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占有性质解读

从占有制度产生以来,民法关于占有相关问题的争论一直延续至今。各种学说甚至影响了后世的民事立法和民法学理论。如德国民法典共19个条文把“占有”规定在物权篇的第一章,把占有视为物权(尤其是所有权)的前提和基石;而以瑞士民法典为典型将占有视为对物或权利事实上的管领力、支配力,并与作为本权的所有权、用益物权和担保物权不同,将其规定在各种物权之后。日本名古屋大学教授加货山茂认为:占有本质上并不是一个物权法上的概念,其与债权也有一定的联系,占有实际上是一种保护或取得本权的物权或债权的前提性制度,应将其规定在民法典的总则当中[1](P335)。我国物权法草案采将占有规定在各种物权之后之模式。此种立法或观点之差,更是从历史渊源和法律逻辑的体系的角度考虑的。我国学界对占有制度的态度更多是对占有的性质进行讨论,且目前通说认其为事实而非权利。这是从寻求占有保护依据的角度出发的。因为“将占有的法律性质确定为事实抑或权利的问题涉及法律对于占有加以保护的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1年32期
法制与社会

从罗马法中的占有保护谈我国占有制度的完善

一、有制度的起源及占有的保护(一)占有制度的起源占有得到比较系统的法律保护,并形成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是在罗马法中。罗马的《十二铜表法》中对“获得物,占有权法”的规定,体现了早期罗马法关于占有的概念。其一是“占有土地的时效为二年,其他一切物品为一年”,其二是“不愿意确定丈夫对自己有支配权的妇女,每年应离开其家三夜,因而中断占有的一年时效”。对占有的表述,保罗斯(paulus)认为:“我们通过握有和意旨取得占有,而不是单凭意旨或握有取得占有”。取得占有必须同时具备这两大要素,只有意旨而无握有,不发生占有;只有握有而无意旨,仅属于持有。因此,所有人不一定就是占有人,实际握有物的人一定是占有人。因此,我们可以看出,罗马法上的占有制度并不仅仅是由占有的单一概念发展而来的,而是由最初的以所有意思的占有(包括先占、抢占、时效取得等制度)到任何占有,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的占有都受保护。(二)罗马法中占有制度的保护罗马法中,占有与法律上的权利,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前沿》2015年02期
前沿

论占有之自力救济

占有为民法上之重要制度,是伴随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极其悠久的概念,民法中的占有是物权的基础权能,在物权法中具有重要的意义。占有制度的设立在于保护已经存在的事实状态,以维护社会的稳定秩序。如果允许新的力量扰乱现存秩序,有违设立物权法的目的。世界发达之成文民法均设有相应的制度对其进行保护。考察各国制度,关于占有之保护规定差异较大,其中尤以是否在立法上明确承认自力救济殊为不同。此种制度差异大约源于理论上之分歧与模糊:对占有本质的分歧与模糊。一、占有自力救济之基础(一)占有本质辩——权利、事实或法益?关于占有的本质,历来争议颇多,观点集中于事实说、权利说、混合性质说和法律关系说。在罗马法上,占有是指对物有事实上的支配和管领。权利说最早见于日耳曼法,王泽鉴先生认为占有制度是日耳曼物权法的核心概念,占有非单纯的事实,而为权利。混合性质说认为占有本身虽为事实,但法律之保护使其具有一定效力,故而使占有人拥有占有的利益,占有即为权利,并具有物权的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前沿》2015年02期
《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年03期
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占有保护理据的分析——兼评我国的乌木占有案

一般认为,占有制度发轫于原始社会末期,并成为私有制产生的标志,正如马克思所说:“占有,是一个事实,是不可解释的事实,而不是权利,只是由于法律赋予实际占有以法律的规定,实际占有才具有合法占有的性质,才具有私有财产的性质。”[1]意味着占有制度早先于民法的所有权制度,是事实构建规范的使能,然具规范意义上的占有制度则形成于古代罗马法和日耳曼法,并为近、现代民法中的占有制度奠定了基石。自占有制度问世以来,关于占有的性质、构成要素、占有的类型、占有的保护等诸多基本理论问题一直困扰着受众主体,其间争议至今未能盖棺定论。在诸多的理论争议焦点中,占有保护成为基本理论的核心问题,这可归结于人类社会私有财产的保护始于法律对自然占有的介入,进而揭示出“一种权利的保护、设定、主张往往反映一个社会物质、精神文明的需要,反映法律保护什么样的社会关系和利益”之模态。[2]据此,占有保护所引发的问题是,为什么占有能得以保护以及如何保护?得以保护是探讨占有保护的...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1年03期
法制与社会

占有保护制度探析

自罗马法以来,占有的保护就为民法上的一项重要制度。从占有及其占有制度的本意出发,对占有的保护的理由,在于已成立的事实状态,纵然与法律相抵触,也不许以私力加以改变,只能依合法途径予以排除。因此对于占有的保护,实际上为一般安宁之保护。占有保护是占有制度的核心,物权法对占有的保护是在他人以法律所禁止的私力侵害占有时,给占有人提供司法救济或者将占有的事实通过推定来避免外力的干扰。我国《物权法》第245条确立了对占有的保护,明确规定了占有保护的权利对占有及其保护请求权以条文的形式明确予以规定,这在我国民事立法中是一个进步。一、占有保护成立的条件占有的保护以占有受到侵夺或者占有被妨害为前提。这种侵害行为直接损害了占有人的利益,并应当承当侵害占有的责任。在实践中,侵害行为一般有以下几种形式:一是侵夺占有,所谓侵夺占有是指违反占有人的意思,将占有物全部或者一部分转移至自己控制,使占有人全部或部分的丧失占有。二是妨害占有。指以侵夺占有以外的手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06年04期
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

罗马法上占有保护的理论重构

罗马法上对占有的保护是通过占有令状和诉讼两种途径实现的。不过直到帝政时期之前诉讼对占有的保护只具有补充性,所以占有令状的保护方法显得更具有普遍性和重要性,但我们却不能因此而忽略诉讼方式对占有保护的作用。学界很多人只顾及占有令状的作用而对诉讼方式的保护避而不论至少是不全面的,需要更加审慎而深入的研究。一、占有令状保护(一)占有令状的起源和作用古典法上对占有的保护主要是通过请求令状的方式予以进行的,这就是“占有令状”。关于占有令状的起源和功能,罗马法学上似无明确的说明,学界对此也争论颇多[1](P.390)。对此问题,我们试着走进古罗马法进行探寻吧。在论述占有令状的作用时,乌尔比安认为(D.41.2.35),对占有争议的处理结果仅仅是裁判官宣布争议方中谁占有物,并不解决所有权问题,其结果将是,在占有诉讼中败诉的一方在提出所有权之诉时将充当原告[2](P.193)。优帝坚持了这种对占有令状作用的认识(J.4.15.4),认为占有保持令...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