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挪威的森林》与《红玫瑰与白玫瑰》两性模式比较

村上春树与张爱玲经常会被冠以相同的定语:小资必读、都市文学、畅销纯文学作家。他们的作品都脱离了价值观、意识形态的宏大话语,倾向于书写平常人物的琐碎人生与内心世界。二人对于生活细节的敏感把握、主人公与环境的疏离感相当契合现代社会读者的心境。在他们最为读者津津乐道的代表作《挪威的森林》与《红玫瑰与白玫瑰》里,都出现了两个互相对照具有某种互文性的女性形象,小说里的男主人公在两种不同类型的女人中间辗转、焦虑,这事实上是男人对于如何安置自己的灵与肉、如何通过女性找到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的焦虑,两部小说对这个两性关系的古老命题作出了不同的思考。《挪威的森林》里,村上采用渡边的男性视角写两个同样纯真美好的女性形象,寄托男人在人性异化的工业文明机器中,用女性和爱情寻求人性疗救的想象。直子、绿子的血缘社会关系背景被淡化,更多地作为一个悬置的可以实现救赎功能的女性符号出现。(直子所在的阿美寮疗养院也不无乌托邦的趣味。)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则是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海南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2期
海南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反符号的女性书写——析《红玫瑰与白玫瑰》

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张爱玲写的是佟振保内心的冲突及曲折,但选取的却是“男人眼中的女人”这个角度。“女性的社会身体是体现父系文化想像的集体产物”,[1](P98)男人看女人,自然会用自己的符号系统来命名。在这篇小说中,张爱玲以三种常用符号来写女性,即:花、衣服和房子,但她并非认同男性的命名,而是采取了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对男性的符号书写进行了改写和反写。一花形容女性,人们多用花,“貌美如花”、“笑靥如花”,但在花的选择上,中西方是不一样的。玫瑰是一种植物,更是一种文化性的植物。艾柯曾经指出:“玫瑰,由于其复杂的对称性,其柔美,其绚丽的色彩,以及在春天开花的这个事实,几乎在所有的神秘传统中,它都作为新鲜、年轻、女性温柔以及一般意义上的美的符号、隐喻、象征而出现。”①在西方,她被诗人们歌咏着,成了女性、爱情、浪漫的符号和象征。而在中国的文化中更多地把女性比作桃花(《诗经》)、香草(屈原)、茉莉花(民歌)等,因而“爱情”便与桃花结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化创新比较研究》2018年02期
文化创新比较研究

浅析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

戏剧导演田沁鑫在我国喜剧发展史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从1997年导演了作品《断腕》开始自己的导演生涯,到如今已经有整整二十年的导演经历了。在她的导演生涯中,长时间的拍戏使她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一套风格和特色,前来看他戏剧作品的人数不胜数,各界评论家的好评也是不胜枚举。《红玫瑰与白玫瑰》在国家大剧院中国话剧诞生一百周年时压轴登台,也是在演出过程中唯一的一个新增的话剧剧目。《红玫瑰与白玫瑰》在2008年在全国进行巡演,门票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全部卖出。田沁鑫将张爱玲的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完美地演绎了出来,并且加上许多自己的理解,在原作的基础上增添了活泼、可爱、真实甚至有点黑色幽默的元素,让观众从陈旧的话剧模式中走了出来,少了许多对张爱玲作品中沉闷市井的烦躁之感。1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的舞台效果表现在舞台上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非常的鲜活生动,两个角色在过去和现在的时空中,内心经历着几段感情的徘徊、内心的纠葛和感情的纠结。观众们可以从中看到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下)》2018年06期
参花(下)

商业与话剧艺术双赢典范——浅析2007年版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

田沁鑫导演的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在编剧罗大军的改编下,极大地丰富了张爱玲原著的结构,在华美的舞台上同时呈现“两个振保四朵玫瑰”,精巧地刻画人物之间的关系与心理,表现张爱玲式的爱恨情愁。该剧演出6场,共赢得320万票房,创造了“艺术与票房双赢”的局面。在剧情结构、舞台布景、舞台空间结构、配乐、台词、服装搭配、灯光上做出了创新突破。本剧最大成功之处就在于懂得抓住观众,不尴尬,留白恰到好处。一、舞台空间玻璃走廊两侧安置着两间公寓房,分别住着两种女人——红玫瑰与白玫瑰。玻璃走廊营造了舞台的通透感,完全不存在封闭压抑之感,充满了性暗示的意味。两间公寓房恰恰象征了男主角佟振保的左右两个心房,分别住着极端热烈和温柔的两种女人。平分的两个舞台空间在舞台上并行,但导演却巧妙地安排四朵玫瑰同台,使得舞台内容饱满而不杂乱。两朵白玫瑰、两朵红玫瑰在舞台上互相补充对应,一人独白表心意,一人则以肢体动作表心意,最大程度地避免了舞台上过多的留白而滋生尴尬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8年27期
北方文学

浅析话剧与小说之别——以《红玫瑰与白玫瑰》为例

小说和话剧是两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这两种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各有优势和劣势。小说通过文字来展示,文字比较的细腻,所以需要读者认真的阅读和体会,需要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来对人物和情景进行构建和创造。话剧是通过演员的形象、动作和台词来展示的,另外还包括了舞台配乐、和灯光。此外,故事情节的发展顺序也存在差异。话剧的视觉效果好,更加的形象和生动。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的舞台上共有六个主要的演员,包括了两个佟振保、两个白玫瑰和两个红玫瑰,这是与小说最大的不同。小说中的角色都只有一个。所以从本质上来讲,话剧和小说是存在差异的,那么这些差异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呢,下文就会以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以及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为例,从容量、节奏、展现方式这三个角度出发,来对话剧和小说的区别进行浅析。一、话剧与小说的容量不同话剧和小说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类别,所以他们的容量大小也是不同的。简单来说,小说是作者在一定的生活经验和生活感悟,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艺研究》2017年11期
文艺研究

红玫瑰与白玫瑰

~~红玫瑰与白玫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