学科领域及问题,学界逐渐意识到,“玉石之路”是物资传送、文化传播和信仰交流的通道,也是社会物质生产与精神价值建构、王权建构与华夏认同互动关系的见证。玉石开采、加工、贸易与运输的主要线路,玉器样式特别是玉石所承载的神话信仰与价值观的传播与认同,成为探寻中华文明起源和核心价值的新途径。立足国际视野,玉石神话信仰亦几乎是所有伟大古文明起源与发展进程中普遍存在的观念性动力要素,驱动着跨国跨地区的远程贸易和文化交流传播。[1]由此反观中华文明探源,“玉石之路”的考察和研究,尽管目前尚未达成完全共识,但不同视域的探索,至少已让“玉石之路”的重要性逐渐清晰。为了更好地推进此项课题的进展,有必要回顾和总结已有的成果及其存在的问题。一、玉石之路:名与...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西部资源》2011年05期
西部资源

玉石传奇(之一) 玉石之路

两千年前,汉王朝的铁骑,保障了西域商路的畅通,丝绸成为古罗马贵族手中的奢侈品,在此之前一千年,商王朝的庞大军队踏上了几乎相同的征程,道路的另一端埋藏的是统治者梦寐以求的宝藏——玉石。回溯历史,这条曲折神秘的玉石之路,在人们的眼前展开。2009年,河南安阳的一处考古工地上,考古工作者正在清理一座新发现的古代墓葬,墓葬的主人是3000年前的一位商代贵族。而墓葬内部却只有寥寥数件被压毁的青铜器,但是考古人员并没有失望,因为他们发现了更为重要的东西,在墓坑底部的一个土包中,显露出一片柔和的青白色,这是一块随葬的玉器,考古人员并没有把玉器取出,而是将玉器连同周围的土壤一起密封起来,这些玉器或许能够解开一个争议已久的秘密。自从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在河南南阳,考古学家们先后发现一座商王朝的王室大墓。商王朝作为中华文明史上第一个有文字记载的王朝,逐渐向人们展现出了它真实的面容。在这些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青铜礼器,这些铭刻着精美图案和文字的青铜器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新疆地方志》2002年02期
新疆地方志

昆山之玉和“玉石之路”

纵观中华文明发展史 ,每个时代都有代表其时代特色的艺术作品。如商周青铜器 ,汉代丝绸 ,唐代金银器 ,宋元瓷器。但惟有一种艺术品自古不变 ,这就是玉器。玉坚重 ,声悦耳 ,质细腻 ,清润光泽、晶莹端美。自古以来 ,玉石就是高贵、纯洁、亲善、吉祥的象征。东汉许慎曰 :“玉乃石之美者 ,有五德 :润泽以温 ,仁也 ;理自外可以知中 ,义也 ;其声舒扬远闻 ,智也 ;不挠而折 ,勇也 ;锐廉而不技 ,洁也。”文学中美丽的语言常和玉有关 ,真可谓“金口玉言”。如“高尚纯洁称“玉洁冰清”,保持气节叫“宁为玉碎”,美丽的容貌叫“玉颜”,表敬辞时有“玉音、玉照”;和平则是“化干戈为玉帛”。再如玉玺 ,自秦以后只有皇帝的印章才以玉为之 ,充分体现了玉的贵重地位。中国文化的一大特色就是用玉。“玉不琢不成器”。早在新石器时代 ,中国人就学会了雕琢玉器。这些晶莹夺目的玉器 ,不仅是王公贵族赏玩装饰的必需 ,更主要是作为礼器馈赠友人、权贵 ,或作为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