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环境立法中的法律移植问题

过去一般认为 ,借鉴外国立法经验的方式有三种 :一是以本国立法经验为基础 ,参考或吸收外国立法经验 ;二是以外国立法经验作为比较、论证的依据 ,但在本国立法中并不直接吸收外国经验 ;三是从内容、形式、结构等各方面都吸收外国立法。第三种方式通常表述为法律移植 ,长期被认为是经济文化发展程度相似、历史传统相近的国家在调整社会公共事务、经济文化事务方面的法律借鉴[1 ] 。而在环境法领域中 ,法律移植的情形有所不同。对于包括我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而言 ,环境法的法律移植就是移植西方发达国家的法律。这不但是国际经济一体化和国际政治经济合作的需要使然 ,也是全球环境唇齿相依的特点使然。有学者主张 ,我国法制现代化的主要内容是移植西方法律[2 ] 。至少 ,在环境法中 ,这种说法是符合我国立法实际的。但不容否认 ,由于经济、文化发展的差异和法律文化传统的差异 ,西方环境法移植到我国以后 ,在环境行政执法、环境司法和环境守法方面往往又存在诸多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能源工程》2000年04期
能源工程

我国的环境立法与国际环境合作

1 我国环境立法的产生我国现代意义上的环境立法产生于本世纪70年代。 1 972年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召开 ,我国开始了以防治工业污染为中心的环境保护工作 ,为此陆续制订和实施了一系列有关环境保护的法规和文件。1 979年后 ,我国对环境保护工作更加重视 ,环境立法获得了全面、迅速的发展。其主要表现为 :(1 ) 1 978年宪法明确规定“国家保护环境和自然资源 ,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 ,首次将环境保护提升为宪法规范 ;(2 )制订并实施了环境保护基本法。 1 979年 ,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 (试行 )》 ,经过修改完善 ,该法于 1 989年正式颁布实施 ;(3)制订并实施了《海洋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森林法》、《草原法》、《水法》、《矿产资源法》、《土地管理法》、《水土保持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等环境资源法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海环境》2000年02期
青海环境

对我国环境立法的几点建议

1983年第二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明确提出:“环境保护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至今,中国的环境保护工作已深入到社会各个领域,环境保护立法工作也伴随着环境保护事业的发展,建立了以宪法为依据,以《环境保护法》为基本法,以环境和资源保护管理单项法律法规为内容的环境保护法律体系。然而,有法不依,有法难依的现象在实际工作中屡屡发生,环境形势依然严峻,并有不断加剧恶化的趋势,“相当多的地区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状况仍然没有得到改善,有的甚至还在加剧”,这其中固然有经济发展的因素,也有人们对环保法律法规的认识不足问题,还有执法人员执法水平问题,但环境立法本身存在的问题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在某种意义上它是最直接、最根本的原因。1 问题11 作为指导人们环境保护行为准则的基本法律,《环境保护法》是环境政策宣言法和协调法律适用法,是环境与资源法体系中的“宪法”,其主要特征应当是对立法目的和适用范围、术语、方针政策、基本理念、基本原则、主要措施、管理体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0年01期
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中国环境立法中存在的问题与法律对策

随着环境法律法规的颁布实施以及人们对环境问题、环境保护的重视与发展 ,可以明显地看到 :我国环境立法无论在量上还是质上 ,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并已初步形成了环境法体系 ,但与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切实可行的环境法体系目标相比 ,还有相当距离。因此 ,从理论与实践两方面研究中国环境立法问题就显得非常重要和迫切了。一、中国环境立法中存在的问题1 法律法规不健全。应当说 ,中国的环境立法在整个国家的立法活动中 ,是一个比较活跃的领域。尤其近几年来 ,不断有新法出台。仅 2 0年的时间 ,环境法已迅速形成一个新的法律部门 ,建立起一套初具规模的法律体系 ,基本形成了以环境保护基本法为核心、环保单行法为基础、其他综合性法律中的相应规定与地方性环境法律法规为补充的环境法律体系。尽管这样 ,仍有相当一部分环境法律法规尚未制订出台 ,制约了环境保护的进一步深入和环境问题的解决。表现在 :一方面 ,某些重要的防治污染和其它公害及保护自然环境、社会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5期
中国地质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国环境立法的审视与检讨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开始法治实践。环境立法自此开始探索通过法律的形式构架和实质规范推动环境正义诉求的道路,以期平衡地实现对于环境法律关系的社会控制和调整功能。进入新千年以来,“具有中国特色的环境与资源保护法律体系已经基本形成”[1]。然而,中国环境法的创设与续造,必须要正视困难的局面。试图依靠一般规则来调整社会行为领域的立法者,“是顶着未来可能的相关情形之不可预见性这极大障碍工作的,而这也是人类困境之一斑”[2]。中国环境立法者面临的处境十分复杂:一是环境法律体系的构建既要关注“实质法”与“形式法”,又要完成对二者自身及其与风险社会和转型时期之间关系的反思;二是环境法律的实施仍在较大程度上依赖强制力保障,然而造法对于法律的施行效果却缺乏系统关注;三是环境立法借鉴和吸收了诸多创新的环境管制方法和手段,但尚未较好地解决经验移植与本土实际的融合问题;四是与国家已经形成的政治格局及环境法律施行的效果相比,社会公众对环境立法与执法的监...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绿叶》2010年09期
绿叶

中国环境立法之必然趋势

一、确立能够反映、揭示可持续发展所需法律关系的环境立法理念全球升温、冷暖无常、四季失调、臭氧层耗竭、水源污染、酸雨赤潮、土地沙化、物种锐减、能源紧缺、眼风雪灾、空气污浊、疫病肆虐……凡此种种危机,既不是一个自然的骤然而来的结果,也不是人类生物学活动的力量用错了方向。错误在于人类社会—在于社会用来赢得、分配和使用那种由人类劳动从这个星球上和各种资源中所摄取来的财富的方式①。更甚者实乃观念。我们长期适应的那种自然永恒的观念,以及自然界将渐渐地、细微地发生变化的观念,源自于人类对自然界极其扭曲的感觉②。显然,我们的生存正受到种种威胁,这威胁主要不是来自自然界的敌对力量,而是来自人类自己本身。然而,由于受到利益的驱动,人类的环境保护意识尚未达到使人自觉行为的境界,我们必须谋求建立一套完善的法律规范,以规范人们的环境行为。这套法律规范就是环境法。环境法是为应对日益严重的环境危机而产生的。对人与自然关系的调整是环境法与其他法学部门不同的首要...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绿叶》2010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