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违法围填海的“小算盘”不能再打了

或“巧取”或“蛮干”违法围填海花样多面对国家的管海用海政策,一些地方采取“迂回战术”巧妙达到目的,一些地方则顶风违纪,违法围填海手段可谓花样繁多。一些地方政府为了规避法律和政策风险,采取了对违法围填海企业少罚款、先罚后返、动用地方财政为其“买单”等对策——江苏省赣榆县政府将连云港凯港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非法填海案罚款的70%,通过县海洋与渔业局拨付给违法企业,形同纵容企业违法行为。同样是赣榆县,海洋与渔业局对这个县的交通局非法占用海域案罚款金额少计算145万余元,算得上“打折”罚款。未批先建、边批边建等违法违规项目不在少数——2012年以来,福建省未批先建、边批边建围填海项目253个。2011年至2014年,辽宁大连原金州新区管理委员会在无海域使用批准手续的情况下,违法在七顶山陆海村长岛两侧海域组织实施围填海造陆627公顷。河北省围海养殖用海总面积约18424公顷,取得海域使用权面积仅为27%。依法应报国务院审批的项目,“化整为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2017年06期
国土与自然资源研究

大连市海岸线及围填海时空演变分析

1引言为了扩大社会生存和发展空间,世界沿海地区通过围填海来解决日益严峻的“土地赤字”问题的做法非常普遍,围填海是人类海洋开发活动中一种重要的海岸工程,是人类向海洋拓展生存空间和生产空间的一种重要手段。日本、荷兰是世界上填海造陆规模最大的两个国家,日本战后新造陆地1500km2左右,荷兰通过世所罕见的围海造陆工程增加陆域面积近6000km2[1]。近年来中国海岸带经济迅速发展,沿海土地资源的稀缺促进了填海造陆活动的不断发展,并呈现出速度快、面积大、范围广的发展趋势[2]。填海造陆在增加土地资源的同时也对生态环境和社会生产带来了深远的影响[3],因此对填海造陆的监测和研究成为现实需要。大连市北依营口市,南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与日本、韩国、朝鲜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相邻,是东北地区对外开放的窗口和最大的港口城市,是全国海岸线最长的城市,海岸线始于瓦房店市浮渡河口终至庄河市南尖镇,海岸类型为基岩海岸、沙砾质海岸、岬湾沙砾海湾、岬弯淤泥海岸,管...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海洋环境科学》2017年06期
海洋环境科学

基于多时相遥感影像的围填海动态监测与变化分析——以辽宁省部分沿海县市为例

随着经济发展,土地资源紧缺的问题日益凸显,人们将目光转向海洋这一广阔的空间,以近海水域的直接侵占和滨海滩涂占用为主的围填海活动急剧增加。围填海活动有效的缓解了土地供需矛盾、扩大了社会生存与发展空间,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1-4]。然而,围填海活动也给海岸带资源和生态环境带来深远影响,导致海岸线自然结构被破坏、滩涂湿地萎缩、生物栖息地受损,生物多样性降低,沿海生态环境变得愈加脆弱[5-9]。因此开展围填海变化监测,对科学地进行围填海规划和实施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本研究结合多源、多时相遥感影像数据对辽宁省部分沿海县市海岸带围填海情况进行遥感监测,并统计分析湿地-围填海的转移关系,为科学地进行围填海开发和利用提供信息支持。1材料与方法1.1研究区概况辽宁省是我国沿海大省之一,大陆岸线长2292.4 km,岛屿岸线长627.6 km,滩涂资源197333 km2[10-11]。19世纪六七十年代起,辽宁省进入“向海要地”的时代,大范围的围...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城市住宅》2018年01期
城市住宅

围填海进行商业房地产开发一律禁止

2018年1月17日上午,国家海洋局举行围填海情况新闻发布会。国家海洋局副局长林山青表示,结合督察整改工作,国家海洋局将采取“史上最严围填海管控措施”,禁止通过围填海进行商业地产开发,同时在渤海海域全面禁止围填海。围填海是指因为土地使用出现紧张或者因需配合规划等原因而需要将海岸线向前推,用人工建设的方式扩充土地面积。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沿海用地紧张,但不合理的围填海和违法的围填海也给海洋生态环境、海洋开发秩...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海洋与渔业》2018年03期
海洋与渔业

广东加强围填海成陆土地利用和管理 严禁化整为零拆分审批

3月9日,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厅联合发文,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更好科学利用围填海造地,实现对围填海成陆土地的高效利用和管理。此文件有效期5年。文件重点提到,充分发挥规划对围填海造地的管控作用、严格规范围填海项目审查和竣工验收、及时对围填海成陆土地开展土地调查、做好围填海成陆土地确权登记发证、加强对围填海造地形成土地的监督检查等5点。|加强管控|不得突破国家指标和沿海规划在对围填海造地的管控方面,文件要求,沿海各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海洋功能区划涉及围填海造地的用途、规模、结构、开发方向等内容要相互衔接,不得突破国家下达的建设用地围填海计划指标,不得突破沿海地区城市总体规划的功能布局、用地安排、岸线利用以及生态控制线等管控要求。与此同时,海洋功能区划已明确围填海造地规模和范围的,应纳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修编或中期调整时应当预留相应的建设用地规模优先保障围填海项目建设;未明确规模和范围,但确需围填海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生态学报》2018年09期
生态学报

渤海围填海发展趋势、环境与生态影响及政策建议

环渤海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最迅速的区域之一,已形成辽东半岛、京津唐和山东半岛三大城市群,而且,辽宁沿海经济带、天津滨海新区、河北沿海地区、黄河三角洲高效生态经济区和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均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持续几十年的经济快速增长驱动了渤海大规模的围填海,造成岸线人工化和潮滩面积大幅减少,例如:国务院2008年批准的《曹妃甸循环经济示范区产业发展总体规划》规划面积1943km2,陆域海岸线约80km,计划在2020年前填海造陆310km2,建立以大港口、大钢铁、大化工、大电能为核心的工业区;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确定了“九大十小”集中集约用海区,计划到2020年集中集约用海区海陆总面积约1500km2,其中,龙口人工岛群工程批准用海44.29km2、填海35.23km2,规划总投资超过100亿元,是我国批准建设的最大海上人工岛群;环渤海三省一市获国务院批复的2011—2020年建设用围填海指标合计高达839.5km2。愈演愈烈的围填海开发...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