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禅宗对唐诗创作和唐诗理论发展的影响

禅宗是初唐僧人慧能在印度禅学的基础上 ,融合中国本土文化而创立的一种宗教流派。唐太宗极为尊崇佛教 ,派遣玄奘赴印度取经 ,撰写《大唐三藏圣教序》 ,鼓励和促进了佛教的广泛深入的传播。禅宗是适合中国士大夫口味的佛教 ,禅宗对唐代诗歌创作和诗论影响极大。禅宗幻想超脱现实 ,使精神进入绝对自由的境界 ,但又并不主张完全脱离世俗生活 ,并不否定个体生命价值 ,因此 ,它与在仕途宦海中浮沉不定的唐代士人的矛盾心理完全契合 ,禅宗学说的要旨 ,在于它的空有一如的本体观和直指人心、顿悟成佛的修行方法。禅宗不象其他佛教宗派注重教义的推求和戒律的修行 ,而是致力于启发人的悟性。禅宗的实际创立者慧能自己并不识字 ,自然无从学习佛经 ,正是他创立了纯粹中国特色的禅宗 ,禅宗的标榜是“不立文字 ,教外别传。”即不通过文字或学问而求悟禅理 ,这叫以心求禅。禅宗认为 ,真如佛性就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 ,禅宗启发人的悟性的方法是常借用日常生活现象 ,通过比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文理导航(上旬)》2019年02期
文理导航(上旬)

另一番盛唐气象,“我”要自由和快乐!

一个大时代最美的特征是时代建树的大思想、大情怀,别的不说,光从历史昏暗的隧道、遥远那头传达的自信、也唯此才配作大时代。大唐的人格思想建树首推李白。勇敢、高昂心声足够让人肃然为敬。秉承“奋其智能,愿为辅“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安能摧眉折腰事弼”的宏愿到长安,而终至赐金放还的结局,不可不触发自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是李白惊觉大悟的心灵之声,是多么尊,不可不在本就狂傲不羁的内心上火上浇油。虽仕途不济,痛而清醒的领悟。原来一直执著于进击的生命信念,醉心于但即便退到天涯海角,个人的生计等问题在大唐的肥土上是权贵资本主义,让自己活得委屈、憋闷、窝囊、恶心,连自尊都不愁的。所以,李白有空间有时间关注自己这个“我”。不拘没了,何谈快乐?庆幸的是李白醉后能醒,醒后能行,行而有敛,一贯高蹈姿态,必然高唱“我”的情怀大歌。“黄河西来决路!这便是开放的大唐提供给子民“撒欢”的文化背景。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简直就是李白自我履历的诗化!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黑河学刊》2018年05期
黑河学刊

中华美学对当前影视戏剧创作的影响——以“盛唐气象”与《妖猫传》为例

一、中国传统美学中的盛唐气象“盛唐气象”最早被用于说明盛唐时期诗歌的审美特征,后来也被广泛用于具有此种气质的其他艺术形式中。最先提出“盛唐气象”这一概念的是林庚先生。他在论文《盛唐气象》中写道:“盛唐气象所指的是诗歌中蓬勃的气象,这蓬勃不只由于它发展的盛况,更重要的乃是一种蓬勃的思想感情所形成的时代性格。……这一个富于创造性的解放的时代,它孕育了鲜明的性格,解放了诗人的个性,他的那些诗篇永远是生气勃勃的,如旦晚才脱笔砚的新鲜,它丰富到只能用一片气象来说明。[1]此外,李泽厚先生也曾说,盛唐气象是一种丰满的具有青春活力的热情和想象。即使是享乐、颓丧、忧郁、悲伤,也仍然闪烁着青春、自由和欢乐”,“痛快淋漓,天才极至,似乎没有任何约束,似乎毫无规范可循,一切都是冲口而出,随意创造,却是这样的美妙奇异、层出不穷和不可思议。”[2]笔者认为,“盛唐气象”是一种绚丽多彩、劲健浑厚以及自然天成的独特风貌,是一种独立、从容、有责任感的贵族精神。...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2006年18期
语文学刊

