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建国初期中国现代文学史的个人写作

20世纪50年代初,历经沧桑的中国终于迎来了独立统一的和平时期。百废待兴,万物待举,全国上下掀起了一片建设社会主义的高潮。在此语境之下,文化教育事业的建设得到应有的重视与关注。作为文化教育事业之一翼的文学史写作也得到了相应的发展并取得了为人所瞩目的成果。这一时期,王瑶的《中国新文学史稿》、蔡仪的《中国新文学史讲话》、张毕来的《新文学史纲》、丁易的《中国现代文学史略》、刘绶松的《中国新文学史初稿》等相继出版,以集体方阵的形式展现着当时文学史写作的价值取向、文体风格与整体风貌。 洪子诚在描述50年代的文学时对这个时代进行了“一体化”的命名。[1]这个命名喻示了当时文学写作在整体价值取向上的趋同性。无疑,在一种强有力的国家权力话语之下,多元或多样性的杂语境况是不可能产生的。自1950年始,一系列的批判运动展开,其中影响较著的是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对萧也牧等创作的批判、对胡适、俞平伯之《红楼梦》研究的批判,及稍后对胡风集团的批判,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画报》2016年19期
山东画报

张炜:43年后新的创作起点

新书《独药师》的创作,对张炜本人而言也是一次全新的挑战。“经过40多年的个人写作生涯刻苦的训练,我才走到《独药师》这个新的创作起点上。”张炜说,“没有43年的磨练,我个人驾驭《独药师》这个题材也会存在很多问题。”张炜表示,文学的创作者明白,写过去的生活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人物的语言、生活的事件都不同。从叙述情节到人物塑造的创作都会遇到一定的困难。《独药师》这个题材已经在他心中存放了很久,“有人讲放了18年,其实不止18年。在书中有一个独特的章节——管家笔记。这个独特的章节,其中的历史事件、人物都是真实的,那是一个复杂的做功课的过程,花费了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史诗,但是在酝酿过程中,我发现,在网络时代可能很少有人能很有耐心地完整的读下去,这将是一部有分量的大书,但未必是一部紧紧吸引读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作文(初中版)》2017年04期
新作文(初中版)

我们都是有“问题”的人

一个人写作的水平会随着读书变多而有明显的进步吗?张佳玮答:只说读书与写作的关系。孙莘叔问欧阳修,写作如何提高?欧阳修答:“无他术,唯勤读书而多为之,自工。世人患作文字少,又懒读书,每一篇出,即求过人,如此少有至者。疵病不必待人指摘,多作自能见之。”读书可以广视野,可以提语感,可以见识技巧。当然有其他提高的方式。语感和节奏,唱歌诵谣也能提高。游山玩水,闲问渔樵,也可以长见识,而且知识来得鲜活,但未必有读书来得便捷,尤其是没机会出门的人。有些人是靠听评书、听《荷马史诗》之类口头文学(这其实也是阅读的一种)来提升素养的。更有人天赋异禀,日常生活中也能淬炼总结出技巧。许多民间口头文学艺人都即如此。不读书也可能提高写作水平,比如早年的沈从文先生。但这与读书提高写作水平,并不矛盾。沈从文先生这种早年经历丰富的,后来不也很爱读书吗?王朔这种撒娇来个“无知者无畏”的,其实读书数量车载斗量。许多号召大家不读书的写作者,你去看看他们的阅读量再说话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文坛》2000年04期
当代文坛

两种“个人写作”与第三种“个人写作”的缺席

1 概念及两种写作语境90年代文学创作的一个突出特征就是书写者从公共角色、集体代言人的身份里疏离开来。这种疏离与“个人写作”的提出是有着内在关联的。但由于术语的滥用及“个人”一词在当下语境的模糊性 ,评论界对究竟什么是“个人写作”这一简单问题变得莫衷一是 ,并进一步对“个人写作”的评价变得无的放矢和似是而非 ;甚至于有论者把“个人写作”当作一个伪命题来处理 :“我以为这本应是常识、是底线 ,人‘人’和‘个人’在启蒙时代被发现以来 ,真正的写作就必然是‘个人写作’,你想不‘个人’都不行。”1概念的澄清首先须从“个人”一词的界定开始。在现代语境中 ,诸如“个人”、“心灵”、“主体”等概念早已被当作一种神话而被反复解构。而 T· S·艾略特的“非个人化”诗学理论也早已获得普遍认同。按“个人”一词在不同语境中呈现出的不同意义 ,我以为 ,与“心灵”、“主体”相联的“个人”是与西方的神学传统的人本主义相关的。而艾略特的“个人”则是指“个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编辑研究》2009年00期
中国编辑研究

我愿追随出版界的同志继续学习

这是我1997年以来的文字……这些文字,有些是为社会团体的活动写的,有些纯粹是个人写作,多半是为当前工作说话,不过参差不齐,不成系统。勉强归纳一下,总的主题还是出版业的改革和发展。这是宏大的时代的主题。如何充分展开这个主题,特别是如何贯彻科学发展观统领出版业的改革和发展,内容极为丰富,恐怕我这辈子也学不完。限于个人的眼力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东文学》2009年05期
山东文学

追寻真正意义上的个人写作

当文学一度为意识形态及宏大话语权支配,文学创作个体本位的丧失导致个人话语空间的窒息。只有创作者摆脱公共角色和集体代言人的身份,于社会话语场中获得自由,创作的主体性才会落到创作者手中,实现作品中的个体关照,营构属于自己的个人话语。纵观中国当代文学,至第三代诗派和先锋小说崛起之后,文学个人化特征愈加明显,“个人写作”成为一个颇具吸引力的文学关键词。有论者指出,文学的边缘化是文学个人化得以实现的前提,个人的声音得到前所未有的强调,文学的面貌也由此经历着从集体风格向个体风格的转型。一、曾经被认定的“个人写作”“女性写作”又名“身体写作”,是被认定的“个人写作”的一种。“身体写作”最初源于法国女权主义批评家埃莱娜·西苏的《美杜莎的笑声》,强调文学写作的女性视角和立场,意在对男性权利话语的颠覆。“身体写作”理论传入中国后,林白、陈染等女性作家以文学作为性别反抗和自我表现的工具,将创作的笔触指向个人的私人生活。作家呈现自我,背对历史、社会和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