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宋教仁:中国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先驱

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专制制度,但却没能在中国建立起资本主义民主制度,中国没有走上真正意义的资本主义道路。但通过辛亥革命,民主思想已深入国人之心,任何人走复辟道路都是行不通的。在回顾辛亥革命历史时,一个重要人物是不应忘记的———他投身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组建政党,主张宪政,并为此而惨遭袁世凯的杀害,这个人就是中国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先驱———宋教仁。一宋教仁(1882—1913),字遯初,又钝初,号渔父,湖南桃源人。1899年进入家乡漳江书院读书,1903年考入武昌新式学堂。在武昌,他结识了革命党人黄兴等人,开始接受梁启超的维新变法思想和孙中山的资产阶级革命思想。同年冬,宋教仁专程到长沙与黄兴等人组建秘密革命组织华兴会,并担任副会长,开始了革命斗争的历程。华兴会准备1904年10月10日在长沙举行起义,但因事先泄密,宋教仁被迫逃往上海,随即赴日本留学避难。到日本后,多方联络,组织留日学生创办了《二十世纪之支那》刊物,撰写文章宣传革命思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安航空学院学报》2015年02期
西安航空学院学报

资产阶级共和国道路走不通之佐证——资产阶级民主势力与封建主义反民主势力的斗争及其教训

在中国近代史上,资产阶级民主势力和封建主义反民主势力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这些斗争基本上以资产阶级民主势力的失败而告终。在这一过程中,尽管中国的“民主政治”也在缓慢地推进,但终近代之世,中国始终未能成为真正的民主立宪国家。探求其中的底蕴,对于深刻认识中国国情,坚持正确的政治选择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一、近代民主势力与反民主势力的较量1840年鸦片战争后,西方资本主义打开了中国大门。伴随资本主义军事力量的侵入,西方资本主义文化也“西学东渐”。急于“振兴中华”的资产阶级接过西方民主政治的大旗,向封建专制主义展开了一次又一次斗争。(一)第一次较量: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鸦片战争改写了中国历史,从此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辛丑条约》签订后,帝国主义各国竭力控制清政府,加紧了对中国的全面侵略,而清政府则沦为“洋人的朝廷”,放手出卖国家主权,致使中国进一步堕入半殖民地的苦痛深渊,推翻清政府已成为解决中国社会各种矛盾的焦点。正是...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近代史研究》1987年01期
近代史研究

李大钊何时对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产生怀疑

近年来,有些同志经过深入细致的研究,认为李大钊所以能够成为第一个接受马克思主义的中国人,是因为他的早期思想中,就有许多怀疑以至否定资本主义而接近于社会主义的因素。这个研究成果是非常可贵的。但有少数同志进而认为,十月革命前,李大钊就对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产生了怀疑:有人认为在辛亥革命时期,有人认为在袁世凯复辟帝制时期,还有人认为在早期新文化运动时期。笔者认为,这些观点,都不符合李大钊思想发展的实际情况,事实上,只有到了十月革命后,李大钊才对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产生了怀疑。 李大钊是在辛亥革命后开始步人政治论坛并关心研究社会政治问题的。这时,辛亥革命的果实已被袁世凯窃夺,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己经名存实亡。面对袁世凯统治初期国家“隐忧潜伏”、“危机万状”的局面,李大钊忧心忡忡,感到有责任维护和完善新生的民主共和政权。因此,他对当时社会的弊端进行了猛烈的抨击,指出了“自统一政府成立以迄今日”的六大“隐忧”①,为“民权之旁落”而“哀”。这说明,李大...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学习与研究》1991年05期
学习与研究

怎样认识西方的资产阶级民主

现在世界上并存着两种民主制度,即西方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与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这是两种既有某种历史联系又有本质区别的民主制度。由于西方资产阶级和我们国内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美化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低毁社会主义民主,再加上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度历史不长,在实践中确也存在一些问题,因而在这方面还存在不少模糊认识。邓小平同志在1979年就提出,我们一定要向人民和青年着重讲清楚民主间题,在宜传民主问题的时候,一定要把社会主义民主同资产阶级民主严格地区别开来。今天,这仍然是思想和理论工作的一个重要任务。 要恰当地估价资产阶级民主的历史进步性 尽管在古代希腊的一些奴隶制国家中就有了民主政治制度(奴隶主的民主),但是作为一种社会形态的基本政治制度,民主是两个历史阶段的产物:第一,是资产阶级民主;第二,是社会主义民主。资产阶级民主制如果从英国资产阶级革命胜利、建立资产阶级民主政治制度算起,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了,已进入衰亡阶段。社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人权》2009年06期
人权

该喝倒彩

台湾实行资产阶级民主制度——多党制,结果选出来的领导人,一时是“总统”,一时又成为罪犯,把台湾搅得天翻地覆,人民受尽了折腾之苦。而有人却为此喝彩,认为这正是台湾民主的精彩。还有人要大陆学习台湾实行民主的经验。但是怎么没有想想,在这个“精彩”的背后,台湾人民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更没有想想,为什么要选出那样折腾人民的领导,而不能选举一个为人民谋利的人?有人会说:这是实行民主的必然过程,也是应该付出的代价;随着每一次的失败,台湾的民主制度就会得到进一步改善。但是这个过程要多长呢?有没有完呢?世界上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实行了资产阶级民主制,时间不能不说已够久,但是折腾的情况似乎不仅没有尽头,而且有越来越厉害的趋势。美国《外交》2008年3-4月号文章说,“世界陷入了民主倒退”,“全球独立国家中60%实行了民主制”,但是“若干关键国家民主已被推翻,......民主俱乐部的大多数新成员以及某些老成员都表现糟糕”,“未来10年里,决定民主的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权》2009年06期
《党政干部学刊》1990年02期
党政干部学刊

资产阶级的天堂 劳动人民的陷阱——西方资产阶级民主剖析

在如何科学对待资产阶级民主问题上,长期以来,那些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蓄意制造谬论,布下迷雾,把资产阶级民主捧上了天,搅混了一些人的思想,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揭穿资产阶级民主的实质,让它的真相曝光,此其时也。 西方资产阶级民主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国家制度和国家政权的构成形式。就政权构成形式来看,它主要实行普选制和议会制,两党或多党制以及三权分立制。这些制度果真象动乱、暴乱的策划者们所吹嘘的那样“民主”吗?事实胜于诡辩: (一)资本主义国家的普选制是维护资产阶级统治的工具 普选制是指国家的行政首脑和议会议员由普选产生,普选就是实行普遍、平等、直接和无记名的投票。资产阶级的选举制度,经过了二、三百年的发展,逐渐由限制选举到普选·制,由间接选举制到直接选举制,由公开投票制到秘密投票制。应该承认,这种发展是进步的。但是,历史证明,由于剥削阶级的局限,资产阶级并不可能实行真正普遍平等的选举,对于劳动人民来说,资产阶级普选制仍然是一种骗局。 首先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