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加快绿色GDP 核算体系建设

绿色GDP 才是真实的国民财,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联合国和世界各国 都在探索如何构建绿色GDP核算体系。绿色 GDP是用以衡最各国扣除了自然资产(包括环 境)与人文资产损失,即扣除生态赤字与社会赤 字之后的真实国民财富。用公式表示为:绿色 GDP=传统GDP一自然部分的虚数一人文部分的 虚数。按市场价格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即传统 GDP;无休止地向大自然索取资源,使生态资源 的可持续能力在绝对t上逐年减少,加上人类 通过各种生活与生产活动排泄的超出自然自净 能力的废弃物,使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即自然部分的虚数;人文部分的虚数是非理性社会、非理性消费与非 理性规则导致社会成本的非线性增大所生成的畸形GDP,如一些社会痛苦指数诸如高犯罪率、高腐败率、 高贫困率等所增加了的传统GDP的数量。 这个虚数到底值多少钱呢?联合国组织专家在非洲的刚果河流域以砍伐森林为例,对其生产价值和生 态价值做过测算。他们定义,砍伐森林做木材或造纸等可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疆大学
新疆大学

构建“绿色”GDP核算体系及新疆可持续能力建设研究

于2002年11月8日召开的党的十六大关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中明确指出:“……生态环境、自然资源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矛盾日益突出……必须把可持续发展放在十分突出的地位,坚持计划生育、保护环境和保护资源的基本国策……”,“——可持续发展能力不断增强,生态环境得到改善,资源利用效率显著提高,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推动整个社会走上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这充分说明为确保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的实现,转变传统发展模式为兼顾资源持续利用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及加强可持续能力建设具有紧迫性。如今,可持续发展问题已不再限于一种概念、一种思想、一种理论,而是世界各国普遍认同的一种原则、一种发展策略,不仅被各国政府和首脑所高度重视,而且广泛的付诸实践成为人类发展的共同目标,从而如何实现一个国家、地区的可持续发展成为当今世界的热点。在西部大开发中,新疆凭借自身特有的区位优势和丰富的资源优势占有特殊重要的战略地位,...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成都理工大学
成都理工大学

科学发展观与绿色GDP核算

发展观是关于发展的本质、目的、内涵和要求的总体看法和根本观点。有什么样的发展观,就决定了有什么样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和发展战略。从经济增长观与1953年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到社会发展观与1968年国民经济核算体系,再到可持续发展观与1993年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经过了漫长的道路,这也是经济发展的需要,现如今科学发展观与绿色GDP核算成为了这个时代我国的主旋律。传统发展观只注重经济增长的速度和数量,而淡化甚至忽视了经济增长的质量,由此产生资源的浪费、环境的污染和生态的破坏等许多不良后果,严重影响了人与社会和自然的和谐。十七大报告中也指出中国前进中面临的突出困难和问题时,“经济增长的资源环境代价过大”被放在首位。我国党和政府在总结了国内外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审时度势,在《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中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坚持以人为本,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科学发展观不仅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

基于生态GDP核算的生态文明评价体系构建

随着人类社会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工业革命以来,全球环境污染严重以及环境资源短缺问题的日趋严重和明显,面对严峻的现实,可持续发展成为人类共同的选择。现行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SNA)既没有反映自然资源对经济发展的贡献,也没有反映人类经济活动造成的自然资源耗减、环境的破坏对经济的损失,高估了经济成就,提供虚假性的经济发展信息。从70年代开始,国际上开始了综合环境经济核算(SEEA),从SEEA-1993、SEEA-2003到SEEA-2012不断完善,制定了国际统一的环境经济核算标准,提出了建立试验性生态系统账户。但对生态系统账户核算仅局限于物质流量的评估,考虑经济活动中对生态系统损害的描述。十八大报告把生态文明建设提高到“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的战略高度,明确指出了要把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建立体现生态文明要求的目标体系。里约+20峰会提出推动绿色经济,实现可持续发展。针对现行GDP和绿色GDP在可持续发...  (本文共1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

中国开展绿色GDP核算面临的困境及对策研究

随着经济增长和资源空心化问题的不断升华,逐渐形成和提出了绿色GDP理论。传统GDP中没有体现出环境资源的价值耗损,而是仅仅体现了物质财富的总量增加。GDP只反映了经济活动为社会创造着财富的“正面效应”,没有客观反映在这一过程中所造成的“负面效应”。因此,需要修正GDP核算方法,而绿色GDP正是对传统GDP指标的一种调整。绿色GDP泛指在GDP的基础上,扣除资源耗减成本与环境降级成本之后的余额。它反映了一个国家或地区在考虑了自然资源与环境因素之后的经济活动总量。我国在绿色GDP核算的实践方面也进行了有益的探索。这是因为开展绿色GDP核算一是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可持续发展战略是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而绿色GDP正是建立在可持续发展的观念之上的。二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的需要,科学发展观所要求的发展,并非单纯的经济增长,不能简单地等同于GDP增长,建立绿色GDP,从而真正把科学发展观落到实处。三是环境公平的需要,经济受益者与环境承担者因分为不同...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水土保持》2004年07期
中国水土保持

水土保持生态建设应纳入我国绿色GDP核算体系

我国自1985年开始把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我国国民经济核算的核心指标,该指标只反映了经济发展,但没有反映经济发展对环境的影响,不能客观反映我国国民经济中财富的真实状况,尤其不能反映由于自然资源的恢复改善和生态恢复等使自然力价值部分提升对GDP增长的影响。因此,应当引进和采用绿色GDP核算体系,以更加客观、真实地反映国民经济增长和国民财富状况,充分体现资源和生态环境自然力价值的全部,客观真实地反映自然资源和环境改善后所产生的增值部分。对此作者进行了一些探讨。1 国民财富的含义及传统的GDP指标核算体系的不足  国民财富是一个国家在某个特定时点所拥有的人造资产、自然资源、人力资本的存量状况或价值总和,一是物质财富,包括人造资产(国民资产负债表中的固定资产、存货、珍贵物品、无形资产和对外的净金融债权等)和自然资源(土地、森林、矿产、水资源和非资产性自然资源);二是人力资本(如自然人所具有的知识、健康、能力等素质)。人类活动的重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