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香山买办与开埠后的上海社会

在近代中国对外贸易史上 ,买办曾扮演过十分重要的角色。1 尤其是以徐润、唐廷枢、郑观应、莫仕扬为代表的香山买办群体 ,在鸦片战争后的中国对外交往和中国近代工商业发展的过程中 ,不仅成为沟通中西文化的桥梁 ,而且也成为中国工业化的先驱。2 香山买办的个案研究虽然已有较为丰硕的成果 ,3但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唐廷枢、徐润和郑观应等少数著名的买办身上 ,对香山买办群体的研究过于薄弱。事实上 ,由于买办制度、社会习惯、家庭观念和乡土观念等主客观因素的同时存在 ,造成了买办构成的地域性、宗族性和群体性。徐润、唐廷枢、郑观应只不过是 1 9世纪上海的香山买办群体中的核心人物 ,在他们的周围簇拥着一大批香山籍的洋行买办和买办商人。仅仅着眼于个别香山买办人物 ,容易导致研究的片面化和简单化。本文拟对香山买办在上海开埠后之形成、发展和活动 ,作较完整的考察。一 上海香山买办群体的形成及其特点鸦片战争前虽然有不少中国人在洋行里充当买办 ,但大都是为外国...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史林》2004年04期
《广东社会科学》2007年05期
广东社会科学

孙中山与香山买办

孙中山与香山买办之间有何直接或间接联系,学术界似乎关注不够,目前学术界讨论最多的是孙中山与郑观应的交往和相互影响①,但他们并不是着眼于郑观应的买办身份和买办经历,而是从思想文化上来加以讨论的。其实,孙中山与香山买办的交往在其思想形成和革命活动早期的作用和影响不应忽视。一孙中山的家乡翠亨村“负山濒海,地多砂碛,土质硗劣,不宜于耕”②。因此有不少人出洋谋生或到外商洋行任买办,杨礼丰、陆厚车、陆仁车和陆皓东的父亲陆廷光等就是洋行的买办③。翠亨村与郑观应、唐廷枢、莫仕扬的家乡相距不到10公里,与徐润的家乡相距也不超过20公里。1866年孙中山诞生时,正是以徐润、唐廷枢、莫仕扬和郑观应为代表的香山买办在近代中国沿海通商口岸城市的中外商贸活动中大显身手的时候。这个时期,香山买办除了任职洋行买办外,在个人投资方面也取得了引人注目的进展。如在宝顺洋行任职的徐润,除了自办宝源祥荣栈外,还投资于房地产和美商旗昌轮船公司;而唐廷枢在担任上海怡和洋行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山东社会科学》2006年11期
山东社会科学

近代中西文化碰撞中的香山买办——兼论近代中外关系的几种研究模式

一、买办研究与近代中西文化关系史的新视野近代中国与西方的关系,错综复杂,扑朔迷离,对它的审视与判断因此也见仁见智。有的将近代中国与西方的关系定格为“西方的冲击”与“中国的回应”这一冲击回应模式,认为中国社会长期以来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循环往复,缺乏内部动力突破传统框架,只有经过19世纪中叶西方冲击之后,才发生裂变,并向近代社会演变。[1]有的则认为在中西相互碰撞中,西方的冲击固然加速了中国半殖民地化的进程,但没有中断中国社会内部发展的自然里程。[2](P12)他们强调,“中国本土社会并不是一个惰性十足的物体,只接受转变乾坤的西方冲击,而是自身不断变化的实体,具有自己的运动能力和强有力的内在方向感。”[3](P78)日本学者滨下武志更加具体地指出欧洲接触亚洲,不仅是欧洲对亚洲的冲击,而且也是欧洲面对来自亚洲的冲击,即欧洲必须面对一个以整个亚洲为规模的按自身规律运行且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经济圈。欧洲虽然将这一亚洲市场纳入世界市场,但后...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思想与文化》2010年00期
思想与文化

同治初年清政权的中兴与旅沪香山买办之关系——围绕旅沪香山买办向政府捐纳的考察

本文以考察同治初年旅沪香山买办群体与在平定太平军运动中崛起的南方政治集团之关系为主题。虽然有同治元年、二年曾国藩委任容阂赴美为湘军采办制造机械这样为人熟知的反映香山买办与官方关系的正面案例,但容阂本人之身份地位,当时在沪买办业界尚属一般,且他为曾国藩所看重者,主要在其留美学生之身份,因此该案例在反映本文主题方面不具有太大的意义。①本文瞩目于当时已奠定身份地位的其他旅沪香山买办的经验,并将考察的视点集中于传统的官商关系中最为敏感的出资和捐纳问题上。中国传统社会一贯极端务实地认为,非常时期,政府完全具有从社会富有阶层获得应对时局所需资财的正当胜,包括采取非常规手段。同治初年,尽管有长期的太平军战乱以及两次鸦片战争失败的影响,清政府对城市商业社会仍拥有相当的控御力,官方尚能以高压姿态落实其对社会富有阶层之资财的例外索求,这亦正是同治中兴社会政治基础之所在。如本文将讨论的官方对旅沪香山买办徐昭琦、唐廷植此类勒捐事件,在各地商业社会多有发...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粤海风》2011年03期
粤海风

香山买办的崛起

香山买办的起步香山,即今广东中山。那是一块具有浓厚现代经济意识和开发精神的土地。1851年英国人期待的首届世博会在伦敦成功举办,香山买办商人徐荣村以其长期经营的“荣记湖丝”参展,并一举夺得“制造业和手工业”的金银奖章,为国运式微的近代中国和落后的工商业带来了一线希望,也开创了中国人走向世博会的历史先河。徐荣村凭借荣记湖丝走进首届世博会,一举成名,既与他个人的禀赋和强烈的经营意识有着直接关系,也与他所代表的迅速在通商口岸崛起的香山买办群体的特殊背景有着密切的联系。徐荣村1822年出生在广东香山县的北岭村,该村地近澳门,中外通商极为便利,明清以来,香山人常与澳门的西方商人进行丝绸、茶叶、瓷器等货物的交易。香山徐氏家族的买办生涯肇始于早年在澳门经商的徐钰亭,他曾与英商宝顺洋行的合股人随必理交往甚密,五口通商后随必理来到上海,成为宝顺洋行的上海买办。19世纪50年代,徐荣村也在他的安排下成为宝顺洋行的一名上海买办。不久,他们又引荐侄子徐...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州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18年05期
广州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买办”概念变异考析

当前,学术界关于买办的研究成果十分丰硕,具体的说是关于对近代“买办”的研究,研究领域更具系统性和专业化。对其评价也由先前的负面批判,逐渐转变为客观中立,甚至基本持肯定的态度。但是,在以往的研究对象中,“买办”被直接定性为外国在华洋行雇佣的中国籍代理人,人们对于这个概念的含义却很少加以界说。并没有深入分析“买办”一词内涵演变的历史轨迹,也没有深刻揭示其多重含义在中国得以转变的时代因缘和文化意蕴。因此,本文试图在这些方面作出新的研究努力。一、古代中国“买办”一词内涵的转变在古代中国,既已出现“买办”一词,专指宫廷、官府采买物品的商人。明朝中期,由葡文“Comprardor”转变而成的“买办”词语的出现,其被赋予新的内涵。清朝前期,在广东设置十三行,实行公行制度,“买办”词义又发生新的变化。(一)宋至明中期“买办”概念的变化“买办”一词的具体出现时间尚无从得知,在宋代文献中却已有记载,“人皆曰,御吏不可不严,受赇必惩无赦……乃若县吏则...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