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森林火灾释放的CO_2、CO和CH_4研究

1 前言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对森林火灾影响的认识也在不断地深入。最初,森林火灾的发生危胁着人类生活的栖息地,后来,当人类的居住地开始远离森林时,森林火灾对人类的影响则表现在破坏了林业生产的资源。从生态学的角度看,森林火灾作为一种外部干扰因子,改变植物及其群落的发育和生长,控制和调节植物间的相互作用(Goldammeretal.,1993),影响森林演替(Cooper,1961;Waringetal.,1985)、森林生物量和生产力(Landsberg,1986)和生物地球化学循环(Crutzenetal.,1990;Andreae,1991)。到了70年代后期,人们普遍开始关注温室效应,在估算非工业源温室气体的排放量时,注意到了木材的燃烧对全球碳循环的影响(Adamsetal.,1977;Wong,1978)。到了80年代,森林火灾排放的痕量气体的研究出现空前的活跃,既有室内的模拟实验测定各种排放因子(Lob...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西北林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西北林学院学报

兴安落叶松生态系统近地表CH_4浓度及其影响因子

自工业革命以来,大气中温室气体浓度急剧增加所导致的全球气候变暖已成为当今人类社会关注的焦点,并且气候变暖所导致的各种破坏性影响已经显现并陆续被证实[1]。CH4是仅次于CO2的重要温室气体,在温室效应和臭氧层的化学破坏过程中扮演重要的角色[2]。根据2007年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业委员会)第4次评估报告,以百年时间尺度上甲烷在大气中持续时间约为8.4a,其温室效应约为CO2的25倍[3],其对温室效应的影响贡献率为20%[4]。大气中的CH4主要来源于天然湿地和稻田排放、天然气渗漏、垃圾填埋场释放、反刍动物排气以及生物物质的燃烧,其中天然湿地是甲烷重要的源,其中湿地生态系统对全球CH4排放的贡献率约为20%,即为100~200Tg·a-1[5]。森林、草原和农田生态系统是CH4的“源”还是“汇”,研究结论各异。好气的自然土壤(如森林、草原等)都具有吸收大气CH4的能力[6],可降低大气中CH4浓度,但农田、草地和森林变化较...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生态农业学报》2017年07期
中国生态农业学报

水肥管理对稻田CH_4排放及其全球增温潜势影响的评估

*This study was founded by the National Key Technology Research&Development Program of China(2013BAD11B03).Corresponding author,XIE Liyong,E-mail:xly0910@163.com甲烷(CH4)是三大温室气体之一,对全球增温的作用仅次于二氧化碳(CO2)。稻田是CH4的重要排放源,其排放量约占大气CH4总排放量的15%[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气候变化第2次国家信息通报[2],2005年中国农业CH4排放占CH4总排放量的56.6%,而稻田CH4排放占农业CH4总排放量的31.5%。我国水稻种植面积约占耕地总面积的25%,占世界水稻总种植面积的20%左右。因此减少稻田CH4排放对减缓气候变化非常重要。稻田CH4是土壤中有机物在严格厌氧条件下分解产生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3],既受到土壤...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自然资源学报》2015年09期
自然资源学报

中国滨海湿地CH_4通量研究进展

由温室气体CO2、CH4和N2O浓度增加所引起的全球变暖早已被人们熟知。据IPCC第5次评估报告,从1990年到2010年,CH4浓度由1 714.4μg/L增加到1 823.1μg/L,年均增长率约为0.3%[1]。CH4与CO2、N2O等其他温室气体一样具有强烈的红外吸收频谱,能捕获地球表面的热辐射[2]。尽管大气中CH4的浓度远小于CO2,其全球变暖潜能却是CO2的25倍[3]。另外,CH4在大气中极易被氧化,能改变大气中的化学反应,间接影响地球热效应[4]。湿地占陆地总面积的4%~5%,其碳储量(450 Gt)却相当于陆地碳储量的20%[5]。滨海湿地主要包括海陆交互作用下被水体浸淹的沿海低地,潮间带滩涂以及低潮时水深不超过6 m的浅海水域、盐沼和滩涂等[6]。充足的有机碳输入和水淹厌氧环境,使得滨海湿地碳积累速度约为(210±20)g C·m-2·a-1,同时也是重要的CH4排放源[7],据估算,滨海湿地释放到大气中的...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亚热带资源与环境学报》2010年04期
亚热带资源与环境学报

环境变化对森林土壤CH_4氧化的影响

*投稿日期:2010-11-09全球大气CH4浓度值已从工业化前时代的约0·715μL·L-1增至2005年的1·774μL·L-1,由于CH4其百年间的全球增温潜能(G lobalW arm ing Potential)为CO2的25倍,对全球气候变暖的贡献仅次于CO2[1].据IPCC估计,全球大气CH4源的总量为598 Tg·a-1,而大气CH4氧化总量仅为576 Tg·a-1.大气CH4氧化的途径主要包括大气中OH自由基对CH4的氧化(470 Tg·a-1)和山地土壤对CH4的氧化(30 Tg·a-1)[2].森林土壤CH4氧化是陆地生态系统氧化大气CH4最重要的途径,其微小变化对全球CH4平衡有重要影响.除森林土壤的理化性质(如土壤通气状况、pH、N含量等)外,森林采伐和火烧、森林转变为其他土地利用方式、N沉降、N形态、全球变暖、降雨格局变化、大气CO2、CH4浓度上升等环境因素变化将对森林土壤CH4氧化能力产生直接或...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太湖CH_4通量的空间格局及影响因子分析

湖泊是大气甲烷(CH4)的重要排放源。湖泊水-气界面CH4的排放方式主要有扩散、冒泡和植被媒介传输等,温度、营养物负荷、水深、生物量等环境因子对其有显著的影响。此外,受气候变化和水体富营养化的影响,湖泊CH4排放量的时空特征及其环境生物控制机制研究成为湖泊温室气体循环研究的热点问题。本研究以位于我国东部的大型(面积2400km2)浅水(平均水深1.9m)富营养化湖泊—太湖为研究对象,依托太湖中尺度通量观测网络,进行连续六年(2011~2016)多站点野外调查,明晰太湖CH4通量的空间格局及其驱动因子。并在太湖富营养化湖区和沉水植被湖区采用原位高频在线观测技术(通量梯度法和涡度相关法),重点监测其CH4的排放,探讨富营养化湖区和沉水植被生长区CH4的排放特征及其关键控制因子。主要的结果有以下几点:(1)太湖水-气界面CH4扩散通量存在强烈的空间变化。因流域内温度存在季节变化,太湖CH4扩散通量表现出相应的变化,夏季CH4的排放量是...  (本文共1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