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奥马珠单抗在慢性荨麻疹治疗中的应用

慢性荨麻疹是一种以反复发作的风团、瘙痒,伴或不伴血管性水肿为特征的持续6周以上的常见疾病。通常分为两类:慢性自发性荨麻疹和慢性诱导性荨麻疹。目前慢性荨麻疹的发病机制仍不清楚。有研究提出,自身免疫、炎症、凝血功能失常等在其发病机制中可能起重要作用[1-2]。2018年EAACI/GA2LEN/EDF/WAO指南指出,治疗慢性荨麻疹的目标是彻底缓解症状[3]。目前首选的治疗方案是使用第二代H1受体拮抗剂(second-generation H1-antihistamines,sgAH),治疗无效时剂量可以增加至4倍。然而,只有不到1/2的患者对标准剂量有反应,1/4至1/3的患者服用4倍剂量的sgAH后仍有症状[4]。奥马珠单抗是一种人源化的抗IgE单克隆抗体,它对慢性荨麻疹患者治疗有效且患者耐受性好。已经有三期临床试验证明奥马珠单抗治疗慢性荨麻疹的有效性与安全性[5],并在2014年被欧盟和美国批准用于治疗sgAH耐药的慢性荨麻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吉林医药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吉林医药学院学报

针灸治疗慢性荨麻疹的研究进展

慢性荨麻疹是由皮肤、黏膜小血管扩张及通透性増加而导致的一种局限性水肿反应,是一种皮肤黏膜过敏性疾病。其特征为皮肤瘙痒的一过性、局限性、水肿性,且反复发作,持续时间为6周以上。荨麻疹不仅造成患者生活质量的降低,还会使患者学习和工作的效率减低,常反复发作,迁延不愈,多给患者的工作、生活和心理造成严重影响[1]。祖国医学对荨麻疹的认识源远流长。近年来针灸治疗荨麻疹取得了可喜的进展,无论是在发病机理、取穴、治疗方法上都有继承中又见创新,并且疗效确定,毒副作用少,突显了针灸治疗慢性荨麻疹的优势。本研究对近年来有关针灸治疗慢性荨麻疹的文献进行总结,报道如下。1单纯疗法1. 1针刺秦秋果[2]采用“顾护胃气”之法针刺治疗37例慢性荨麻疹,主穴取曲池、合谷、足三里、三阴交、中脘、育腧。风热犯表证配外关;风寒束表证配风池;肠胃湿热证配天枢;气血两虚证配气海、血海。治疗后的风团个数、瘙痒程度均有下降,患者的生活质量提高。张小婷[3]提出调理脾胃针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海峡药学》2019年03期
海峡药学

盐酸非索非那定片联合宁瘾汤治疗慢性荨麻疹的临床疗效及价值研究

慢性荨麻疹多是一种常见的皮肤病,自中医范畴内属“瘾疹”,主要的症状表现为出现扁平、条状的水肿型斑,颜色为红色或白色,且瘙痒难耐,反复发作[1]。关于引起慢性荨麻疹的原因,目前临床上没有统一的说法,但其发病机制较为复杂,多和药物、食物过敏或病毒感染有着密切的关联[2]。由于缺乏病因,导致慢性荨麻疹的治疗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只能通过药物起到暂时的缓解作用,而一旦停药则容易复发。本研究为了探讨慢性荨麻疹采用盐酸非所非那定片联合宁瘾汤治疗的效果,特选取106例慢性荨麻疹患者进行研究,取得了较好的成效,下面是本研究的基本步骤。1 资料与方法1.1 一般资料以我院2016年10月到2017年10月之间收治的106例慢性荨麻疹患者为研究对象,入组患者均符合《中医临床皮肤病学》[3]中慢性荨麻疹的诊断标准。采用抽签的原则将其分为两组,每组的例数为53例。对照组中53例患者,包括男27例和女26例,年龄20~56岁之间,平均(38.6±9.4)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四川中医》2019年05期
四川中医

酸味药在慢性荨麻疹治疗中的应用

慢性荨麻疹是一种以真皮水肿为主的反复发作的过敏性皮肤病,其病程多超过6周,每周发作至少2次,其发病的中心环节是由于肥大细胞活化后通过不同的酶通道引发三类代谢产物,一是脱颗粒释放组胺、5-羟色胺等介质;二是活化后产生细胞因子及化学趋化因子;三是活化后几小时内通过脂氧和酶及环氧合酶合成白三烯和前列腺素[1];因此当代医学对于慢性荨麻疹的治疗多以抑制组胺及细胞因子的释放为主。古人将慢性荨麻疹形象地称之为“赤白游风”,曰:“形如豆瓣,堆累成片,来时无影,去而无踪。”对风团的大小、形态、发生发展进行了简要的概括。隋·巢元方在《诸病源候论》中称瘾疹多因“风气相搏,结聚寒热,客于肌肤,身体为痒”,[2]开创了古人治疗慢性荨麻疹的基本原则,即“从风论治”。但随着学者们对慢性荨麻疹发病机制研究的逐渐深入,加上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压力日益增加,精神、饮食、睡眠等方面处于亚健康状态,现当代医家多从整体观念认识慢性荨麻疹,认为阴阳之平衡,卫气...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东医药》2019年18期
山东医药

小儿慢性荨麻疹的临床、病程及预后特点

慢性荨麻疹是一类由致病因素致使皮肤、黏膜、血管发生暂时性炎性充血与组织内水肿且病程超过6周的皮肤性疾病。据报道[1],慢性荨麻疹在普通人群中的患病率为0. 5%~5. 0%,在儿童中患病率为0. 1%~0. 3%。急性荨麻疹往往有明确可寻病因,但是慢性荨麻疹却因为难以明确的病因,或者突然发生/加重的病情很难预测[2,3]。慢性自发性荨麻疹(CSU)和慢性诱导性荨麻疹(CIU)是根据症状是自发发生的还是由特定诱因引起的慢性荨麻疹的两组类型。T1/T2混合免疫反应以及肥大细胞的活化被认为在慢性荨麻疹的自身免疫反应中起着重要的作用[4]。也有部分研究[5]证明,CIU是由于特殊原因触发了肥大细胞脱颗粒作用而导致了自身抗原的合成。CSU的持续时间为1~5年,但在相对严重的情况下病程可能更长[6]。既往研究[7]表明在慢性荨麻疹中伴有抗甲状腺抗体存在的患儿严重程度和病程都比不含有该类抗体的患儿更严重或更长。目前关于儿童慢性荨麻疹病程的时间...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区医师》2018年33期
中国社区医师

慢性荨麻疹72例临床分析及治疗研究

慢性荨麻疹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皮肤病。病情可以反复发作,难以治愈。慢性荨麻疹的发病机制尚未完全明了,临床认为慢性荨麻疹是一种细胞免疫介导的皮肤疾病[1]。本研究分析了慢性荨麻疹的治疗和效果,报告如下。资料与方法2016年1月-2018年2月收治慢性荨麻疹患者72例,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各36例。依照2010年第1版中华医学会编著《临床诊疗指南—皮肤病与性病分册》确诊慢性荨麻疹。观察组男22例,女14例;年龄22~36岁,平均(34.11±2.28)岁;发病时间6个月~11年,平均(4.61±0.21)年。对照组男23例,女13例;年龄22~46岁,平均(34.13±2.21)岁;发病时间5个月~11年,平均(4.61±0.20)年。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方法:(1)对照组给予匹多莫德治疗,0.8 g/次,2次/d,治疗14 d后改为每天服用1次,治疗4周。(2)观察组则给予匹多莫德联合枸地氯雷他定治疗。匹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