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五·四时期东西文化问题论战与史学

发生于五·四时期的东西文化问题论战 ,大约从 1 91 5年《新青年》杂志创刊开其端 ,直到 2 0年代后期逐渐平息下来 ,持续了有 1 0余年的时间。“这场论战就其在文化史上的意义来说 ,是远远凌驾于以后发生的科玄论战、民族形式问题等等论战之上的。”[1] (P653)东西文化论战表面上是猛烈抨击传统文化、主张全部接受西方文化的激进派或西化派和固守旧道德旧文化、主张调和中西的保守派或调和派之间的文化观的冲突 ,实质上却是首次对东西文明的一次深入的剖析和反思 ,是我国思想文化领域对新旧之争、中西之争的集中反映 ,其影响波及范围之广是前所未有的。“激烈的反调和论者主张‘根本扫荡’旧思想旧传统 ,固然是在为新文化开路 ;而平和持中的调和论在力倡中西文化融合 ,并用中国固有的道德和文明去‘救西洋文明之弊 ,济西洋文明之穷’的同时 ,在文化转型理论方面也提出了若干有价值的思考。”[2 ] (P3 88) 今天看来 ,一方面 ,东西文化问...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高考》2017年Z1期
高考

素材十 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

当代汉英词典》。1976年在香港逝世,享年80岁。素材展示林语堂将孔孟老庄哲学和陶渊明、李白、苏东坡、曹林语堂(1895—1976),福建龙溪(今漳州)人,原雪芹等人的文学作品英译推介海外。他的《生活的艺术》在名和乐,后改玉堂,又改语堂,中国现代著名作家、学者、美国被重印40次,并被译成英、法、意、荷等国文字,成翻译家、语言学家,新道家代表人物。曾创办《论语》《人为欧美各阶层的“枕边书”。同时他本人也是发明家,曾发间世》《宇宙风》等刊物,作品包括小说《京华烟云》《啼明过打字机,获得了美国专利。笑皆非》。散文和杂文文集《人生的盛宴》《生活的艺术》林语堂的两个姐姐因家庭困难只好过早地辍学,回乡以及译著《东坡诗文选》《浮生六记》等。1966年定居台湾,嫁人。林语堂后来回忆说,他离家去上海读书时,二姐送给1967年受聘为香港中文大学研究教授,主持编撰《林语堂他四毛钱,并对他说:“和乐,你到上海要好好念书,做个好人,做个名人,我们是没有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高考》2017年Z1期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07期
湖州师范学院学报

李大钊和梁漱溟东西文化观之比较

近代以来,面对西方文明的强势挑战和前所未有的大变局,近代中国的政治文化精英如林则徐、魏源、郭嵩焘、康有为、梁启超、严复、孙中山等上下求索,寻求民族富强之道。他们对西方的认识也由感性走向理性,由器物、制度走向思想文化。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特别是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后,中国的各种新事物、新思想更是层出不穷,古今交锋,东西交汇。人们生活在新旧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思想矛盾汇聚的空间之中,旧的未破,新的未立,时人感叹“这个青黄不接人心荒时候真正可忧。”[1](P101)一方面,西方思潮摧枯拉朽、排山倒海般席卷中国;另一方面第一次世界大战巨大的破坏性引起了人们对西方文化的反思,转型时期的中国文化何去何从?众多文化精英根据自己的地位、经历、学养,从各自的立场和不同的角度对东西文化发表了真知灼见。辜鸿铭透过中西方人的类型比较,认为中国儒学是“良民宗教”;杜亚泉提出战后东西文明调和说;陈独秀则大声疾呼采用“德先生和赛先生”依照西洋...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理论观察》2015年10期
理论观察

近五年梁漱溟东西文化观研究综述

梁漱溟(1893—1988),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学者、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近代新儒家的开创者之一。他的学术思想和社会活动在海内外有广泛的影响,特别是对中国近代思想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被誉为“中国最后的儒家”〔1〕。学术界对梁漱溟的研究,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思想的解放,研究成果层出不穷。特别是在2009年五四新文化运动90周年之际,相关总结性专著大量出现。如郭齐勇《梁漱溟哲学思想》(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李渊庭阎秉华《梁漱溟:民盟历史人物》(群言出版社,2011)、艾恺、王宗昱《最后的儒家:梁漱溟与中国现代化的两难》(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景海涛《梁漱溟评传》(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0)、马勇《民国名士系列:中国圣雄梁漱溟传》(河北人民出版社,2010);马东玉《梁漱溟传》(东方出版社,2008)、佟自光《飞扬与落寞:梁漱溟孤独思考》(东方出版社,2006)。这些专著均对梁漱溟的生平及其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科学》1989年02期
科学

科学精神与东西文化

近百年来科学的收获,如此其丰富。……任凭怎么顽固的人,谅来科学无用这句话,再不会出诸口了。然而中国为什么直到今日还得不着科学的好处,直到今日依然成为非科学的国民呢?我想中国人对于科学的态度,有根本不对的三点。 其一,把科学看得太低了太粗了.我们几千年来的信条,都说的“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德成而上,艺成而下,”这一类话,多数人以为科学无论如何高深,总不过属于艺和器那部分,……又以为我们科学虽不如人,却还有比科学更宝贵的学问,什么超凡入圣的大本领,什么治国平天下的大经纶.件件都足以自豪。对于这些粗浅的科学,顶多拿来当一种补助学问就够了。因为这种故见横亘在胸中,所以从郭药仙,张香涛,这班提倡新学的先辈起,都有两句自鸣得意的话,说什么“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两句话现在虽然没有从前那么时髦了.但话里的精神和中国人脾胃最相投合,所以话的效力,直到今日依然为变相的存在。老先生们不用说了,就算这几年所谓新思潮所谓新文化运动,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科学》1989年02期
《河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年04期
河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五四时期李大釗的东西文化观——兼论五四前后东西文化的论争

五四时期发生的关于东西文化间题的论争,其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在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远远超过了中国近代洋务与守旧、维新与洋务、革命与立宪之争,而且是由一批学通中西、思想敏锐的优秀知识分子所提倡、所发动,李大钊即是其中之一。李大钊的东西文化观经历了从“东西文化互补”到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发展过程。一、“静的文明”和“动的文明”—衬东西文化的比较 五四时期东西文化的论争,首先在比较东西文化优劣间题上展开。 1 918年6月,李大钊发表《东西文明根本之异点》一文,把东西文化进行了比较。他认为世界文明分为两大系统,一为南道文明即东方文化,包括中国、日本、印度支那、印度、阿富汗、波斯、埃及等诸国,一为北道文化,即西方文化,包括蒙古、俄罗斯、、德忿志、荷兰、比利时、葡萄牙、意大利、巴尔干半岛等.李大钊把东西文明的差异概括为“动的文明”和“静的文明”,并由此推演出儿十项两种文明的差别,他说:“东西文明有根本不同之点,即东洋文明主静,西洋文明主动...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