我看诗歌中的盛唐气象

谈到唐诗,不能不提到严沧浪。他的著作没怎么读过,但单有一句,就已经让人难忘。这就是:“建安诸作,全在于气象,不可寻枝摘叶。”建安时代,是五言诗的高峰,意气豪迈,慷慨激昂。元遗山曾说:“曹刘坐啸虎生风,四海无人角两雄。可惜并州刘越石,不教横槊建安中。”就是概括那时的艺术成就。到六朝时候,诗风渐渐沉糜,过分讲求形式。直到初唐的陈子昂出来,才又带来一股清新之风,接近建安风骨,这时候盛唐的序幕已经逐渐拉开。他的“登幽州台歌”是很出色的: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感伤使人沉静而不浮,更重要的是一种巨大的时空感的显现,一种孤离感的呈递。使人摆脱日常的繁杂,在宇宙的大背景下考察万事万物,自然就不会浅见,而显得气势磅礴。孤离感则是因为抱负高,又没被认可。但无论如何,诗人不是追求的一种小资生活。而大凡超前者,都会有一种孤离感。怎么办?许多人又投向了宇宙,直接面对宇宙进行某种对话,像李白的望月。不论如何,这种胸怀和眼光已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长江丛刊》2018年09期
长江丛刊

从“盛唐气象”研究看裴斐学术思想的发展

裴斐先生一生致力于李白研究。关于李白诗歌与“盛唐气象”关系的探讨一直贯穿着先生治学的始终,亦是其学术思想的鲜明体现。从五十年代崭露头角,到八十年代“立马文场”,我们既可以看到先生一以贯之的学术立场,也能够注意到在某些问题上,其学术观点的发展和深化。对“盛唐气象”的研究就反映了先生的这一学术品格。一、历来关于“盛唐气象”的讨论对“盛唐气象”的探讨,直接或间接地制约着对该时期文学发展特征的整体把握,也会影响到对一些较为复杂的文学现象的具体阐释。从诗人所处的时代来看,李白是典型的盛唐诗人,但李白诗歌是否反映了“盛唐气象”,反映了怎样的“盛唐气象”,目前学术界的看法并不一致。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盛唐气象”这一概念被明确提出之后,很快就在学术界掀起了讨论的热潮。尤其是在八十年代,相关讨论日趋热烈,学术观点也层出不穷,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类:从“时代精神”的角度看,李白诗歌反映了“盛唐气象”。这里的“时代精神”指的是一种蒸蒸日上的社会精...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牡丹》2018年11期
牡丹

“盛唐气象”的诞生

“盛唐气象”的历史有两种:一是作为历史事件,真实地存在于盛唐诗歌的创作中;一是作为一个诗学命题在宋代由严羽提出。盛唐以后的诗论家、选家通过对“盛唐气象”这一历史事件的理解和叙述,品藻盛唐诗人,遴选盛唐诗歌,使人们的观念上诞生了一批杰出的“盛唐诗人”及其诗作。苏黄以后,宋人对“宋调”的质疑和批驳,使“唐音”凸显,呼唤唐诗传统尤其是盛唐雄壮浑厚的诗风的回归,“盛唐气象”作为一个诗学命题由此诞生。“盛唐气象”这一诗学命题历来是唐诗研究的一个核心问题。学者何兆武从“过去发生过的事件”和“对于过去事件的理解和叙述”两个层面来解说“历史”。“盛唐气象”作为“发生过的事件”,真实地存在于唐玄宗开元元年至天宝十四年。在此期间,诗坛涌现出一批杰出诗人,“盛唐气象”作为“对于过去事件的理解和叙述”,就是通过盛唐之后诗论家、选家对盛唐诗人的品藻和遴选,使人们的观念上诞生了一批“盛唐诗人”及其诗作,为“盛唐气象”这一诗学命题的提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一、...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牡丹》2018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